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25 一夜无事
    看着认真的阿尔泰娅,马龙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身子向后倒下去,枕着自己的双臂,慢慢闭上了眼睛。

    营地已经安静了下来,偶尔可以听到篝火中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以及不远处艾尔文河水潺潺流动的声音。

    在大自然的天籁之下,马龙很快陷入了沉睡之中。

    ……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龙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周围的一切都是黑乎乎的,借着从身后映照过来的微弱的篝火光芒,马龙看到了自己身边的阿尔泰娅,以及更远处营地围栏模糊的影子。

    马龙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不过应该没有入夜太深;翻身坐起,马龙刚想和阿尔泰娅问声好,却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很显然,马龙不是唯一疲惫的那一个人——阿尔泰娅从未有过守夜的经验,此时的她,已经困倦得睁不开眼睛了。

    马龙坐起来的时候,阿尔泰娅也坐在草地上,不过和马龙睡前相比,现在的阿尔泰娅显然更加困倦一些。

    纤巧的下颌在昏暗的视野中轻轻颤动,阿尔泰娅的脑袋瓜儿一点一点的,似乎已经打起了瞌睡。

    “阿尔泰娅,要坚持!”

    就在马龙考虑要不要叫醒阿尔泰娅的时候,她自己醒过来了,瞪着惺忪的睡眼,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面颊,然后给自己鼓劲道。

    当然,精神胜利法不可能永远奏效,不到几十秒,阿尔泰娅又垂下了她的脑袋。

    “好了,阿尔泰娅,你休息吧,接下来的守夜,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马龙拍了拍近在咫尺的阿尔泰娅的后背,轻笑着说道。

    “可是……可是……”

    阿尔泰娅这才发现马龙已经醒了,她当然知道自己没能顺利完成任务,支吾了半天,却终于没能抵抗意识上的疲倦。

    在马龙惊讶的目光中,阿尔泰娅的身子一点一点地朝着他靠了过来,最终整个人倚在了他的臂膀上,娇嫩的面颊轻轻地偎依在他的胸口。

    “咳咳……阿尔泰娅?”

    马龙轻声地问道,却没有得到哪怕一点回答。

    回答还是有的,如果那轻微而匀称的呼吸声也算数的话。

    “唉……”

    马龙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把阿尔泰娅娇小的身子轻轻地扶着,让她躺了下来,脑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当然,马龙没有忘记拨开自己的甲裙,露出那还算柔软的、丝质的下裤。

    轻轻地把阿尔泰娅的短发抚到她的耳后,光线已经暗淡到马龙无法看清女孩儿的容貌,然而寂静的夜幕中,那微弱的呼吸声,以及随着这呼吸上下起伏的饱/满双/峰模糊的轮廓,却给了马龙一种莫名的暧/昧感觉。

    真是一个好女孩儿啊……

    ——马龙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很快他便尴尬地摇了摇头,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周围的动静上。

    暮色森林的夜晚,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

    第二天清晨,当阿尔泰娅醒过来的时候,暮色森林中的阳光,还不足以让她看清太远的景物。

    不过至少足够她看到近在咫尺的东西了,尤其是看清楚自己现在的……“体/位”。

    阿尔泰娅发现自己正枕在别人的大腿上——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然后看到了马龙那张俊逸而阳光的笑脸。

    “你醒了,阿尔泰娅。”

    马龙和阿尔泰娅打着招呼。

    “啊……啊?我……马龙你……”

    阿尔泰娅愣了一小会儿,然后猛地坐起了身子,马龙不得不飞快地向后仰了一下,以免阿尔泰娅撞到自己的盔甲上受伤。

    坐起来了的阿尔泰娅满脸通红,她慌慌张张地擦掉了嘴角因为熟睡而流出来的口水,然后双手交叠扭在自己的身前,窘迫地低着脑袋。

    “阿尔泰娅,你怎么了?”

    马龙奇怪地问道。

    “我……我怎么会睡在你的腿上?”

    阿尔泰娅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昨天晚上你睡着了,我就替你守了一会儿岗……至于这个……你睡得不舒服么?”

    马龙疑惑地问道。

    “不……不是……可是……”

    阿尔泰娅的双手绞得更紧了——睡得舒不舒服是另一回事……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躺在别人的身上呢?就算那个人是洛萨爵士……也不行的啊!

    “好了,阿尔泰娅,这没什么可害羞的,你是第一次守夜,能坚持几个钟头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吃过早饭,还要快点出发呢!”

    马龙还以为阿尔泰娅是在为她没能坚持守夜而感到难过,却不知道阿尔泰娅心中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哦……”

    阿尔泰娅闷闷地点了点头,然后从草地上爬起来,拍掉身上的草茎,默默地跟在马龙的身后,向着营地中央走去。

    “洛萨长官!”

    保罗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蹿到了马龙的面前,大声问候道。

    “保罗,昨晚怎么样?没出什么意外吧?”

    马龙站住脚步,认真地询问道。

    “说来也奇怪,洛萨长官,尽管我们白天遇到了那么多的野兽,可是晚上,却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周围一直静悄悄的……我反而有点不太适应了。”

    保罗一脸疑惑地回答道。

    难民队伍昨天在暮色森林中的行进并不顺利,中途遇到了不少野兽的骚扰;保罗本以为昨夜不会安生,早就提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没想到一身的力气最终却没派上用场,搞得他现在多少有些难受。

    “确实很奇怪……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马龙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夜晚才是野兽们真正活跃的时候,可是难民营地却出奇地安静;有句话叫“事出反常必有妖”,马龙觉得这一切的背后,一定有着更加危险的隐患。

    可是当马龙把这件事情说给艾尔罗·埃伯洛克的时候,却没有引起对方的重视。

    “哈哈哈,洛萨爵士,你想得太多了……平安无事,这不是很好么?一定是我们营地中的火光吓退了那些野兽,你知道的,它们大都害怕明火。”

    艾尔罗·埃伯洛克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宽慰着马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