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娱乐家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母狼桥本与斋藤飞鸟与游乐园
    201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夜,东京都,秋叶原唐吉可德剧场。
  
      这个几乎已经完全西化的城市,在这个时候,往往爆发出的的热情丝毫不会下于欧美的大城市。甚至相比某些地方还要热闹些。只可惜
  
      “这些愚蠢的粉丝,真是恶心。”松井珠理奈在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公演,一边在心中暗暗吐槽。
  
      以她的身份,原本已经不需要再到b小剧场来公演了,可是,据说是因为涉及到了这次总选举的虚假票数问题和接下来几个月运营内部互相党同伐异所带来的结果,各方同时发力之下,这场公演自然也就成了妥协的一次。
  
      出席的不只是她,还有指原莉乃,横山由依,儿玉遥,柏木由纪,高桥朱里这些平日里根本难得一见的“大人物”现在全部凑在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剧场里,如果不是运营有意推动,又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盛况。
  
      正因如此,这一次公演的门票早已被粉丝私下里炒到了三万日元一张还有价无市。要知道,b这种小剧场
  
      “不过,运营也真是天真,以为搞出这么一场公演就可以把之前集团管理层的昏招迭出给掩盖过去么?”松井珠理奈继续想着,内心对于运营的某个人愈发的不屑了起来。“说到底,一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而已。能有什么本事。可也多亏了她,要不是她,我恐怕还得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小樱花那个惹人讨厌的整容怪终于被流放去韩国了,还有那两个一直充当她跟班的小矮子,也一起滚蛋去了首尔,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啊。”
  
      可是,就在松井珠理奈在公演上划水时,下方也正在出现一个她们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情况。
  
      渡边诚并不算是一个b的真正粉丝,尤其是在他所推的人不断毕业之后,更是令他对b的兴趣越来越淡,直到这次总选举的巨大黑幕,虽然运营并未对此作出公开解释,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和b斩断了几乎所有联系。作为樱花粉,他省吃俭用投下的总选票,居然还不如某个人的黑幕所带来的影响,这凭什么啊。
  
      他越来越愤怒,他的眼睛开始布满血丝,看向舞台上的某个身影的目光也充满了疯狂与暴虐。撕碎她,撕碎她,居然敢ss小樱花,居然敢霸凌小樱花,居然敢认为她这个卑微的个体比b本身还要重要。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让她死,让她死啊!杀了她!
  
      渡边诚并没注意到周围的人的反应,他摇摇晃晃的走向了舞台,异常坚定的接近着那个被他一直蔑称着的女人松井珠理奈。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快给我滚下去!”松井珠理奈强忍着怒意,朝渡边诚呵斥道:“现在的粉丝都一点规矩也没有吗?哦,还叫着小樱花,难道是个樱花粉?你们樱花粉果然素质低。”
  
      渡边诚脑海中的最后一根线绷断了,他彻底放开了自己的n,本能支配了一切,他怒吼着,如同铁钳一样的双手抓住了松井珠理奈的肩膀,在松井珠理奈惊恐地目光下,愤怒的咬住她的脖子,撕下了一块血淋淋的皮肉。
  
      鲜血不断地喷出,彻底染红了渡边诚,让他看上去如同地狱中爬出的恶鬼。柏木由纪忍不住惨叫起来,凄厉的声音似乎直要贯穿房顶。其他成员也陷入了不可避免的混乱,一时之间,小剧场内,群魔乱舞。
  
      这个夜晚将注定不会平静。
  
      与此同时,乃木坂工事中的摄影棚内。
  
      “都这个时间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加班啊。阿,阿苏卡,你知道为什么吗?”星野南不满的跺了跺脚,大家都已经出去玩了,可是她们却要来这里录制这个该死的深夜冠名番组,这种东西难道就不能提前几天录制吗?而且很快乃木坂46的2019跨年演唱会又要开始了,她们还要忙着去准备,这下子不就更没时间了吗?
  
      虽然说越是在休假的时候艺人就越是要顶上,可是这种排得满满的日程,除了让她确实感觉到自己已经是爆红女团了以外,私人时间也几乎没有了。
  
      真的可以说是有得有失了。
  
      “还能为什么,我们的日程太紧,只能赶在这个时候录制了。”斋藤飞鸟随口答道:“这可是运营的安排,说的和我有办法一样。nr确实有特权,可是这个特权又没到能干涉运营的地步。”
  
      “好啦好啦。还是先吃便当吧。”生田绘梨花带着一脸满足的笑容凑了过来:“士大夫们说了,今天的便当随便吃。而且,全部都是两层的大便当哦。阿苏卡你的是三层的。啊啊啊好羡慕啊。”
  
      “如果花花能做nr的话,不是也可以享受这个特权了吗?”斋藤飞鸟笑嘻嘻的把事情糊弄了过去,生田绘梨花自己也没有深究的意思,某些事情,说破了就没意思了。
  
      “设乐桑,来一起吃便当啊。”生田绘梨花活跃的招呼着,一脸疲惫色的设乐统也不得不朝她挥了挥手,实际上,他现在累的已经什么都吃不下了。或许,营养液才是最适合现在的他的。
  
      “你们先吃吧。给我和日村留一份。我要等一下再吃。”
  
      “说起来,日村跑哪儿去了?”
  
      设乐统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一个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肥胖身影坚定地朝着他走了过来。、
  
      “喂,你在干嘛啊。”设乐拿起薄薄的台本卷成的纸竖棍,轻轻敲了几下日村的头,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日村居然突然怒吼一声,仿佛一条哈巴狗一样直接咬住了他的胳膊,开始用力的撕扯。
  
      剧烈的疼痛一瞬间就随着神经传到了设乐的大脑,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而且发出了无必剧烈的惨叫。“日村,你疯了吗?”
  
      “这这到底是怎么啦。”乃团的妹子们乱作一团,小飞鸟更是呆立当场,她完全搞不清楚那平时亲密无间的两人怎么会如此的
  
      “不管怎么样,总之,快逃啊啊啊啊。”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