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系统之欲望时代 > 第四章
回到宿舍,夭嫀一脸讨好的帮咘咻的脸按摩。
  
  “聪明又可爱的阿咘咻哟,告诉主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地位一下子得到提高的咘咻神神气气的:“如今主人已经是一名初级的敛欲师,又是石狗敛欲社的成员,只要好好接受委托替人敛欲自己升级,随着自身技能和等级的提高寿命自然会慢慢延长。”
  
  夭嫀点点头。
  
  “来,让咘咻检测一下主人的欲望值,一名合格的敛欲师,只有自己的欲望值正常才有资格给别人敛欲。”
  只见咘咻又将自己的脸儿包裹在了翅膀里。
  
  “欲望值70,欲望值在0-100之内都为正常,50为最佳。”
  
  “等主人正式接收委托执行任务时,系统会赠送几个初级技能,到时敛界神经网络系统的聊天频道也会开启,到时主人就能看到其他地区的敛欲社的相关消息和敛界的时事新闻,同时也能在神经网络系统里与不同的敛欲师相互交流了。”
  
  夭嫀听着一大堆她半知半懂的,只一个劲的点头附和。
  “我有一个问题。”夭嫀举手发问,“为什么敛欲社要招我,我有哪些特殊的优点吗?”
  
  莫非真像帅大叔说的那样,不看简历只看人,面试时也是很随意的提几个问题,夭嫀一直有种天掉馅饼砸到自己脑袋上的感觉,可为什么她可以,别人却不可以呢,很显然,她是石狗敛欲社除了老板之外的唯一成员。
  
  “唔……,咘咻也想不通,主人既不聪明长得又不是很漂亮,老板们为什么要选你呢。”咘咻一副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通的痛苦表情。
  
  听它这么损自己,夭嫀不乐意了,粗鲁的揪起咘咻的耳朵。
  
  “给你阳光你就灿烂是吗,有你这样说自己主人的吗?!”
  
  竟敢嫌弃她不够聪明不够漂亮!
  
  “哎哟,好疼,主人饶命,咘咻虽然是陪练师,但在众多陪练师里等级是很低的,只有初学阶段才需要陪练师,所以咘咻很多东西是不清楚的。”
  
  “算了,饶过你吧。”
  
  不想再跟这小鬼较真了,想想夕阳都快落山了,她还没收拾东西,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她是片刻也不想多待,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搬去豪华别墅宿舍了。
  
  好在她刚来北市不久,生活用品还没像别的女人一样堆积如山,基本上一个大行李箱就能搞定。
  
  羊小姐给她地址的时候也特意嘱咐了她,宿舍里什么都有,直接拎包入住就可以了。
  
  和房东退了房后,押金都不要了,拖着行李箱出门,天已经黑不溜秋的,大街上的灯火也亮了起来。
  
  新宿舍离敛欲社很近,就在那片红叶枫林里。
  
  路上,咘咻一直在她耳边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夭嫀有种想把她的嘴堵住的冲动,很显然,她的这位陪练师是个话痨。
  
  “主人主人主人。”
  “闭嘴。”
  
  公交车里,夭嫀不耐烦的恐吓了一句,用能杀死人的眼神威胁咘咻。
  
  然后夭嫀接收到了来自她旁边座位上的大叔不满的眼神。
  
  大叔本来在跟女朋友打电话,已经对着电话里的人吹了好几站的牛了。
  
  夭嫀刚才那一吓显然被误会成是说他了。
  
  大叔的眼神仿佛能吃人般,好犀利啊,刚好听到到站的播音通知,夭嫀如同解救了般灰溜溜的拖着行李下车。
  哼,她再也不要理那个死咘咻了!
  
  “主人,咘咻只是想提醒你一些事情而已。去了新宿舍以后要留心那几只不良动物哦。”
  
  见主人气呼呼的,咘咻连忙找法子挽救自己的过失。
  夭嫀本来是不想和咘咻说话了,也不想听到它的声音,可咘咻的话确实吸引了她。
  
  “为什么?”她边拖着行李沿着枫林深处弯弯曲曲的小径走,边问。
  
  “因为,它们并不是真正的动物,而是因为犯了罪又死不悔改才被老板们变成动物的。”
  
  此刻月黑风高,枫林里没有一个人,阴森森的。
  “它们犯了什么罪?”
  
