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52 你的脑袋是木头做的么?
    “有这么严重?好吧……”
  
      艾尔罗·埃伯洛克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手上的炭笔又开始飞快地滑动,把马龙说的这一点记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yan()kuai
  
      “艾尔罗,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大胡子理查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当然。理查,你不相信洛萨爵士么?”
  
      艾尔罗·埃伯洛克头也没抬地问道。
  
      “我当然相信,但是……这些东西,之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大胡子理查愣了一下,还是有些不服气地嘟囔着。
  
      听了理查的话,艾尔罗·埃伯洛克抬起了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很明显,议事桌边有些人的想法和理查一样,都觉得马龙说的话有些小题大做了。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瘟疫,但是我见过。霍乱夺走了我最爱的人,就连圣光都无能为力。就算兽人来袭,我们至少还能够抵抗;可是瘟疫……你要如何和看不见的敌人作战?如果你们不想因为瘟疫失去亲人和朋友,就照洛萨爵士说的去做,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他,至少不要因为怕麻烦而连累镇子里的其他人。”
  
      艾尔罗·埃伯洛克放下了手中的炭笔,认真地说道。
  
      “我……我知道了,艾尔罗。”
  
      大胡子理查的音量放低了许多,他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妈妈……”
  
      阿尔泰娅伴随着轻微啜泣声的呢喃打破了议事桌边的沉寂,屋子里的众人才明白艾尔罗·埃伯洛克在霍乱中失去的亲人是谁。
  
      “那么,洛萨爵士,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么?”
  
      似乎是回到了自己还是贵族的时候,艾尔罗·埃伯洛克展现出来的气势让难民们都放弃了质疑,于是他继续向马龙询问道。
  
      “还有……其实公共厕所也挺重要的,不过这个……算了,这个以后再说吧……别的我也一时想不起来,大家一起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
  
      马龙把自己的视线从掩面哭泣的阿尔泰娅身上收了回来,对议事桌边的难民们说道。
  
      “我先说,洛萨长官,艾尔罗老爹,我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我们这两顿饭的食物,是不是有些太过丰盛了?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如果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我们的食物储备还够不够。”
  
      罗宾第一个开口了。
  
      “确实……好吧,我会去和维拉她们说一声的。我们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上多久,食物的话能节省就节省一些。”
  
      艾尔罗·埃伯洛克的性子和罗宾很相似,他也很赞同罗宾的说法,也把这一点记在了笔记上。
  
      “好不容易才吃几顿饱饭……”
  
      当然,罗宾的建议又难免引来保罗不满的抱怨,不过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和保罗在一起同袍的日子也不短了,罗宾知道要是和这家伙在言语上纠缠起来绝不是什么好事。
  
      “哦对了,还要提醒大家晚上关好房门——虽然不需要防着镇子里面的人,但是难免有些野兽毒蛇之类的,总要小心些。”
  
      “还有……”
  
      即罗宾之后,难民们似乎都开了窍,一个个集思广益,说出了自己的建议;这下子可忙怀了代理镇长的艾尔罗·埃伯洛克,他手中的炭笔飞快地划动,在草纸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早饭的时间很快在难民们的议论中结束了,艾尔罗·埃伯洛克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写得满满当当的几张纸,忍不住摇着头苦笑了一声。
  
      ——既要照顾那些伤员,又要担任这个镇长,自己以后的担子可不轻啊!
  
      “保罗,罗宾,你们先去把那些民兵集合起来。”
  
      难民们纷纷离开了市政厅之后,马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吩咐自己的两个部下道。
  
      “洛萨长官,你不和我们一起么?”
  
      罗宾先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嗯,我一会儿就过去。”
  
      马龙回答道。
  
      “走啊,问个没完,也不知道长眼睛干什么用的……”
  
      保罗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扯着还要说什么的罗宾,飞快地朝着房间外走去。
  
      “喂,保罗,你拽我干什么?”
  
      走出了市政厅,罗宾甩开了保罗的手,不满地说道。
  
      “少废话,你没看到阿尔泰娅女士眼眶都红了么?洛萨长官要去安慰她,你还不赶紧走,留下来凑什么热闹?”
  
      保罗没想到罗宾完全不理解自己的好意,气急败坏地说道。
  
      “有这样的事?”
  
      罗宾惊讶地问道——他完全没有察觉。
  
      “你脑袋是木头做的么?真是的……啧啧,看样子洛萨长官需要安慰的人还挺多的……”
  
      保罗翻了个白眼,鄙视着罗宾,然后忽然一愣,又用异样的口吻说道。
  
      “什么?还有谁?”
  
      罗宾四下扫视,不知所以——似乎难民们已经结束了他们的早餐,市政厅门口,除了洛萨长官养的那只大白狼蹲在这里之外,就只剩下牵着玛利亚的维拉了,哪还有什么人需要洛萨长官安慰的呢?
  
      “你真是没救了……走吧,我们还有任务呢!”
  
      保罗没好气地给了罗宾的肩膀一拳,然后扯着他去召集那些民兵去了。
  
      ……
  
      “阿尔泰娅,你……没事吧?”
  
      市政厅内,马龙来到阿尔泰娅的面前,轻声询问道。
  
      “我没事!”
  
      阿尔泰娅用手背蹭掉了腮边的泪水,站起了身,抽了抽鼻子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母亲……抱歉……”
  
      马龙试探着询问道——也许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的呢?
  
      “没事,妈妈已经……离开好久了,父亲说她的灵魂已经和圣光合而为一,会永远守护着我们……是这样的吧?”
  
      阿尔泰娅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小/兔/子;她的脸蛋儿湿答答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意。
  
      “一定是的。”
  
      马龙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尽管他并不信奉圣光或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这样说能让阿尔泰娅心里好受些。
  
      “奇怪,明明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呜呜……马龙,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真的能……避免霍乱吗?”
  
      阿尔泰娅抬起头看着马龙,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断断续续地啜泣着问道。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