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33 你为什么不占我便宜?
    “我知道啦!”
  
      阿尔泰娅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脸红红地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马龙,没好气地说道。
  
      “知道就好喽!好了,阿尔泰娅,既然你已经醒了,我们就赶紧去吃饭吧!”
  
      马龙笑呵呵地看着阿尔泰娅说道。
  
      “好……好的……鲁伯斯,你也早啊!”
  
      阿尔泰娅笨拙地回答着马龙的话,现在的她不太敢和马龙对视,于是她转而和马龙的狼打招呼。
  
      “嗬……嗬……”
  
      鲁伯斯从马龙身边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耀眼的银白色毛发,仿佛是在回应着阿尔泰娅的问候。
  
      转头向营地中央看去,马龙发现那里已经升起了炊烟——很少有难民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安然入睡,自从暴风城沦/陷、他们开始逃亡后,这些难民们每天都睡得很晚,起得很早。
  
      带着高大的鲁伯斯,马龙和阿尔泰娅来到了艾尔文河边,蹲下身,用双手掬起清凉的河水,清洁着因为露宿了一夜而风尘仆仆的面颊。
  
      “马龙……你为什么没占我的便宜?”
  
      蹲在马龙的身边,阿尔泰娅胡乱地用河水抹了几把自己的脸蛋儿,然后没头没脑地问道。
  
      “噗!”
  
      正在用河水漱口的马龙连忙喷出了口中的河水,以防自己被呛死,他转过头,一脸愕然地看着阿尔泰娅。
  
      阿尔泰娅也瞪眼看着马龙,似乎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究竟说了些什么。
  
      圣光在上……
  
      ——阿尔泰娅现在恨不得一头扎进艾尔文河里把自己淹死。
  
      从营地东边走到这里,阿尔泰娅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明明自己已经毫无防备地睡在马龙身边,而且是两个晚上了,可是正如他所说,他没有占自己的便宜,一点都没有,就连摸摸自己的头发都没有过!
  
      想到这里,阿尔泰娅总会有浓浓的疑问——她曾经听维拉谈起过当厨娘的经历,知道维拉在港口的酒馆里做工时,那些粗鲁的水手们总会想方设法占维拉点便宜——大部分是口头上的,也有动手动脚的时候。
  
      所以当马龙今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尔泰娅感到很沮丧,她在想自己对马龙来说是不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还是说男人都喜欢维拉那样金色长发、淡蓝眼睛的女人。
  
      心里这样想着,在洗脸的时候,阿尔泰娅一不小心就把脑海里一直转悠着的这个问题给问出来了,又恰巧被身边的马龙给听了去了。
  
      看着马龙呆呆地望着自己,阿尔泰娅知道现在的情形,好像用什么理由怎么都蒙混不过去了……
  
      “这个,咳咳……你知道的,阿尔泰娅,我好歹也算是个绅士,那个……这种事情,那种事情……肯定是不会……去做的……”
  
      马龙也在观察着阿尔泰娅表情,他完全搞不懂阿尔泰娅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么……古怪而且尴尬的问题。
  
      阿尔泰娅的手足无措被马龙误解成了她在等待自己回答,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马龙只能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让他自己都感到很羞耻的话。
  
      阿尔泰娅彻底呆住了,因为她没想到马龙居然会回答自己的问题,而马龙这样的行为,也让阿尔泰娅更加害羞了。
  
      阿尔泰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马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马龙的回答,于是……她逃掉了。
  
      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站起来,阿尔泰娅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艾尔文河中;不过她拒绝了马龙想要搀扶自己的行为,而是匆匆忙忙地朝着营地中央跑去,直到钻进了她父亲的营帐,一下子消失在了马龙的视野中。
  
      马龙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苦笑着重新蹲在河边,把正在自己挠痒痒的鲁伯斯拽了过来,用手撩起艾尔文河清凉的河水,淋在鲁伯斯的头颈上。
  
      也不知道狼有没有洗澡的习惯,反正鲁伯斯看上去很抗拒的样子;但是它没有办法反抗自己的主人,只能被马龙把它银白色的毛发从头到背梳理了一遍,那因为湿乎乎而打绺的毛发,让它从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色狼王,变成了一只灰不出溜的“落水狗”。
  
      看到鲁伯斯狼狈的样子,马龙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当他重新站起身子的时候,忍不住又开始犯愁了。
  
      ——阿尔泰娅这个傻丫头,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
  
      当马龙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艾尔罗·埃伯洛克恰好和他想到了一块儿。
  
      这位难民营地的领袖刚刚醒过来没多久,正打算穿戴整齐,去看看隔壁帐篷中那些伤员的伤情,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莽莽撞撞地冲进了自己的帐篷,一下子扑到自己的怀里,呜呜地啜泣起来。
  
      “阿尔泰娅,你怎么了?”
  
      艾尔罗·埃伯洛克惊讶地问道,他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关心地问道。
  
      阿尔泰娅很小没了母亲,这也是她性子比其他女孩儿活泼的主要原因;但这并不代表艾尔罗·埃伯洛克不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
  
      正是因为艾尔罗·埃伯洛克一直以来的宠溺,阿尔泰娅才会像现在这样纯真。
  
      “呜呜,父亲……马龙他肯定要讨厌我了……”
  
      阿尔泰娅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儿一样对自己的父亲哭诉道——不过这也难怪,不管人到了什么岁数,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永远是找自己的父亲去求助——如果他的父亲还在的话。
  
      “洛萨爵士?他怎么了?阿尔泰娅,快给我讲讲!”
  
      艾尔罗·埃伯洛克听了女儿的话虽然很吃惊,不过他尽量保持了表情的沉稳,轻声对阿尔泰娅询问道。
  
      “是这样的……”
  
      阿尔泰娅结结巴巴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给自己的父亲讲了一遍——这种事情她就算是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害羞,不过在最信赖的父亲面前,阿尔泰娅多少有了面对的勇气。
  
      “是这样啊……阿尔泰娅,你不要担心,这算不了什么。”
  
      艾尔罗·埃伯洛克认真地听完了女儿的叙述,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果然就像自己一开始想的那样,阿尔泰娅要说的,无非就是恋爱中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糗事了!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