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物品栏系统 > 88、包厢

  外滩二十七号不止一层,二楼是一片包厢,有大有小,也有不同的等级,外表看上去与KTV的那种包房以及普通夜总会的包间相差不大,装修奢华极丽,具备唱歌、餐饮、玩乐、休息等多种功能,并且,也有那些陪客人吃喝玩乐的坐台小姐。
  套路都是大同小异的,有差别的是质量和价格。
  大飞手下的场子里,除了这间外滩二十七号酒吧,也有一些“正儿八经”的夜总会、会所,那些地方是经营这种生意的主要场所,不过品质和价位就是很普遍的那种,没什么太出彩的地方。
  而外滩二十七号,是大飞的“主场”,也就是他们这些“大哥”经常逗留的大本营,为了防止这里三天两头被警察骚扰,楼上的包厢生意做得很隐秘,负责这方面的王强不会让手下见人就宣传,而是会经过一定的筛选。
  包厢不多,但都是高质量的客户,尤其是一些常客,一晚上撒的钱足抵得上其他会所里那些普通客人的十几拨。
  另外,外滩二十七号也是他们社团划定的专门接待一些“相熟”的达官贵人的地方之一,分给大飞看管,做他们这行,没有保护伞是干不长久的,而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一般不喜欢普通的夜总会,也不喜欢被人发现或打扰。
  其实有其中的一些人罩着,一般也很少会遇到有不开眼的来查外滩二十七号,即便查到了,有些人他们也不敢处理,更不敢声张。
  有些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且心照不宣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外滩二十七号在望海的地位,有些类似于前几年很火的京城会所“天上人间”。
  所以相应的,二十七号的陪酒小姐质量相当高,可以说王强手下那些妈咪手里的“精华”。
  当小乐把陆恒引到二楼的一处宽敞奢华的包厢时,时间大概才不到十点,跟着这个气质风骚的女人七拐八拐地走了半天,陆恒的酒劲似乎散了一些,但依然还是醉醺醺的,不过说话倒是利索了。
  “先生,您希望我们怎么称呼您?”
  “嗯?”
  陆恒抬了抬眼皮,女人的问题让他感到一些奇怪,什么叫希望怎么称呼?
  他一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打量着包厢里尊贵奢华的环境,酒劲未消,一边没什么戒备地说道:
  “陆恒。”
  “哦哦,原来是陆大哥啊,您看对这的环境还满意吗?不满意我们可以给您换。”小乐笑眯眯地说道。
  一个看起来接近三十岁的女人,叫自己大哥,如果陆恒是清醒的,一定感到怪异且不喜,但那一瓶轩尼诗的后劲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过去的。
  “还行,挺满意的。”
  小乐继续说道:
  “对了陆大哥,这里是允许抽烟的,您可以随意。另外,我们这是有最低消费的,您看……?”
  如果是常客,小乐这么说肯定是要招骂甚至招打的,但小乐一看陆恒就不是那种“久经战阵”的老油条,甚至可能是第一回来酒吧,有些事情还是说在前头的好。
  “我不抽烟。钱不是问题,还有酒吗?上来吧。”
  小乐看着陆恒,她几乎很少碰见夜店里有不抽烟的男人,不过倒是挺爱喝的。
  “陆大哥您别一个人喝啊,多没意思,我帮您叫几个姐妹吧?”
