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21 这个叔叔臭臭的
    “哎呀!好冰!”
  
      玛利亚发出一声清脆的呜咽,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不让马龙继续揉弄下去。
  
      发现小女孩气鼓鼓地看着自己,马龙尴尬地对维拉笑了笑,然后又点点头,走向了一边正在警戒着的那些部下们。
  
      玛利亚很可爱,为了像她这样可爱的孩子们,不会在兽人入侵的阴影下长大,马龙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
  
      “玛利亚,怎么不和洛萨爵士说再见呢?妈妈不是教过你,要做一个有礼貌的女孩儿么?”
  
      维拉感激地看了一眼马龙的背影,然后蹲下身,宠溺地拍了拍自己女儿幼嫩的脸蛋儿。
  
      “可是这个叔叔……玛利亚不喜欢他!”
  
      玛利亚抱着自己的脑袋,一脸苦闷地说道。
  
      “为什么?那可是洛萨爵士呀!”
  
      维拉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尽管只是一介平民,但是维拉也知道,这位年轻的马龙·洛萨爵士为了这些逃难的难民付出了许多,在马龙受伤的时候,维拉也和其他人一样,向圣光祈祷他能够尽快复原。
  
      尽管知道童言无忌,但是维拉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对洛萨爵士有半点不好的印象,在她心中,尤其是在刚刚短暂的近距离接触之后,维拉认为这位洛萨爵士是一位真正的骑士,是一位高尚的人。
  
      “这个叔叔用很凉的水弄玛利亚的头!而且妈妈,他的身上臭臭的!”
  
      玛利亚扑到维拉怀里,一脸委屈地告状道。
  
      “臭臭的?”
  
      维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女儿金色的秀发,然后无奈地笑了笑——玛利亚,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呢?妈妈真想早点看到那一天呢!
  
      如果马龙知道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是这样评价自己的,他一定会感到很尴尬——玛利亚说的当然是实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难民队伍之前一直在移动,艰苦的条件也不允许马龙搞什么个人卫生;更重要的是,难民营地唯一停留下来的那几天,恰恰是他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年轻的洛萨爵士还在昏迷的时候。
  
      在加上刚刚和豺狼人搏杀过,身上的血污都还没有来得及清洗,这些逐渐变得粘稠固化的血渍,在有些炎热的天气下,很快就散发出了难闻的气息。
  
      不过马龙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他很快走到了保罗等人的身边,开始询问河岸这边的状况。
  
      事实上,不需要向保罗等人询问,马龙就知道他们的前路不太平。
  
      向着暮色森林里张望,尽管是白天,可是参天的树冠遮住了阳光,那通往树林深处的长满了杂草的小路,宛如通往巨兽血盆大口的不归旅途。
  
      一声声可怕的野兽怒吼声从暮色森林的深处隐约传来,马龙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艾尔文河大概这是附近唯一的水源,渡河的速度必须要加快了,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野兽到这里来饮水,到时候难免伤害到这些手无寸铁的难民。
  
      “保罗,你带着大家注意警戒,我到对岸去,催促一下渡河的速度。”
  
      马龙对保罗说道。
  
      “遵命,洛萨长官!”
  
      保罗向洛萨行了一个军礼,信心满满地说道。
  
      “好样的。”
  
      马龙拍了拍保罗的肩膀,然后提着自己的靴子,向缓缓流淌着的河水走去。
  
      “艾尔罗老爹!”
  
      这一次不需要照顾维拉的速度,身体强健的马龙很快便涉水而过,在纷乱的难民队伍中,找到了他们头领艾尔罗·埃伯洛克。
  
      “洛萨爵士?有什么事吗?”
  
      艾尔罗·埃伯洛克似乎正在和他的女儿争论着什么,听见了马龙的声音,他连忙转过身来,询问道。
  
      “我担心有意外发生,所以想让大家走快些……暮色森林中现在虽然不太可能有什么兽人,但是野兽之类的东西肯定不会少。”
  
      马龙回答道。
  
      “我明白了……听到了么,阿尔泰娅,你快点过去!”
  
      听了马龙的话,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他一边答应着马龙的要求,一边严厉地对自己的女儿呵斥道。
  
      “我才不!我要和马龙……和父亲你们一起过去!”
  
      阿尔泰娅嘟着嘴巴,不满地说道。
  
      “你这丫头……好吧,随便你吧!”
  
      艾尔罗·埃伯洛克现在也没什么精力来管自己这个女儿了,他向马龙点了点头,然后飞快地跑向了难民队伍的前方。
  
      “马龙,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自己父亲前脚刚走,阿尔泰娅后脚就蹦蹦跳跳地来到了马龙身边,眨巴着乌黑的的眼睛问道。
  
      “我刚刚送了几个人过去,顺便看看保罗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阿尔泰娅,你应该听你父亲的,早点过去,现在,女人和孩子都走得差不多了吧?”
  
      马龙看了看难民队伍,尽管剩下的人比对岸要多些,但多数都是男人了,行进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慢,他也稍稍松了口气,然后劝说着阿尔泰娅道。
  
      “我才不……对了,马龙,你说夜色镇会有和我们一样的幸存者么?”
  
      阿尔泰娅神色有些躲闪,她慌慌张张地转移了话题。
  
      “夜色镇啊……我想肯定不会。等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估计……”
  
      马龙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
  
      兽人是从诅咒之地的黑暗之门来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尽管现在,这片土地的名字还不是这个——穿过卡拉赞的逆风小径,位于暮色森林之中的夜色镇,是这些兽人向暴风城进军的必经之路。
  
      马龙不认为那里的镇民能够在兽人到达之前及时离开1,也不认为他们有能力存活下来,尽管听上去很哀伤,但这正是战争的无情之处。
  
      “哦……”
  
      阿尔泰娅也感到很伤心,她默默地低下头去,像是在为自己的这些遇难同胞默哀。
  
      “走吧,如果我们走得快一点的话,也许还来得及为他们……让他们入土为安。”
  
      马龙本来想说“收尸”来着,不过觉得这样有些不太礼貌,于是换成了另一个委婉一些的词汇。
  
      “嗯!走吧!”
  
      阿尔泰娅点了点头,跟在马龙的身后,走向了等待渡河的队伍的末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