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卫城记 > 第1章 龙振再上飞龙山 五

  第1章龙振再上飞龙山(五)
  他的心猛地一沉,寻思今天真是晦气得很,出门不久就碰到了这么个难缠的东西,如果贸然动手,势必影响正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吓一吓她,让她知难而退。
  “我是功夫班的龙振,像你这样的小妖小怪,我见得多了,今日路过此地,没时间跟你纠缠,你若识相,咱们就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倘若不知好歹,那我唯有奉陪到底。”
  “小妖小怪?你睁大眼睛好好地看看,我究竟是谁?”她笑得更欢更急。笑声过后,出现在面前的居然是一个熟悉不过的身影。
  “是你?”他顿时傻眼了。
  “怎么样?我的易容技术还可以吧?”殷晶莹的声音忽然变得软软的,脸上升起了两朵红云,无限娇羞地站在他面前。
  “技术倒还马马虎虎,只是这玩笑开得太大了。”他扳着脸,神情严肃地道,“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跟你一起上山,知道明说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便玩弄了一点点小聪明,希望你不会发恼。”她低着头,两手绞着衣角。
  “山上处处都蕴藏着危险,我不想连累你们,另外常宁和茵茵还需要有人照顾,你这样一走,他们怎么办?真是的,一点都不负责任。”他毫不留情地批评道。
  “正因为山上危险,所以才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多一个帮手,大家可以互助照顾,至于茵茵,我已经安排琳达代班。”
  “不行,就算有人代班也不行,你还是回去吧。”
  “为什么?”她显得有点气愤。
  “危险。”
  “危险,危险,说来说去还是危险。”她冲着他大声喊道,“对别人是危险,对自己就不是危险,这是哪一家子的歪理?”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一个男人,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无畏无惧,勇敢地去克服困难、化解危机。”
  “说得好。”铮铮话语引起了她的强烈共鸣,“你们男人要顶天立地,难道我们女人就不应该顶天立地吗?茵茵也是女的,为什么她可以,我就不可以?你说,你说呀。”
  他一时无言以对。
  “对两个女人采取不同的态度,说来说去只有两个字:偏心。”她继续发起进攻。
  “我没有,我没有。”他极力为自己争辩,只可惜已是强弩之末了。
  “就有,就有,就有。”她星星般的眼睛仿佛有火光闪烁,泄愤似地一连喊了好几声,“你对她温柔、体贴,对我生硬、死板,成天拉长个脸,像要吃人。我很伤心,搞不懂你为什么会对我这样,我试着不理你,我想给你颜色看,我准备对你狠一点,可是我却做不来。姥姥说我心太软,说我傻,说我贱,我说我愿意、我喜欢。”
  她带着呜咽、哽噎,断断续续地诉说着,脸上早已是涕泪横流。他惊诧、震撼,当然,随之而生的还有感动。
  “别说了,别说了,如果你一定要跟着,那就随便吧,只是到时候可不能后悔。”
  “放心,就是死,我也死得心甘情愿。”她那泪光闪闪的两颊绽出了两个浅浅的笑涡。
  “不过,我是有条件的。答应,一起走,做不到,就自觉离开,行吗?”他仍旧盯着她的脸不放。
  “好,你说。”她迎着他的目光。
  “第一,服从我的安排,叫你怎样就怎样,不准顶嘴,不准阳奉阴违;第二,遇事不能急躁,要多用脑子,不能莽撞;第三,要勇敢,不怕死,不准哭,不准撒娇,不准流泪。”
  “第三条,后面那三句可以改一下吗?”她小声地提出要求。
  “不行,一个字都不能改,做不到就请便。”他犹疑了片刻,最后还是狠了狠心。
  “不改就不改,我答应,行了吧。”见他态度坚决,她只好退让。
  “走吧走吧,不过要快点,在天黑之前起码也要赶到龙琴洞,在那里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出去寻找那个洞穴。”他迈开大步,眼睛望着前方。
  “你还能认出那个地方吗?”她随即跟上,脚步轻盈,脸颊生辉。
  他眉头时蹙时舒,声音时高时低:“不太记得了,当时我们两个被他们追到了悬崖边上,没有办法,只好闭着眼睛抱在一起跳了下去,后来才知道那个地方叫腾龙渊,深不见底。我们运气好,掉进了一个枯井般的洞穴,靠着里面的水和鱼侥幸地活了下来,如今要想找到,恐怕不太容易。”
  “万一找不到,岂不是白跑一趟?”
