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19 渡河
    “伤心?当然会啊,所以阿尔泰娅你要照顾好自己才行,千万不要冒险,如果遇到危险的话,只管跑就是了。”

    马龙看着阿尔泰娅涨红的脸,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可是……马龙你和父亲不一样,不是我的亲人呀?为什么……为什么会为了我伤心呢?”

    阿尔泰娅支支吾吾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心中某个小小秘密的答案了。

    “因为……”

    马龙刚说了两个词,就被远处传来的呼喊声打断了。

    “洛萨长官,你们找到合适的渡河地点了么?”

    保罗一边从北边向马龙所在的河岸边跑过来,一边扯着大嗓门喊道。

    “差不多了,你们呢?”

    马龙站起了身,然后向阿尔泰娅伸出了手,想要拉着她站起来。

    不过看样子阿尔泰娅并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她敏捷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甚至都没有用手去撑身下的草地。

    “我们都没找到合适的地点……那边的水都太深了。”

    以保罗为首的几名西泉守备军来到了马龙和阿尔泰娅的面前,有些遗憾地说道。

    “这里的水深只到我的小腿,估计河中心的水深可能也刚刚漫过膝盖;如果你们都没有收获的话,我想这里算是最合适的地点了。”

    马龙对自己的部下们说道。

    “那太好了……我们就选定在这里渡河吗。洛萨长官?”

    保罗兴奋地问道。

    “等到艾尔罗老爹他们赶上来,我们再商量一下吧,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的。”

    马龙回答道。

    “我还有一个问题……洛萨长官,阿尔泰娅女士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保罗小心翼翼地凑近了马龙身边,伏在他的耳边,悄悄地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你刚刚大声嚷嚷吓到她了?”

    马龙也没有头绪,只能不确定地猜测道。

    阿尔泰娅当然很生气——明明自己都已经要从马龙那里问出一些重要的事情了,可是偏偏被这个大头兵给打断了!真是气死人了!

    心中有些郁闷的阿尔泰娅,却不能把话直说出来,只能忿忿地用靴子去踢河边的草根解恨。

    马龙在河边做了标记,嘱咐保罗等人四下留意有没有什么异常,便又开始思考接下来难民队伍的出路了。

    等到艾尔罗·埃伯洛克和大胡子理查带着难民队伍赶上来的时候,马龙和这两位难民营地的领袖在大路边开了个小小的“碰头会”。

    “我们要在这里渡河吗?可是……暮色森林不是要比艾尔文森林危险一些么?为什么我们不在艾尔文森林走完这段路程,靠近夜色镇的时候再渡河呢?”

    理查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刚刚我和我的小队在离这不远的地方遇到了一个豺狼人营地……我们消灭了一小部分豺狼人,大多数都跑掉了。我想,如果我们继续沿着大路向北方行进的话,其实并不安全。”

    马龙把遇到豺狼人营地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然后对理查解释道。

    “而且现在渡河,不仅可以避开那些豺狼人,也可以减小和兽人遭遇的几率。”

    艾尔罗·埃伯洛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作为一名牧师,他并不擅长也不喜欢争斗,所以更希望这支难民队伍能够避开这些危险。

    “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我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我们这么多人,没有桥的话,渡河是不是有些困难?”

    理查点了点头,同意了马龙和艾尔罗·埃伯洛克的意见,然后又询问道。

    “是有些困难,不过……我想都是可以克服的。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艾尔罗老爹和理查大叔组织一下。”

    马龙说道。

    “我知道了,这些都没问题。”

    艾尔罗·埃伯洛克带头表态,然后便走向了还在大路上缓慢前进的难民队伍。

    “大家先停下,先停下,我有事情要说!”

    艾尔罗·埃伯洛克走到难民队伍的最前方,双手平举,大声喊道。

    两百多人的队伍说长不长,难民们携家带口,移动的速度又慢,很快便停了下来。

    有身体虚弱些的,就趁着这个机会停下来歇歇脚;有好奇心重的,纷纷朝着艾尔罗·埃伯洛克围了过来,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接下来,我们就要在这里渡河了,剩余的到夜色镇的路程,我们会在对岸完成。”

    艾尔罗·埃伯洛克刚一开口,就让难民队伍中的众人感到十分惊讶。

    “渡河?可是艾尔罗先生,我这一把老骨头,在路上走已经很吃力了,这里……又没有桥?我怎么可能涉水过去呢?”

    人群前列,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低声对艾尔罗·埃伯洛克说道。

    “帕玛老爹,你不用担心,这里这么多年轻的小伙子,他们都会帮你的。大家听我说,这里虽然没有桥,但是水不深,而且也很安全。”

    “男人们负责帮助女人、孩子和老人,让她们先过河,队伍中必须的辎重也要一并带过去,其他没有用的东西就先丢掉吧,还有什么疑问吗?”

    艾尔罗·埃伯洛克安抚了着人群中的老弱,然后大声通告了渡河的具体细节。

    “没有。”

    “没有了。”

    ……

    艾尔罗·埃伯洛克在难民队伍中还是很有威信的,这么多天下来,大家都看到了他照顾伤员时的兢兢业业;在这样的时候,一名牧师,一名医生,总是能让人们安心很多。

    尽管难民们的动作并不整齐迅捷,不过他们的人数毕竟很少,在西泉守备军的帮助下,难民们纷纷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统一放在了一起,然后走到了河边,等待着开始渡河。

    “保罗,你带几个人先过去,那边毕竟是森林,说不定会有什么野兽。”

    马龙吩咐道。

    “明白了,洛萨长官。”

    保罗点了点头,然后拎起了自己的长矛,招呼了几个西泉守备军中的战友,脱掉他们下/身的战甲,挽起了裤腿,脱掉靴子,朝着艾尔文河对面涉水而过。

    马龙紧张地看着保罗等人,尽管艾尔文河上没什么风浪,水面很是平稳,最近几天没有降雨,河水也很浅,但是事关数百人的未来,马龙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