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34 夜色镇的蓝色屋顶
    “就这点事?”

    艾尔罗·埃伯洛克扶着女儿坐了起来,笑眯眯地问道。

    “嗯……父亲!可是这怎么会是小事呢?呜呜……马龙一定再也不会理我了……”

    阿尔泰娅瞪大了眼睛看着艾尔罗·埃伯洛克——难得自己把这样的心里话和父亲分享,可是他怎么毫不在意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这个傻丫头……听我说,阿尔泰娅,你现在就回到洛萨爵士身边,不要表现的太明显,关于这件事,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再提,照常吃饭、赶路,就可以了,明白吗?”

    艾尔罗·埃伯洛克帮阿尔泰娅擦掉了腮边的泪水,然后叮嘱自己的女儿道。

    “可是马龙他……”

    阿尔泰娅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辩白道。

    “没事的,傻丫头……洛萨爵士他不会在意你刚刚说的那些话的,如果他那么小心眼的话,还值得我的宝贝女儿喜欢吗?”

    艾尔罗·埃伯洛克笑着说道。

    “我,我才不是……”

    阿尔泰娅一下子红了脸,嗫喏着辩解道,一时间都忘了哭泣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去吧,听我的话,你和洛萨爵士之间还会和之前一样的。”

    艾尔罗·埃伯洛克嘴角露出了揶揄的微笑,推了推自己的女儿。

    “真的吗?”

    阿尔泰娅将信将疑,不过她还是很信服自己的父亲的,于是她抹掉了眼角的泪水,顶着红红的眼圈,慢吞吞地离开了自己父亲的营帐。

    ……

    马龙带着鲁伯斯在营地中乱晃,其实也是想让自己这只新的“宠物宝宝”熟悉一下营地中的环境。

    当然,鲁伯斯巨大的身形和“宝宝”这样可爱的词汇毫不沾边,大部分难民都小心翼翼地躲开了它,然后远远地对着它银白色的皮毛指指点点。

    ——抛开危险性不谈,单看外观,鲁伯斯的“颜值”还是很高的。

    忽然间,马龙发现了从帐篷中走出来的阿尔泰娅;隔着老远,少女脸上的泪痕都清晰可见,看上去格外楚楚可怜。

    见到马龙和鲁伯斯,阿尔泰娅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然后一言不发地跟在了马龙的身后。

    “那个……阿尔泰娅,你哭了?”

    马龙问出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嗯。”

    阿尔泰娅点了点头,又忍不住去抹了抹眼角。

    “为什么呢?我是说……我说错了什么吗?还是……”

    马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阿尔泰娅的表情——对于一名绅士来说,弄哭少女这种事情真是太让人为难了。

    “没有。”

    阿尔泰娅的回答很简洁,尽管声音闷闷的,但是她牢牢地记着自己父亲的话,并按部就班地执行着。

    “那……我们去吃早饭么?”

    马龙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眼见着营地中央已经摆好了分配食物用的大锅,马龙灵机一动,向阿尔泰娅建议道。

    “嗯。”

    似乎不管马龙说什么,阿尔泰娅都只打算用那闷闷的鼻音来回答。

    马龙也没有法子,只能先把鲁伯斯赶到河边——防止这家伙在队伍中吓坏了别人——然后带着阿尔泰娅,走向了领取食物的队伍末端。

    ……

    在之后的两天里,阿尔泰娅依旧和马龙搭档守夜,当然,她也依旧坚持不下来整个上半夜,甚至已经习惯了第二天早上在马龙的身上醒过来。

    而马龙,自然也不会因为阿尔泰娅那个奇怪的问题而有什么别的想法;幸运的是,接下来的几次,阿尔泰娅总算没有缠着他询问“为什么不占我便宜”这样的话了。

    当难民队伍离开了狼群的领地之后,骚/扰他们的野兽再一次出现了;不过,这些单枪匹马的棕熊的威胁要比狼群小上很多,而且……

    马龙也是不经意中发现的,鲁伯斯的狼群并没有留在它们的领地,而是远远地尾随在了难民队伍的身后。

    有的时候鲁伯斯会去视察一下自己的狼群,看看有没有心怀不/轨的家伙趁自己不在打狼王位置的主意。

    而狼群的尾随给难民队伍带来的好处就是——随着狼群的领地进一步扩大,他们在暮色森林中的安全区也变得越来越广了。

    这一天早上,吃过了早饭,难民队伍再一次出发了;和之前不同的是,大家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容。

    按照几个在兽人入侵前到过夜色镇的难民的估算,今天上午,难民队伍差不多就可以抵达这座暮色森林中唯一的人类据点了。

    从暴风城逃难出来到现在,难民们一直过着餐风宿露的苦日子;知道自己很快就能住进瓦房中,河上甘甜的井水,又怎么不让他们高兴呢?

    马龙带着西泉守备军的两名士兵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阿尔泰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

    银白色的狼王鲁伯斯欢快地在马龙身边小跑着,它昨天夜里刚刚“处死”了一头趁着自己不在企图分裂狼群的巨狼,心情很是不错。

    “洛萨长官,看那里!”

    一名西泉守备军大声对马龙说道。

    顺着这名部下手指的方向,马龙惊喜地看到,在远处茂密的树林间隙之中,一点湛蓝清晰地透了出来。

    几乎不需要什么思考,马龙便本能地判断出来,那是暴风城建筑惯有的、涂在房屋顶层的蓝漆。

    暴风城以蓝色为顶的建筑比比皆是,在夜色镇中当然也不例外。

    “我们到了!”

    马龙兴奋地说道。

    “我这就去通知艾尔罗老爹!”

    一名西泉守备军的战士兴奋地说道,然后跑向了难民队伍的中间。

    “我们到了吗?”

    阿尔泰娅走到马龙的身边,开心地问道——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剂,少女现在已经忘却了前几天的尴尬。

    “嗯,接下来,阿尔泰娅,你一定可以睡个好……”

    马龙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笑着对阿尔泰娅说道;然而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住了,因为鲁伯斯的样子有些不对劲。

    这头银白色的巨狼飞快地抽动着它的鼻子,然后微微弓起了身子;毛茸茸的尾巴低垂向地面,摆开了一副攻击的姿态。

    “鲁伯斯,怎么了?”

    马龙下意识地问道,然后才意识到鲁伯斯只是一头狼,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