  “那也没有办法,尽量吧。”他转过脸来,一眼不眨审视着她,用近乎挑剔的口吻问道,“后悔了吧?”
  “乱说,我只是随便问问。”她眉峰跳起,睫毛闪动,与他的目光相碰。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小龙岗。他指着远处一片茫茫的蒿草,说起了他们赶走了恶兽狡狡,救出两头年幼的可可,而被它们的母亲误会、一直在后面穷追不舍的经过。
  “我们从中总结出一正一反两种体验。”他如同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说出了一句富含哲理的话。
  “哪两种?”
  “母爱的伟大和被误解的可怕,这是常宁说的。”
  “说得真好。”
  “前面就是大龙岗,我们在那里尝到了龙奶的滋味,今天就不拐过去了,一是为了赶路,二是避免节外生枝。”
  “说一说当时的情形,好吗?”
  “算了吧,没有什么好听的。”
  “说吧,说吧,我想听。”她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都让人无法拒绝。
  他简单地说到了争抢“龙奶”的乱象,以及如何用计维护了弱者的利益,最后说到了方奇的中毒和救治:“喝了龙奶后,方奇独自跑了出去,把一种名叫鬼见愁的植物当成了龙奶,结果中毒昏迷,多亏发现及时,采取了紧急措施,方才转危为安。”
  他突然跑向附近的一个花丛,片刻工夫便采回了许多红艳欲滴的鲜花:“这就是救了他一命的聪明花,来,这些全部给你。”
  “我又没中毒,要它来干啥?”
  “它叫聪明花,是飞龙山的一宝,除了解毒,还可以用来泡茶,增强记忆力,使人耳目聪明,常服能够让人皮肤白嫩,最适合女孩子使用,当时茵茵就采了不少,可惜都用在方奇身上了。”他取下背上的肩包,将它放了进去。
  她一把抢过肩包,背在身上:“咱们走吧。”
  “给我,给我。”他伸手去拉她。
  她嘻嘻地跑开了:“不给,就不给。”
  “别跑,别跑。”他在后面边追边喊,“小心碰上了妖怪。”
  这话果然起到了作用,她收住了脚步,问道:“在哪?在哪?”
  他一手将她抓住,叫道:“我就是妖怪,你怕不怕?”
  “不怕,不怕。”她吃吃地笑着,“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妖怪。”
  翻过一个高坡,两人又走了一程,见她满脸汗水,他说:“我们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按照这个速度,天黑前赶到龙琴洞不会有问题了,现在休息十五分钟。”
  两人坐在一株大树下面,喝了两口水后,她说要去那边转转,如果碰到聪明花就摘一些。
  “去吧,不要走远了,十分钟以后回来。”他说罢,就着一片地毯般的绿草,四脚八叉地躺了下去,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由于心里有事,近几个晚上的睡眠质量简直是一塌糊涂。
  她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捧着十几个草莓般的红果子,春风满面地跑到他面前:“你看我摘了这么多好东西。”
  他一看,脸色刷的变成了死人般的惨白,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厉声喝道:“丢掉,给我马上丢掉。”
  “干吗?人家辛辛苦苦……”她不高兴地噘起了嘴巴。
  话还未说完,手上的红果子已被他拍落在地。
  她“哇”的哭了起来,如同受了天大的委屈。
  “不准哭,这是你亲口答应的。”
  她迅速地止住了哭声并抹干了眼泪,:“对不起,我忘了。”
  “不,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一看到那些害人的东西就沉不住气了。”他颤声道,“原谅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怎么了?莫非那东西有毒?”
  “比中毒还要可怕,它叫兽果,常宁就是因为误吃了几粒,两三个小时后便彻底改变了模样,脸上身上手上到处都长满了浓浓的黄毛,整个人活脱脱的变成了一头野兽,话也不会说了,一见到我们就往林子里跑。”
  “后来呢?”
  “他离开了我们,独自在山里转了两天,后来不知吃了什么东西又慢慢地变回来了,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幸运的,你想想看,要是你变成了一头野兽,我回去如何向大家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