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58 阿尔泰娅被打倒了!
    “我们的部下?”

    罗宾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那就是说……我们要升职了?”

    在这样的方面,保罗显然比罗宾要反应快一些,连忙凑过来问道。

    “升职?算是吧……毕竟这些民兵要想在战场上派上用场还要好久,如果你们几个分散着教给他们一些有用的东西,多少能让他们进步得快一点。”

    马龙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洛萨长官!”

    保罗非常激动地连连点头,不过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90个民兵,平分给这些西泉守备军的士兵,每个人才能管五个人……这算什么升职?

    ……

    “嗨,你中午没吃饱饭么?把你的剑拿起来!抬高点!软绵绵的像个娘们儿……”

    “喂,还有你,你认为盾牌是拿来拖在地上吃土的吗?抬起来,挡住你的脸!该死,要是敌人有弓箭手的话,你的喉咙就已经被射穿了!”

    ……

    尽管得知下午不需要在干“抬水”这样的体力活之后,民兵们一个个都感到很欣慰;但是很快,那些来自西泉守备军的士兵们就让他们觉得,也许回去抬水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家伙怎么这么兴奋……”

    马龙站在民兵队伍的前方,无奈地对罗宾说道。

    “也许他想起了之前被洛萨长官你训练的日子……那时候我们可没少嘲笑他。”

    罗宾的嘴角露出微笑,看着正在朝那些民兵大声嚷嚷的保罗说道——显然,即便你是这位向来沉稳的士兵,也很怀念在西泉要塞的那段日子。

    和其他贵族子弟进入军队中全为镀金不同,安度因·洛萨对于自己侄子的要求要高很多。

    尽管才入伍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马龙·洛萨的经历可谓丰富了——他先是在安度因·洛萨的身边担任了三个月的文职工作——负责整理那些元帅大人需要经手的文件和信件,然后又在兽人们入侵的消息传到暴风城之前,被安度因·洛萨下放到了暴风城西郊的西泉要塞历练。

    在西泉要塞的时候,马龙·洛萨认真地执行了自己叔父的要求,他把那里的十三名士兵在短短的不到半年之内训练成了出色的战士。

    当然,这也和罗宾等人之前就有不错的底子有关,要想把这些两周前还是农夫或学徒的年轻人训练成合格的战士,没有一两年的时间根本就做不到。

    现在,在马龙的命令下,这些民兵之间正在捉对演练格斗,使用的便是之前在仓库中获取到的那些武器。

    明晃晃的单手剑和沉重的盾牌看起来很吓人,那锋利的武器并不会因为只是训练而变得迟钝;尽管在训练中这些民兵很可能会伤到自己人,但是马龙有着另一层的考虑。

    留给难民队伍和马龙自己的时间并不太充裕,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让这些民兵尽可能早一些适应战场上的节奏——比如从真刀真枪开始。

    包括保罗在内的十几名西泉守备军的士兵分布在民兵们的队伍中,他们大声喧哗着,指点着这些菜鸟们改正使用武器时的动作,就如同历任西泉守备官对他们所做的事情一样。

    “铛!”

    一声轻响吸引了马龙和罗宾的注意力,在他们的面前,一名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女正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蹲在地上,她吃力地举着手中的盾牌,单手剑却跌落在了一边。

    “洛萨长官……”

    罗宾看向了一边的马龙,有些犹豫地说道。

    “我知道,交给我吧。”

    马龙点了点头,朝着阿尔泰娅和她的训练对手走了过去。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名充当阿尔泰娅训练对手的小伙子有些局促地放低了手中的剑和盾牌,结结巴巴地说道。

    对于他来说,本身被选中和女人对练就已经让他有些为难了,阿尔泰娅虽然动作敏捷些,可是也不是那种天生的大力士,没几个回合,她手中的武器便被磕落在了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

    就在那名民兵手足无措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洛……洛萨爵士?我叫尼斯,我……”

    阿尔泰娅的对手见到马龙,连忙回答道。

    “尼斯……嗯,你不用紧张,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你去找保罗,让他给你安排另一个对手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马龙拍了拍那个民兵的肩膀说道——尽管对方的年龄可能比他这具身体的岁数还要大。

    “知道了,洛萨爵士!”

    尼斯连忙点头答应着,然后带着自己的武器和盾牌,小跑着离开了马龙和阿尔泰娅的身边。

    “我早都说了,你现在还不适合加入训练,你偏不信,现在好了……来,让我看看,是不是受伤了?”

    尼斯离开后,马龙一边苦笑着,一边从还蹲在地上的阿尔泰娅手中接过她的盾牌,丢在了一旁,一边把她扶了起来。

    阿尔泰娅一心想要加入民兵队伍,当不当指挥官倒是其次,她是真的很想在战场上帮到马龙的忙。

    所以,尽管马龙不同意,可阿尔泰娅还是坚持要加入民兵们的训练,还要强地要和其他民兵进行对抗演练。

    然而事与愿违,对于现在的阿尔泰娅来说,尽管她的训练对手也只是新兵蛋子,但是男人的力量要远远超过女人,阿尔泰娅很快便被击落了手中的武器。

    “痛!”

    被马龙扶起来的阿尔泰娅难得地露出了小女儿的软弱,她的眼眶中泪花点点,委屈地把自己的手腕托到了马龙的面前。

    马龙定睛看去,那浅灰色衬衫袖口下,阿尔泰娅原本白皙的右手手腕已经开始有小块的红肿,显然是武器碰撞时的撞击造成的。

    “我来看看……”

    马龙抓着阿尔泰娅的手,在她的手腕上轻轻地揉了起来。

    阿尔泰娅的脸有些红,她的手轻轻地抖了抖,似乎想要从马龙的手心里抽回来;不过,出于某种原因,少女还是放弃了这样的努力,她默默地看着马龙专注的侧脸,渐渐忘却了来自手腕上的疼痛,脸上露出了羞涩而甜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