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47 床边的小女孩儿
    “呼……哈!”

    赤/裸/着身子跨入澡盆,马龙舒舒服服地向后仰躺着,一种名为舒爽的感觉从每一寸毛孔中逸散出来,在温热的水中逸散。

    久违的泡澡让马龙忘却了自己就在不久前还抱怨用烧红的石头来加热洗澡水是多么的麻烦,他甚至觉得就算重来一遍也很值得。

    澡盆边放着一块看上去很新的毛巾,马龙猜测这应该是维拉为自己准备的。

    谈到维拉,马龙也是在刚刚脱裤子的时候才想清楚为什么她之前会跑开——因为自己没穿衣服,一直赤/裸/着上身。

    “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才行,光膀子到处乱逛这种事情还是少做比较好。”

    马龙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始清理自己不知道多少天没沾过水的身子。

    直到将整整两澡盆的清水染黑之后,马龙才恋恋不舍地从水中站起身来,开始清理一片狼藉的浴室。

    尽管还想继续泡下去,不过一来时间已经不早了,二来嘛……水缸里的水已经被马龙用光了。

    把那些变回本色的石头放回壁炉后的铁筐中,马龙看着自己脏兮兮的长裤,开始发愁。

    平心而论,马龙真不想穿上这条裤子——因为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他也能闻到一股馊味。

    但是……如果只穿着里面的内/裤上楼,万一再被维拉看到……会不会被当成变/态?

    ——马龙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声誉的。

    最终,马龙还是决定就这样上楼算了——反正维拉肯定早已经睡着了。

    当抱着自己的裤子和毛巾路过客厅的时候,马龙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着火焰的壁炉,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裤子,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它丢进了壁炉中。

    “嗤”的一声,亚麻缝制的长裤很快开始燃烧,马龙则舒了一口气扬长而去——从今天开始,和那个脏兮兮的自己说再见了!当然,但愿镇子里还能找到居民们剩下的衣物……

    路过楼梯的时候,马龙听到了门口传来一阵“咔咔”声;他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打开了已经被维拉用木闩划住的房门。

    “嗷呜!”

    一声低吼,鲁伯斯从房门的缝隙中钻了进来,缠着自己的主人开始撒欢。

    “好了好了,别闹了,鲁伯斯,快去睡觉!记着,明天早上的时候,不许突然出现吓唬维拉和玛利亚,明白了吗?”

    马龙像是一个在养宠物的主人——事实上他根本就是——一样,摸了摸鲁伯斯的头颈,然后指挥着它跑到客厅的中间去。

    “呜……”

    鲁伯斯跑到客厅中间趴下,恋恋不舍地看了马龙一眼,然后蜷起了身子,闭上了眼睛。

    “这家伙越来越像一条狗了……”

    马龙一边抱怨着,一边用毛巾挡住了自己的下/身,用一种很猥/琐的动作飞快地跑上了楼梯,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幸好——维拉和玛利亚的房门紧闭着,马龙没有和那位年轻的寡妇在夜晚偶遇——或者说,裸遇。

    “睡吧,明天还有不少事情……”

    马龙踢掉了自己的靴子,把自己的铠甲搬到床边的地板上,想了想,把两个枕头叠在一起,然后躺了上去,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吱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龙从熟睡中惊醒——因为他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睁开眼睛,飞快地坐起来,马龙朝着卧室房门的方向看了过去。

    周围的光线依旧很暗,而且带着微弱的蓝色,说明现在还是夜晚;在双月光芒的映照下,马龙依稀看见,在卧室的房门处,有一个……小女孩儿?

    “玛利亚?你怎么在这里?”

    马龙惊讶地问道。

    “咦?你是谁?”

    玛利亚的声音里带着警惕的意味,似乎下一刻,她就要大声喊妈妈一样。

    “是我啊,洛萨爵士,鲁伯斯的主人……玛利亚,你快到床/上来,别着凉!”

    马龙解释着自己的身份,然后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那么一点……猥/琐。

    不过马龙确实挺担心玛利亚的,因为他发现小女孩儿没穿鞋子。

    “洛萨爵士……哦……”

    玛利亚似乎听出了马龙的声音,她没有犹豫,小跑着来到了马龙的床边,手脚并用地爬了上来,然后蹲坐在床上盯着马龙看。

    “玛利亚,你怎么不睡觉?你妈妈呢?”

    马龙坐起来,疑惑地向玛利亚询问道。

    “我睡醒了……妈妈还在睡觉,嘘……我们不要吵醒她。”

    小女孩儿认真地对马龙说道。

    “哦,好的……可是玛利亚,你为什么不继续睡觉呢?”

    被玛利亚教训了一顿之后,马龙连忙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我睡不着!”

    尽管看不太清楚玛利亚的表情,但是马龙可以清楚地听到小女孩儿声音中的苦恼。

    “睡不着?为什么呢?”

    马龙问出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我想爸爸了!”

    玛利亚低声回答道。

    马龙愣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保持了沉默——玛利亚的父亲,也就是维拉的丈夫在兽人入侵的时候死在了暴风城。

    尽管马龙不太清楚那之后这孤儿寡母是怎么逃出来并遇到艾尔罗·埃伯洛克率领的难民队伍的,但是他知道那一定很不容易。

    玛利亚今天才六岁多,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兽人入侵,那她现在一定会很幸福吧?有维拉那样的好妈妈,还有……

    想到这里,马龙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儿柔软光滑的短发——联想到玛利亚刚刚的话,马龙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女孩儿,确实很乖巧懂事。

    尽管心里害怕得要命,尽管夜里会在噩梦中惊醒,可是玛利亚却没有去加重母亲的负担;就在不久前,她还不忘提醒马龙不要吵醒睡着了的维拉……

    对于这样懂事的小女孩儿,命运加在她身上的遭遇,却太过沉重了……

    “以前我睡不着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给我讲故事。可是现在妈妈睡着了,她很累,我不想吵醒她……洛萨爵士,你会讲故事吗?”

    玛利亚一边乖乖地任凭马龙抚摸着她的头顶,一边用希冀的口吻,轻声地询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