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32 难题
    不过,有的时候,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骨感得让人难以置信。
  
      尽管兴致勃勃,但是困倦和疲惫,以及受到惊吓之后的精神压力让阿尔泰娅坚持的时间,甚至比不上昨天晚上。
  
      当马龙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伏在自己的大腿上,撑起身子一看,才发现阿尔泰娅侧身伏在自己的腿边,双臂和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睡得正香。
  
      “这个傻丫头……”
  
      马龙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知道阿尔泰娅已经睡过去多久了,幸好这里是狼群的领地,因为自己收服了狼王鲁伯斯,难民队伍在这里相对安全,否则真酿出点祸端来就不妙了。
  
      庆幸自己总算没有睡过头,马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神志清醒了一些,然后准备继续自己的守夜工作。
  
      也许是因为轻微的动作惊扰到了阿尔泰娅的睡眠,少女发出了轻微的低吟声,伏在马龙身边的身体也微微蠕动了几下。
  
      正是这一声轻吟,让马龙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阿尔泰娅的身上,然后再也没能离开。
  
      乌黑的短发遮住了阿尔泰娅憨然的睡颜,因为侧卧的姿势,少女胸口一侧的半团丰/满微微地挤在马龙的腿侧,那种弹力和饱/满几乎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意乱神迷——如果他是个正常男人的话。
  
      顺着阿尔泰娅两条修长的藕臂向下看去,那纤细的腰肢就如同在胸/部之下忽然折断了一般骤然收缩;隆起的月/臀之下,两条美腿笔直地延伸到草地的尽头,一双小巧的皮靴,阻挡了马龙的目光,却遮不住他对那双娇小玲珑的玉足的想象。
  
      马龙的呼吸渐渐有些急促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马龙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担干柴,马上就要燃起熊熊烈火……
  
      “呜呜!”
  
      短而急促的呜咽声把马龙从那种激动的状态中惊醒,他惊讶地看到夜色中,一个巨大的影子越过了不远处的木栅,小跑着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是鲁伯斯,这头银白色——尽管在黑暗中看不清楚——的狼王觅食归来了。
  
      鲁伯斯的到来让马龙松了一口气,刚刚他差点就对熟睡中的阿尔泰娅做出些什么;虽然马龙猜想,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也许阿尔泰娅也不会介怀,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恰当的时候。
  
      “吃饱了?”
  
      马龙摸了摸鲁伯斯的头,后者温顺地贴着他的身子趴在地上,拱了拱他的大腿,以示亲昵。
  
      在鲁伯斯的嘴边,马龙发现了还未干涸的血迹;他不知道这血迹属于野兔还是长耳鹿,不过就算鲁伯斯猎杀了一头棕熊,马龙也不会感到惊讶。
  
      当一头狼的体型大到这样一个程度的时候,很难说它不是棕熊的对手。
  
      不知道是一向如此,还是被自己驯服的后遗症,马龙发现鲁伯斯确实有点懒洋洋的;刚刚觅食归来没多一会儿,它就靠着马龙的身子,开始闭目养神。
  
      马龙的左腿上趴着熟睡的阿尔泰娅,右腿边趴着懒洋洋的狼王鲁伯斯;一边轻轻抚着鲁伯斯颈间的软毛,让它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马龙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兽人刚刚攻占暴风城,距离他们北上,依次和铁炉堡的铜须矮人、燃烧平原的黑铁矮人以及更北方的人类王国和高等精灵发生战争并落败,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
  
      在这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两年里,马龙真的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有足够的力量,让这些难民在夜色镇生活得更好,并在最后的决战到来前,抵达黑石山,救下自己的“叔叔”安度因·洛萨。
  
      尽管有那个可以选择技能的系统,但是单枪匹马在兽人大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英雄事迹,马龙也只能想想,真正要去做,毕竟没什么太大的把握。
  
      而且自己也不能保证第一时间在战场上找到安度因·洛萨的身影,如果想要改变这场战争的走势,马龙觉得在最后的决战到来之前,自己最好能够掌握一支军队。
  
      不是西泉守备军这样的小分队,而是一支人数足够改变战局、斗志足以和兽人抗争的真正的军队。
  
      虽然艾尔罗·埃伯洛克决定在到达夜色镇之后便着手组建民兵队伍,但是这支难民队伍一共只有不到三百人,就算把所有壮丁都拉出来,也凑不够百人,肯定是不够用的。
  
      暴风王国的领土上还有着足够的遗民,如果能把这些遗民整合起来,马龙相信那一定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可是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西部荒野、艾尔文森林甚至暮色森林肯定都少不了被兽人的巡逻队光顾,要一边和暴风城土地上的兽人留守部队战斗,一边从他们的手中拯救其他的遗民,这无疑是件很难办的事情。
  
      就比如说现在,西部荒野上那些没有办法离开的农民和农场主们肯定已经乱作一团了,在兽人派出部队搜刮那里的粮食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能逃到足够偏远的海边。
  
      可是马龙对此无能为力,因为暮色森林和西部荒野之间虽然接壤,但也有着至少半个月的行程,马龙相信自己有着足够的身份和威望整合那些慌乱的遗民,但此时的他鞭长莫及。
  
      ——毕竟,马龙当初手贱选择了一个没什么用的“奥术语言”,如果选择的法师技能是“传送”的话,那他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带着对那些遗民的担忧,马龙苦苦思索着未来的出路,但是一直想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都毫无头绪。
  
      ……
  
      “嗯~”
  
      一声嘤咛轻吟,阿尔泰娅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惊慌失措地发现自己居然又趴在马龙的大腿上睡着了。
  
      “呀!马龙!这个……我们……”
  
      阿尔泰娅连忙从马龙的身上弹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说道;她胸前的两团丰/满在紧身皮甲的包裹下微微跃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马龙还真想不到阿尔泰娅还有这么“敏捷”的身手。
  
      “怎么了?事先说好,我可没有占你的便宜。”
  
      马龙笑着站起来,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以证清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