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36 演说
    “艾尔罗,都准备好了……”

    大胡子理查走到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身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了,理查,那么……开始吧。”

    艾尔罗·埃伯洛克点了点头说道。

    无论是大胡子理查还是艾尔罗·埃伯洛克,他们的脸上都没有抵达目的地的喜悦,有的只是沉痛和哀悼。

    夜色镇中死亡居民的数字刚刚统计出来——远远超过他们一进入镇子中所看到的那些。

    超过四千具尸体分布在夜色镇的街道上、民居中以及镇子中央的广场上和夜色镇外围的丛林里。

    整个难民队伍男女老幼一起上,也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把这些尸体聚拢到一起。

    四千具尸体,也许一个月之前,他们都还活蹦乱跳的,可是现在,大部分尸体都已经腐烂得看不出之前的样子;甚至有些尸体已经腐烂掉了一半,这也使得马龙等人的统计数据变得不太准确。

    在夜色镇和艾尔文河之间的一片草地上,那些尸体被难民们堆放在这里,周围和尸体间夹杂着的,是劈碎了的木柴,以及一些用来引火的、浇上了菜油的干草。

    难民们没有精力、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把这些尸体安葬;再加上大部分尸体已经被蛆虫、老鼠和乌鸦吞噬了大半,无奈之下,艾尔罗·埃伯洛克只能决定把它们全部焚烧掉。

    所有的难民都来到了这片空地上,几十个年轻人手持火把,分布在那个巨大的尸体堆周围,等待着艾尔罗·埃伯洛克的命令。

    大胡子理查朝这些年轻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开始焚烧了。

    一处又一处的引火点被点燃,火势开始沿着木柴摆放的方向蔓延,并点燃了附近的野草;从暮色森林中飘来的林风阵阵,风助火势,一具一具的尸体很快次第燃烧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很快,火焰汇聚在一起,冲向天空,浓密的黑烟开始在火堆上方弥漫,带来了刺鼻的味道。

    “安息吧,同胞们!愿圣光接纳你们的灵魂!”

    艾尔罗·埃伯洛克向着跃动的火焰张开双臂,大声喊道;两行清泪顺着他不再年轻的面颊滚滚而落。

    ——这可是四千多个活生生的生命啊!那些兽人,他们怎么敢……

    “圣光保佑……”

    “安息吧……”

    “呜呜呜……”

    ……

    难民队伍变得稍稍混乱起来,有些人如艾尔罗·埃伯洛克一样向圣光祈祷,祈祷着这些同胞能够安息,祈祷自己能够幸存;也有些人情绪面临崩溃,掩面哭泣。

    马龙站在人群的前排,他的左边是狼王鲁伯斯,右边跟着西泉守备军和阿尔泰娅。

    年轻的洛萨爵士、穿越者马龙静静地看着面前燃烧着的火焰,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撕裂开来。

    马龙从未见过战争,在地球上他的国家一直是一个和平的国度;可是现在,他不仅亲眼目睹了战争的发生,也见到了平民无辜的死亡,甚至……他亲手参与了战争,干掉了几个豺狼人。

    属于马龙的那部分灵魂在战栗着,对于鲜血和死亡本能的畏惧让他有一种想要作呕的冲动。

    然而属于洛萨的那极少的一部分灵魂却制止了这种懦夫般的举动;索拉丁大帝的血脉在马龙的身体中沸腾,那是一种出离愤怒的冲动。

    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马龙来到了人群的前方,转过身,看着那些或痛哭或哀痛着的难民们。

    “大家听我说!听我说几句!”

    马龙张开双手,高声喊道。

    包括艾尔罗·埃伯洛克在内的难民们纷纷惊愕地抬起头来注视着马龙,他们不知道这位年轻而又勇敢的贵族想要在这样的时候告诉他们什么。

    “今天,我们目睹了数千名同胞的死亡。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是……我们刚刚亲手火葬了他们。”

    马龙的视线扫过人群,和难民们一一对视着,他能够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惶乱不安,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

    “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们感到奇怪,但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直到刚刚,我想了很多——关于这场战争,关于我们,关于这些遇难的同胞,关于……那些你我都知道,造成了这一切的凶手——那些肮脏的、残暴的兽人。”

    哪怕算上在地球上的生活,这也是马龙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做这样的演讲,他绞尽脑汁,寻找着合适的说辞。

    “我们都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很多,我们爱的人,爱我们的人,我们的财产,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王……那些兽人从天而降,用这样残暴的方式夺走了一切,而我们只能狼狈逃窜,远离自己的家乡,颠沛流离,在这暗无天日的暮色森林中,借助这些死难同胞遗留下的房屋苟延残喘。”

    马龙的话让难民们都惊呆了——尽管他说的是事实,但是大家都觉得他的措辞有些太过激烈了。

    除了那些年轻男人们——他们纷纷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从马龙的话中,他们听出了一股浓浓的屈辱。

    西泉守备军的战士们也不例外,保罗甚至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流出了鲜血;淡腥的味道在他的舌尖蔓延,然而他却毫无所觉。

    “然而即便是这样,战争依然没有结束;兽人们正在我们的家园——被他们毁掉的残破家园上庆祝胜利,接下来,他们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夺走我们赖以生存的最后一片土地,最后一粒粮食,最后一间住房。”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但是我……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感觉到愤怒——不是一般的愤怒,而是让我发狂的盛怒!”

    “我们需要报复,报复那些残暴的兽人,为了我们自己,为了那些无辜惨死的同胞,为了那些我们失去的亲人,更为了那些我们珍惜的、依然活着的人。”

    “我是一名贵族,一名士兵……在战争爆发的时候,我并没有戍卫在暴风城的城墙上;而在暴风城陷落后,我选择了保护你们来到这里……关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马龙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他不得不停下来喘息一会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