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40 值得期待的晚餐
    当马龙和一众西泉守备军筋疲力竭地从夜色镇的仓库中走出来的时候,镇子里已经开始弥漫着面包烘焙时的香气。
  
      “咕噜噜……”
  
      马龙的腹中突然发出了一阵响动;还不等我们的洛萨爵士尴尬地捂住自己的肚子,阿尔泰娅便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只是太饿了而已……”
  
      马龙有些恼羞成怒地辩解道。
  
      “嘻嘻……不过很值得啊,我们找到了不少好东西呢!”
  
      阿尔泰娅一边捂着嘴偷笑,一边开心地说道。
  
      “是啊……”
  
      马龙点了点头,忍不住感慨道。
  
      在仓库中度过的时间用“寻宝”来形容确实一点都不夸张,马龙真的体验到了那种看到什么都觉得有用的感觉。
  
      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在地球上看过的某部电视剧——当世界濒临毁灭,行尸走肉遍地,人类在荒废的世界中艰难生存的故事。
  
      和电视剧中唯一不同的就是……想要灭绝人类的,不是那些腐烂的僵尸,而是更加可怕的兽人。
  
      除了武器和粮食之外,马龙等人还在仓库中找到了储藏在这里的熏肉和香肠;尽管数量不多,可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仅仅靠着一块儿熏肉,维拉就熬了两个星期的肉粥,这一次马龙等人的发现,至少比那时候要富余得多。
  
      哨兵们在夜晚巡逻时使用的风灯、真正意义上的火把、盐、大蒜、伤药和绷带……马龙在仓库中找到了数不清的、难民们正急需的物资,他甚至还找到了一套新的锁具,可以让他把这个仓库锁起来。
  
      虽然不太担心难民队伍中会有人擅动这些物资,但是万一被老鼠什么的糟/蹋了就不好了。
  
      ——马龙一边把仓库的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一边这样想道。
  
      “洛萨爵士,洛萨爵士!你需要看看这个。”
  
      不等马龙喘口气,艾尔罗·埃伯洛克便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对马龙说道。
  
      “什么?”
  
      马龙疑惑地问道。
  
      “这个……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艾尔罗·埃伯洛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马龙明白这位难民领袖所说的事情不适合张扬,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转过身,看着保罗和罗宾。
  
      “你们把这些东西给维拉她们送过去吧,今天的晚餐……值得期待了!”
  
      马龙吩咐道。
  
      “遵命,洛萨长官!”
  
      保罗努力地想要做出认真的表情,但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想到自己拿着的这些香肠和熏肉,还有黄油,保罗就无比期待今天的晚餐——这无疑是过去的两个星期以来,他们可以享受到的、最美味的食物了。
  
      打发走了那些西泉守备军的士兵,马龙和阿尔泰娅,当然还有狼王鲁伯斯则跟在了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身后,朝着市政厅内走去。
  
      “鲁伯斯,你呆在这里!”
  
      向前走了两步,马龙才发觉鲁伯斯不太适合进入伤员们休息着的市政厅,于是命令它呆在市政厅的门口;尽管有些不情愿,但是在确定主人坚决的态度之后,鲁伯斯还是乖乖地蹲在了市政厅外,可怜巴巴地看着主人的背影,然后偏过头,舔了舔自己爪子。
  
      夜色镇的市政厅是这个镇子中最宽敞的建筑,一进门,马龙便看到一个个伤员平躺在正厅中。
  
      “对了,艾尔罗老爹,这些东西你一定用得上。”
  
      马龙看到那些伤员,听着他们微弱的呻/吟,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对艾尔罗·埃伯洛克说道。
  
      “哦对,父亲,这个!”
  
      阿尔泰娅连忙送上了自己手中的小木箱,好像她是马龙的跟班一样。
  
      “这是……绷带?你们在哪里找到的?”
  
      艾尔罗·埃伯洛克接过女儿手中轻飘飘的木箱,才往里看了一眼,就吓了一跳,连忙惊喜地问道。
  
      “在仓库里,那里还有一些,不过……艾尔罗老爹你先看看这些伤药和绷带还能不能用,也不知道它们在仓库里放了多久了。”
  
      马龙解释道。
  
      虽然仓库中有一些医用的伤药和绷带,不过马龙并没有一口气都拿出来;他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过期”的说法,所以想让艾尔罗·埃伯洛克先鉴别一下。
  
      “我知道了,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感谢圣光,这下大家肯定能尽快好起来……”
  
      艾尔罗·埃伯洛克激动地说道——虽然他是一个牧师,可是靠一个人的圣术照料这么多的伤员,也只能勉强保证他们不会死去。
  
      有了这些绷带和伤药,艾尔罗·埃伯洛克有信心帮助这些伤员尽快摆脱痛苦,让他们重新恢复健康。
  
      “能帮上忙就好了……对了,艾尔罗老爹,你究竟有什么事找我。”
  
      马龙一边欣慰地笑了笑,一边疑惑地问道。
  
      “哦对了,这边……”
  
      听了马龙的话,艾尔罗·埃伯洛克连忙把手中的小木箱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一条长桌边,然后示意马龙跟着他。
  
      在艾尔罗·埃伯洛克的引领下,马龙和阿尔泰娅穿过了正厅旁侧的长廊,来到了一个小一些的房间。
  
      这里看上去是个书房,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放置在窗边,不过现在,桌面和地板上却满是暗黑色的血迹。
  
      “这里是……?”
  
      马龙疑惑地问道。
  
      “这里是原本镇长处理事务的地方……之前这里有两具尸体,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不过其中应该有这里的镇长……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洛萨爵士,你来看这个。”
  
      艾尔罗·埃伯洛克有些伤感地说出了那些血迹的来历,然后走到书桌边,指着桌面对马龙说道。
  
      马龙这才发现桌面上竟然钉着一把匕首,他走了过去,这次看得更清楚了——匕首下,是一张羊皮信纸。
  
      “上面写的什么?”
  
      阿尔泰娅也看到了这一切,她好奇地问自己的父亲。
  
      艾尔罗·埃伯洛克却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他只是盯着马龙,身体微微有些战栗,看上去很是激动。
  
      “这是……”
  
      马龙拔出了那把匕首,然后拈起信纸,粗略地扫了一遍,然后猛然瞪大了双眼,夹着信纸的手指也微微颤抖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