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60 北方
    就在艾尔罗·埃伯洛克带领着一部分暴风城难民在暮色森林中的夜色镇重新开始了生活的希望时,更多的暴风城难民,却只能在拥挤的船舱中和甲板上,迎着狂风巨浪,无助地向圣光祈祷着那根本看不到的未来。[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在茫茫的无尽之海上,一支由上百只甚至更多大大小小的舰船组成的舰队,正在风浪之中颠簸前行。
  
      狂躁的海风卷起滔天巨浪,有些甚至高过了舰队中旗舰的桅杆;这些十几米的巨浪似玩弄般将舰队中的船只抛上抛下,海水漫过甲板,倒灌进船舱,本已精疲力结的难民们不得不打起最后一丝精神,拖着疲惫的身体,用木桶和木盆把船舱中的海水淘出去。
  
      离开暴风城已经两个星期了,然而,那些绿色的强壮身影在暴风城的大街小巷中肆虐的场面,却依然能够在航行中的夜晚让这些惊魂未定的难民们深陷血腥的梦魇之中。
  
      如果不是安度因·洛萨的军队及时赶到了暴风城,一边同兽人们进行着惨烈的巷战,一边在暴风城港口站稳了脚跟,这个由乌瑞恩家族和洛萨家族共同建立、已经统治了这片大陆南方数百年的强大王国,很可能已经被从人类的历史中彻底抹掉了。
  
      舰队中最大的一艘船只上——因为船体的巨大,这艘船只在风浪中显得更加平静一些——年轻的暴风城王子瓦里安·乌瑞恩站在船头,一边在风浪中瑟瑟发抖,一边努力昂着头,注视着那个挡在他面前的高大身影。
  
      半秃的头颅被海浪打湿,紧贴在面颊两侧和下颌上的花白胡须更显一种落魄的沧桑;然而,那一身饱经风尘却依旧光亮无比的金色板甲,右肩上振翅欲飞的雄鹰肩饰,还有那湿漉漉的、却难掩本色的蓝色缎带,无不彰显着安度因·洛萨——这位暴风城元帅那刚猛和威严的气势。
  
      现在,这位暴风城的元帅大人正站在船头,静静地注视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海天一色,任凭狂风和巨浪在耳边隆隆作响,他稳如磐石般的身躯也不曾移动分毫。
  
      “洛萨老师……他们……他们杀死了我的父亲……”
  
      瓦里安·乌瑞恩低声呢喃着,飞扬的水花溅在他深棕色的长发上,然后从湿漉漉的发尖滚落在他的脸上,和从棕色双眸中流出的泪水混在一起,淌入他的口中——又咸又涩又苦,一如瓦里安·乌瑞恩此时的心。
  
      年轻的王子一直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可是直到那个绿皮肤、尖耳朵的名为迦罗娜的女半兽人在他的面前割下莱恩·乌瑞恩国王——也就是他的父亲——的头颅时,他却只能软倒在暴风要塞正厅的帷幕后面,涕泪横流,乞求自己的老师快点回来。
  
      这听上去有些耻辱,不过却的确如此——当他的父亲被兽人刺客杀害的时候,瓦里安·乌瑞恩,这位被整个暴风城上下寄予了厚望的年轻人,却表现得像一个懦夫。
  
      尽管瓦里安·乌瑞恩的声音被淹没在狂风巨浪之中,连他自己都有些听不太清楚,但安度因·洛萨却听到了自己弟子的软弱。
  
      “振作起来,瓦里安。你的父亲在圣光的身边注视着你,不要让他失望。”
  
      安度因·洛萨转过头,背对着船行驶的方向,任凭风倒灌进自己的披风,让那已经湿透了的布料在他的身后卷成一团,大声对瓦里安·乌瑞恩喝道。
  
      “可是,我……”
  
      年轻的王子抬起头,看着这位被自己敬重着的长辈,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禁不住鼻头一酸,剩下的话便被梗在了喉咙里。
  
      “相信我,瓦里安,那群绿皮杂碎会为他们在暴风城的所作所为付出十倍的代价,而你父亲的血仇……终有一天,我们会亲手让那群杂碎滚出我们的家园。现在,瓦里安,你给我回到船舱里去,好好睡上一觉,如果航线没有偏离的话,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抵达那片海岸了。你是乌瑞恩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不要在那些北方的国王面前让你的先祖们丢脸,去吧。”
  
      安度因·洛萨用严厉的声音制止了瓦里安·乌瑞恩的眼泪,把他赶回了自己的船舱。
  
      ……
  
      “你对他太严厉了,洛萨爵士,他还只是个孩子,而且又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一名有着宽肩的高大男子不知道从甲板的哪里冒出来,走到了安度因·洛萨的面前。和暴风城的元帅大人相比,他身形消瘦,白发苍苍,却有着坚定不移的目光;裹住他孱弱身体的淡紫色破烂长袍同样被海水溅湿,然而他的身体却站得笔直,即便在狂风之中,也没有半分瑟瑟发抖。
  
      “他不是个孩子了,卡德加,他是暴风城未来的国王。马龙比他大不了几个月,无论是整理机要文件,还是训练士兵,亦或是上阵杀敌,都可以完成得十分出色。如果瓦里安能够像马龙那样,也许在迦罗娜做出那种事情的时候,能救下莱恩也说不定……”
  
      安度因·洛萨皱了皱眉头,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对面前的法师说道。
  
      来自达拉然的卡德加——安度因·洛萨在卡拉赞时的战友,他们一同并肩作战,击败了将兽人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堕/落的守护者麦迪文,也因为这场战斗而共同错过了将兽人大军阻击在暴风城外的机会。
  
      “洛萨爵士!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让你这些不切实际的期望迷惑了你的心,莱恩国王的死,我们都有责任,而迦罗娜……”
  
      卡德加先是厉声大喝,制止了安度因·洛萨的话,然后自己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迦罗娜,那个半兽人半德莱尼的女人……曾经的卡德加对她有种异样的情愫,然而这淡淡的情怀随着迦罗娜在刺杀了莱恩·乌瑞恩国王之后的失踪,已经烟消云散。
  
      “你还是在担心你的侄子么?”
  
      过了好一会儿,卡德加率先打破了他和安度因·洛萨之间的僵持,用极低的声音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