  “据说,那位大灰狼先生是个大色魔,曾经奸污了不少花季少女,哈士奇先生别看它老实,其实是个杀人犯;羊小姐因为□□,做二奶,祸害了不少家庭;而狐狸小姐则是个没有道德的骗子,还有小仓鼠小白兔猫头鹰……”
  
  “嘭!”夭嫀被吓得行李箱从手里滑落摔在了地上。
  不知不觉,她竟然已经走到了大别墅前,望着眼前的大别墅,比想象中的还要豪华大气,在月光下仿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薄光。
  
  她感觉自己的手脚有些发抖,突然有想往后挪动的冲动。
  
  一股风刮过,吹得夭嫀全身凉飕飕的。
  
  emmmm
  
  她本来是满怀期待激情四射撒欢儿的要来住宿,听到了咘咻的那一番话后,开始为自己以后的性命安全担忧了。
  
  正在犹豫是往前跳进火坑呢还是撤退,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那“哐啷”声响惊得夭嫀一哆嗦,现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得不轻。
  
  别墅里走出一只打扮得像管家模样的袋鼠小姐。
  它深深向夭嫀一鞠躬:“欢迎陈小姐入住梦之别墅,我是这里的管家袋鼠小姐。”
  
  说着便过来帮她拿行李,夭嫀条件反射的倒退几步。
  现在夭嫀只要看到会说话的动物,脑子里就会冒出是不是杀人犯啊大色魔啊之类的可怕想法。
  
  夭嫀还没考虑要不要住下来,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跟着袋鼠管家往别墅里走,怀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复杂心情。
  
  也许她的表情已经很难看了,咘咻在耳边安慰她:“主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这些都不算什么。”
  
  意思是说,以后还会有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等着她是吗?
  
  我的姑奶奶咘咻啊,你这是安慰我还是恐吓我啊?
  
  看来若想成为一名敛欲师,要具备很强的心理素质和抗惊能力了。
  
  “一楼是男生宿舍,二楼是女生宿舍,三楼是老板宿舍。这会儿大家都已经休息了,你明天早饭时再跟大家打招呼吧。”
  
  袋鼠管家一边跟她介绍,一边把她带来到二楼,每个房间的大门上都挂着名牌,路过袋鼠管家,羊小姐,狐狸小姐和兔子小姐的房间,袋鼠管家在挂着夭嫀小姐的名牌大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便是你的房间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晚安,陈小姐。”袋鼠管家又对她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服务别提有多周到了。
  
  夭嫀也礼貌性的跟它说了句晚安。
  
  推开房门,房间里粉红而梦幻的布置让她眼前一亮,哇塞,这简直是童话故事里公主的房间嘛,没想到她一个小小员工还有这样的待遇。
  
  夭嫀的心情一下子放晴,她迫不及待的扔下行李,踢掉鞋子,重重摔在了两米宽的柔软公主大床上。
  
  一种快活似神仙的感觉,在舒服的大床上疲惫的身躯得到了缓解,夭嫀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夭嫀睁开惺忪的睡眼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大灰狼正在解她身上的衣服,而大灰狼身上早就脱光了。
  
  “啊!!大色狼!”夭嫀猛地坐起来拽回自己的衣服,给了大灰狼响亮的一巴掌。
  
  她的尖叫声划破天际的曙光,远处,可见梦之别墅颤了三颤。
  
  别墅里熟睡的其他人和动物都被她这个人工闹钟给震醒了。
  
  ……
  半个小时后,梦之别墅里的所有人和动物坐在长长的饭桌前。
  
  夭嫀有点不知所措的绞着手指头,她昨天来得晚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今天早上却给了大家一份独特的见面礼。
  
  见个个都顶着个黑眼圈,老板3号阿玄打了个哈欠,眼皮垂着一直没有彻底睁开过,显然是没睡够。
  
  羊小姐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办呢,没睡好,感觉要长痘痘了。”
  
  夭嫀愧疚的把自己的脑袋深埋下去,险些就要磕到桌子上了:“对不起,给大家带来困扰了。”
  
  “也不能怪陈小姐。”这时袋鼠管家推着早餐过来,它瞄了大灰狼一眼,边给大家上早餐边说:“有人不安分,跑到人家的房间里去了,是我也会吓一跳。”
  
  于是所有人将目光看向了大灰狼,大灰狼逃避着大家的目光,也不知他是不是做惯了这些不要脸的事了,脸一点儿也不知道红。
  
  屈怀玉见他这样有些生气,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在坐的各位顿时正襟危坐。
  
  “死性不改,再罚你五年的刑期,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一辈子都别想变回人。”
  
  “老大,不要啊。”大灰狼终于知道害怕了,本来这具动物的身躯就给他带来了诸多不便,尤其是在泡妞方面。早就盼着早点变回人形,反而又加长了它的刑期,五年啊,加上之前的三年就是八年,还不如要了它命算了。
  
  “呵呵。”哈士奇先生幸灾乐祸的憨笑。
  
  夭嫀在心里为帅大叔点赞,最好让它永远都不要变回人,好让这个世界少个祸害。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阿玄咬了一口面包,感觉食之无味,放了下来,打了个哈欠站起来:“不吃了,去补个觉。”
  
  “愚蠢的狼。”白石习惯性的咳嗽两声,也站了起来。“阿玄等等我。”
  
  夭嫀看着那两道黏在一起的高挺背影,突然觉得满般配的,开始有点同情帅大叔,平时没少当电灯泡吧。
  
  gay在一起相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呢?夭嫀脑补了一下,脸不知不觉的泛红起来。
  
  不行,她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