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41 安度因·:洛萨的书信
    “到底是什么?”

    阿尔泰娅好奇地问道——少女的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气恼了,因为无论是自己的父亲还是马龙,都好像当她不存在一样。

    “这是……我叔叔留下的信……”

    马龙把手中的羊皮卷拍在了桌面上,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阿尔泰娅。

    “真的是洛萨元帅留下的?我只是看了落款,但还不能确定,所以才……”

    艾尔罗·埃伯洛克听了马龙的话,连忙走了过来,看着那封信纸说道。

    “是我叔父的笔迹没错。”

    马龙点了点头确认道。

    “圣光在上,原来……这真是……”

    艾尔罗·埃伯洛克不停地用右手在胸口划着圣光的徽记,喃喃低语。

    “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阿尔泰娅真的生气了,她走到马龙身边,趁其不备,从马龙的手掌下抢过了那张羊皮卷,边看边读。

    “请埋葬夜色镇中死难的居民,无论阁下是暴风城的盟友还是敌人,都将赢得我的敬意。……落款是……安度因·洛萨爵士?马龙,那不就是你的叔叔么?”

    阿尔泰娅大声把羊皮卷上的文字念了出来,然后惊讶地看着马龙。

    “嗯。”

    马龙点了点头,没有再吭声,而是扯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一路上的风尘仆仆,再加上今天一下午在仓库中的劳累,马龙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尤其在看到这封信件之后,他的精神也受到了冲击,不得不坐下来缓和一会儿。

    “可是……洛萨元帅的这封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他来过夜色镇?可是他……”

    艾尔罗·埃伯洛克口中低语着,他自己都有些被绕糊涂了,也学着马龙,找了一张椅子坐在对面。

    “我大致有了个猜测……”

    马龙沉吟着说道。

    “什么?”

    艾尔罗·埃伯洛克连忙追问道——他很庆幸有马龙在,不然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些事情弄得精神崩溃。

    “这里是从东边通往暴风城的必经之路,无论是对于兽人,还是……我叔父的军队。当兽人们前脚屠戮过这里并离开之后,安度因叔叔和他的军队来迟了一步,看到了这些尸体……”

    马龙说到这里忍不住停了下来,就算不亲身经历,他也能想到那些士兵,包括安度因·洛萨自身在内,在看到夜色镇的惨剧时会有多么心痛和悲愤。

    他们肯定会想,如果再早到一个钟头,哪怕两刻钟,也许都还来得及阻止兽人的肆虐。

    马龙和难民队伍只是看到了腐烂很久之后的尸体,都已经接近崩溃;那些士兵们,当他们看到这些本应在他们保护下安居乐业的居民们变成了冰冷的尸体,而且就在不久前的时候,他们心里会是怎样的内疚和自责?

    ——马龙不敢想象。

    “可是……”

    艾尔罗·埃伯洛克不明白为什么安度因·洛萨和他的军队会被兽人甩在后面,但是他觉得马龙描述的场景还是很逼真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埋葬这些居民?”

    马龙苦笑着反问道。

    “是的,为什么……”

    尽管不想当着马龙的面质疑他的叔叔,但是艾尔罗·埃伯洛克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安度因·洛萨只是留下了一张字条,然后放任这些居民暴尸荒野。

    “因为他们还要赶去拯救暴风城。我不知道安度因叔叔的军队和兽人大军之间究竟差了多久的路程,但他肯定没有时间耽搁在夜色镇……尽管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安度因叔叔一定怒不可遏,但是他必须阻止同样的事情在暴风城发生……”

    马龙摇了摇头,悲伤地说道。

    “他做到了……按照马龙你之前说的来看,尽管没能从兽人手中夺回暴风城,但如果不是洛萨元帅及时赶到,我们这些暴风城附近的难民肯定没有办法成功逃离那里……圣光在上,洛萨元帅他……”

    艾尔罗·埃伯洛克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尽管只是大致意义上——但他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艾尔罗·埃伯洛克不是很懂军事,他也不想妄加置评这场战争中,安度因·洛萨有没有致命的决策失误。

    但是对于他来说,只需要想像一下,当那位已经白发苍苍、即将步入晚年的老元帅,面对身边数千具尸横遍野、等待他埋葬的死难同胞遗体,以及远方那兽人兵锋之下、等待他拯救的、数以万计可能还存活着的暴风城市民,而他必须在两者之中选择其一的时候,那种沉痛的心情,该是何等的强烈。

    毋庸置疑,所有人都会选择去拯救暴风城——那里是王都,国王陛下、王子殿下都在那里,那里有更多的居民,一旦兽人攻破防守空虚的暴风城大门,造成的死伤会是夜色镇的数倍。

    安度因·洛萨也正是这样选择的,但是谁也不能忽视,他和他麾下的战士们,对于夜色镇居民心中的愧疚。

    没有能够在兽人的斧刃下保护他们的性命已经是失职;面对他们的尸体,却只能路过而没法安葬,一定更让这些战士羞惭不安。

    安度因·洛萨想必也是这样,但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夜色镇,放弃了那些镇民的尸体,去拯救他的国王和更多的暴风城市民。

    他做到了——艾尔罗·埃伯洛克和他的难民队伍因此存活下来,而安度因·洛萨自己,却只能陷入无尽的自责之中。

    因为他带给夜色镇居民的,不是安全的防线,而只是……一张字条。

    显然安度因·洛萨不知道在他走之后,这些尸体会被什么人发现,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击退兽人回到这里,完成自己之前没有做到的事情——安葬这些死难同胞。

    于是安度因·洛萨留下了自己的笔迹,他希望下一批赶到这里的人——无论是不是人,是不是暴风城的盟友,能够安葬这些居民。

    马龙和艾尔罗·埃伯洛克的难民队伍做到了,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是他们至少来了——在那些尸体彻底腐烂,或者被蚁鼠鹰鸦吞噬干净之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