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45 伤心的阿尔泰娅
    “可是……这不是挺好的事情么?”
  
      马龙眨了眨眼睛,不明白维拉的意思——难道她不愿意一个人住?
  
      “如果我们在这里定居的话,我还要早起给大家准备早饭,玛利亚的年纪还小,总跟着我在厨房也不方便,我想如果有人能替我照看她一下……其实也不需要照看,玛利亚很乖的,只要有人在房子里我就放心了,所以……”
  
      维拉有些为难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
  
      马龙明白了维拉的意思,沉吟着开始思考。
  
      如果马龙说自己刚才没有一点遐想,那肯定是在骗人——毋庸置疑,维拉是一名美丽的女士,尽管她是个寡妇,还有了一个女儿,但这段婚姻并没有把她变成黄脸婆,而是给予了她更加迷人的成/熟/风/韵。
  
      马龙本来自恋地以为维拉邀请自己是出于某些私人原因,不过现在看来……这位母亲似乎只是想给自己的女儿找个保姆而已——还是钟点工,仅限早上。
  
      换个角度想想,马龙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难民们之间相处得都很好,似乎也不会有人刻意说些风言风语,那么……
  
      “好吧,如果维拉你不介意的话。”
  
      马龙也不多矫情,直接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入乡随俗,暴风城的民风毕竟更加开/放一些,如果马龙继续犹豫下去,反而显得他做贼心虚。
  
      “那就这么说定了,洛萨爵士!”
  
      维拉似乎很高兴,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月光和灯光混合照在她金色的长发上,竟然有种耀眼的感觉。
  
      “妈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玛利亚兴冲冲地跑到维拉身边等着她喂自己面包吃,留意到自己母亲的笑容,小女孩儿立刻大声问道。
  
      “没什么……对了,玛利亚,从今天开始,鲁伯斯就会住到我们家里了,到时候,你随时都可以和它玩了!”
  
      维拉一边用修长而纤细的手指把面包掰成碎块递给玛利亚,一边笑着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真的?那……我可以抱着它睡觉么?”
  
      玛利亚的眼中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马龙忍不住笑了笑——对于每一个小女孩儿来说,毛绒玩具都是她们童年时的玩伴;玛利亚没有毛绒玩具,不过鲁伯斯……如果这头巨狼不张嘴的话,倒也和那些玩偶没什么区别。
  
      “当然不行……”
  
      维拉瞥了一眼巨大的鲁伯斯,连忙断绝了女儿的想法——自己栖居的那间房屋只有两个卧室,洛萨爵士一间,自己和玛利亚一间……要是女儿抱着鲁伯斯一起睡,那岂不意味着这头巨狼要爬到自己的床/上?
  
      虽然现在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担心鲁伯斯——毕竟见惯了它温顺地样子——但是维拉想起第一次见到狼群时的景象,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哦……”
  
      玛利亚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默默地吃起了维拉为她准备好的面包。
  
      “马龙……你真的……真的要和维拉姐姐住在一起?”
  
      阿尔泰娅一直在马龙的身边,当然听到了他和维拉的每一句话;只是直到现在,少女才结结巴巴地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咳咳……不是住在一起,是住在一个屋子里……不对,也不是……阿尔泰娅,你在乱想些什么,我们当然是住在不同的房间里啊!”
  
      马龙心虚地看了一眼正在给女儿喂饭的维拉,然后压低了声音对阿尔泰娅说道。
  
      “我知道,可是……”
  
      阿尔泰娅无力地辩驳着,她的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马龙对视,也不敢去瞟维拉。
  
      听到马龙要住到维拉的屋子中去,尽管知道这只是一种更近的“邻居关系”,但阿尔泰娅的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她甚至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但是对于单纯的少女来说,她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那些想法,因为她不想让马龙觉得自己是一个麻烦的女孩儿,而且……维拉和她的关系毕竟很好,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把那些想法套在维拉的身上。
  
      作为维拉的朋友,阿尔泰娅知道她是多么想念死去的丈夫;少女为自己刚刚一瞬间那有些坏心肠的想法而愧疚,这也使得她在马龙面前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
  
      当晚餐结束,难民们纷纷拖着疲惫的身体、怀着兴奋的心情走向自己在夜色镇中的新家时,阿尔泰娅却只能跟自己的父亲一起站在市政厅门口,远远地看着马龙和维拉一起走向维拉的住所。
  
      “阿尔泰娅,你……”
  
      艾尔罗·埃伯洛克感觉到了自己女儿纷乱的心思,他想要安慰一下阿尔泰娅。
  
      “我……我累了,先去睡了,晚安,父亲。”
  
      没等艾尔罗·埃伯洛克说什么。阿尔泰娅便打断了他的话,说了声晚安,就匆匆地跑进了市政厅。
  
      向着自己的卧室跑去,阿尔泰娅心中有一种很难过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憋在她的胸口,不管怎么揉都无法消散,她只想扑到自己的床/上大哭一场。
  
      不过,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阿尔泰娅停了下来;她慢慢走进了屋内,来到了那张巨大的书桌边,拾起了那把没有剑鞘的匕首,借着窗子中透进来的月光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把匕首紧紧地握在手里,向自己的房间中走去。
  
      如果马龙见到了这样的场景,他一定会提醒阿尔泰娅这样做的危险性;不过他并没有在市政厅,而是抱着玛利亚站在维拉的房子中。
  
      小女孩儿靠在马龙的肩膀上,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儿粉嘟嘟的,轻微的呼吸吐在马龙的脖子上,让他有一种轻微的痒。
  
      “睡着了?”
  
      点亮了一根放置在客厅圆桌上的蜡烛,维拉踮着脚走到了马龙的身边,轻声问道。
  
      “嗯,好像是的……”
  
      马龙也压低了声音回答道。
  
      “卧室在楼上,洛萨爵士,我来抱她吧!”
  
      维拉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从马龙的怀里抱走自己的女儿。
  
      “我来吧,小心别惊醒了她。”
  
      马龙摇了摇头,让开了维拉的动作,然后抱着玛利亚,走向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