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37 活下去,直到胜利的那天
    即便是停下来喘气的时候,马龙也没有忘了去看那些难民的表情;让他觉得欣慰的是,难民们的表情和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们纷纷期盼地看着自己,渴望从自己的口中听到更多的东西。
  
      不仅仅是马龙在激励这些难民,难民们的态度也激励了马龙自己;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继续着自己并不擅长的演说。
  
      “我和我的部下要保护你们,这不仅是我们的职责,更是因为,无论是平民、贵族还是军人,从现在开始,我们都需要活下去。”
  
      “我们的敌人还在虎视眈眈,等待着把我们一举击垮;他们以为杀戮和鲜血能够让我们屈服,溃不成军,但是他们错了。”
  
      “我们会活下去,顽强地活下去,直到那一天,人类胜利,兽人们……就像今天他们对我们所做的那样,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兽人们很快——也许现在已经——向北方进军了,他们想要消灭我们位于北方的盟友,彻底占领这个世界。”
  
      “然而他们不会如愿的,无论如何,我们的数量多于他们,而且想要跨过那道狭海……不,那群兽人都是傻大个儿,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造船。”
  
      马龙的话让一些难民忍不住笑出了声儿——他们见过那些绿皮肤的兽人,正如马龙所说,他们的体型健壮,确实符合“傻大个儿”这个称呼。
  
      “这群入侵者注定要在北方战败,而当他们狼狈逃窜,回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这些被他们忽视、被他们遗忘的反抗者,将会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为此,我,还有艾尔罗老爹,我们需要一批战士——真正能够走上战场,为了我们的王国,为了我们的亲人,为了我们的同胞流血的战士。”
  
      “我知道你们在战争爆发之前可能都没有碰过长矛和双手剑……不过没关系,我会训练你们,就像我的叔叔,安度因·洛萨元帅训练我的时候一样。”
  
      “总有一天,你们将成为出色的战士,到了那时……他们,还有更多死难的同胞,这些用鲜血铸就的仇恨,就由我们亲手终结!”
  
      马龙用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因为太过激动的原因,他的唾沫星子在空中飞溅;然而没有人会在意这样的细节,因为他们都已经和马龙一样,热血沸腾。
  
      “报仇!”
  
      保罗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矛,狠狠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高声附和着马龙的话。
  
      “报仇!”
  
      罗宾和其他西泉守备军的战士们也高声呐喊着,他们从心底里尊敬自己的长官,并在心底里发誓会成为他坚强的后盾。
  
      “报仇!报仇!”
  
      那些年轻的男人——不,甚至就连一些老迈的难民都开始呐喊起来——尽管他们早就过了上战场的年纪,甚至走几步路都会气喘吁吁,但是一个男人的热血和斗志,和他的年龄毫无关系。
  
      甚至就连女人——女人也不例外。
  
      你瞧,那一边拍着手,一边跳跃着欢呼的,不正是经常粘在马龙身边、梦想着成为难民队伍中民兵指挥官的阿尔泰娅么?
  
      “我们需要一支军队……有人想要报名参加么?”
  
      大胡子理查捋起了自己的袖子,咧开大嘴笑了笑,然后走到难民队伍的面前,高声喊道。
  
      “我!”
  
      “算我一个!”
  
      “别挤,让我过去!”
  
      ……
  
      不到三百人的难民队伍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年轻的男人们纷纷向着大胡子理查涌去,在这一刻,没有人甘愿当一个懦夫。
  
      ——不管是士兵还是农民,当兽人袭来的时候,都不会有半点差别对待,不是吗?既然如此,何不拿起武器,为自己的命运而战呢?
  
      “我可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是个演说家。”
  
      艾尔罗·埃伯洛克走到马龙的面前,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看着踊跃报名参加民兵队伍的年轻人们,微笑着说道。
  
      “侥幸,侥幸……我紧张得都快晕过去了……”
  
      马龙苦笑着说道。
  
      “哈哈……”
  
      艾尔罗·埃伯洛克发出了一声轻笑,摇了摇头,没有在说什么。
  
      在火葬那些夜色镇居民——不,还要更早——甚至从清点夜色镇中的尸体时,艾尔罗·埃伯洛克就感觉到了,一股绝望的情绪笼罩了整个难民队伍。
  
      在过去的两周之内,难民们一直忙于前行;紧张而劳累的逃难旅途让他们无暇去思考自己的处境。
  
      而到了夜色镇,当一直绷紧了的心情舒缓下来,看到那堆积如山的尸体,联想到那些失联的亲人,以及自己毫无未来可言的未来,还有谁能保留那渺茫的希望呢?
  
      就连圣光,都只能徒劳地接纳那些死去的灵魂,而无力为生者带来福音。
  
      在焚烧尸体的火光腾起的那一瞬间,就连艾尔罗·埃伯洛克自己,都对未来失去了信心——难道从今以后,他们就要在这暗无天日的丛林中,度过惶惶不可终日的余生?
  
      然而马龙过的演说激励了所有人,让他们重新明白了生活的意义——是的,他们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够看到那些兽人的惨败,才能够和可能幸存的亲人重逢,才能够向那些残暴的侵略者,亲手射出复仇之箭。
  
      艾尔罗·埃伯洛克看着自己身边的马龙,他仿佛看到了这位年轻人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领袖的气质。
  
      这想法让艾尔罗·埃伯洛克感到了一些惊讶——因为马龙只是一名小小的守备官,从爵位上看,甚至没有艾尔罗·埃伯洛克在成为牧师之间的爵位高贵。
  
      不过很快,艾尔罗·埃伯洛克开始责备自己的目光短浅——这位洛萨爵士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他的叔叔可是大名鼎鼎的安度因·洛萨,暴风城的元帅。
  
      再向前追忆家族历史的话……
  
      艾尔罗·埃伯洛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自己真是个蠢货,为什么会因为这种小事而感到惊讶呢?
  
      这位年轻的洛萨爵士身上流淌的可是索拉丁大帝的血脉啊!
  
      在马龙和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身后,燃烧着的巨大尸堆上的火焰,慢慢地开始熄灭了;大部分腐肉都被烧得一干二净,留下了厚厚的灰烬和少量焦黑的骨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