  陆恒来者不拒,方才和唐娇一起喝了半天,他似乎也开始厌烦了一个人喝闷酒的味道,有人陪着,没什么不好。
  尽管脑子里隐隐约约有道声音,一直提醒着他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女子,但从行为上,酒精正在他的血液里沸腾着,陆恒无法控制自己。
  于是,小乐直接打开了包厢里的云电视,里面竟然有一套系统,上面分门别类地记载着姑娘的信息,有图有真相,供客人们随意挑选,怪先进的。
  场子和场子是不一样的,那种一群小姐走进来站成一排供人挑来指去的画面在一些人的感觉是有些太低俗的,未必讨喜,二十七号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而且二十七号的红牌们也是“有身份”的。
  “陆大哥您看,有没有中意的?我这就给您叫过来。”
  陆恒感到很新奇,拿着遥控器翻看着电视上的照片,竟隐约有一种古代帝王翻牌子的感受,一股男人的本能在发酵。
  这些照片都是绝对真实的,照片什么模样,真人就是什么模样,没人敢“照骗”这些能在包厢里消费的客人。
  不得不说,二十七号的小姐们质量相当不错,有不少脸蛋漂亮、身材又好的美女,除了照片,上面还配有基本信息,名字、年龄、身份、三围……
  陆恒甚至看到有一些身份说明是艺校学生的美女,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看来看去,陆恒开始感到眼花缭乱,问了几个排在前头的所谓“红牌小姐”,结果都已经有台了。
  陆恒还在看着,这时包厢有人敲门,接着走进来一个端着酒的、身穿低胸女仆装、头顶兔耳朵的美丽少女,门一关,她竟然直接两腿一软,就这么跪着走到陆恒的身边,把酒放到桌上,声音酥酥地说道:
  “先生,您的酒。”
  陆恒愣了一下,尽管他喝醉了,但潜意识驱使着他想要扶起跪在地上的姑娘。
  “你干嘛跪着?起来起来。”
  小乐笑了笑,她并不是很意外于陆恒的反应,在旁边说道:
  “陆大哥,她是个公主,我们这的规矩就是这样,您就让她好好跪着吧。”
  公主,也就是服务生。
  在这里服务的女人大致分为三类,“跪”、“坐”、“躺”。
  “坐”就是坐台,陪包厢里的客人吃喝玩乐,但不出台,摸可以,亲嘴可以,喝酒可以,揩油可以,但是一般不上床。
  而“躺”就不必多说了,至于“跪”,就是像这个兔耳朵少女一样的包厢服务生,俗称“公主”,以二十七号的层次,这里的服务生都是跪式服务,好让客人有尊贵的所谓帝王般的感觉。
  这样的“公主”很卑微,在包厢里服务都要跪着做,还要赔着笑,而且被安排穿着暴露的衣服,裙子很短,一跪下来,弯着腰,便能看到里面。
  当然她们挣得也不少,有时候把客人伺候得高兴了,随手打发的小费可能就是几千块。
  她们也并不是被强迫的,一切都出于自愿,一切来自于贪慕虚荣,总之,都是为了钱。
  有些人为了尊严,能舍弃生命;而有些人为了金钱,能舍弃尊严,这世上本来就没什么真正值得可怜的人。
  至少,这些“公主”是不坐台也不出台的,尽管卑微,但在她们这个圈子里,公主算是“有尊严”的了。
  然而陆恒并不吃这一套,听小乐这么说,陆恒反倒来劲了,固执地朝跪在地上的兔耳朵少女说道:
  “你站起来。”
  少女有些发愣,她做这行虽然不久,但也算是有经验的了,有时候客人喝多了也会对她们这些服务生提出很多过分的要求,但少女还是第一次听到陆恒提出来的这种要求。
  她看着乐姐,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跪着,还是该站起来。
  少女心里当然是愿意站起来的,当长久以来严格的规矩几乎刻在了她的骨子里,她不敢打破。
  小乐一时也有些茫然,这帅哥是什么意思,装纯情?
  陆恒见没反应,皱了皱眉,说道:
  “我再点一瓶酒,你站起来。”
  小乐回过神,有钱就是大爷,只要他肯花钱,提出什么样离谱的要求她们都要尽量满足,更何况是这种要求。
  于是,小乐连忙朝兔耳朵少女使了个眼色,少女站起来,朝陆恒鞠着躬说道:
  “谢谢先生!对了,您要什么酒?”
  “你看着办吧。”
  “好的先生。”
  于是,兔耳朵少女又恭敬地离开了包厢,看在他没让自己跪着的份上,少女心想待会就不给他拿太贵的酒了,虽说少了些提成,但少女在这干了这么久,钱挣得不少,此刻最难得的是竟像现在这般有一丝“人”的感觉。
  原来,包厢里的男人也不个个都是那副德行。
  小乐见陆恒看着电视选来选去没决定,主动说道:
  “陆大哥,您没有中意的?要不我给您推荐几个?”
  “哦?说说看。”
  随即,小乐掏出自己的手机,说道:
  “不瞒陆大哥,我最近刚来这个场子,手底下的好姑娘有些还没来得及录入电视上的系统,您看您喜欢什么风格的?性感,还是清纯?”
  “清纯的吧。”
  “行,陆大哥您看看这几个,都是在校大学生,就是价钱有点贵。”
  “我说了,钱不是问题。”
  “是是是,您看。”
  酒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如果明天事后陆恒能回想起他此刻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对话,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找条地缝。
  有时候,人要面对自己,但不能面对的太深,太深了会让人自己对自己都产生怀疑。
  自古以来,美人计大行其道,连清醒的人都未必能抗得住,何况是个醉汉。
  也许,古代的有些美人牺牲自己是为了家国、信义,像貂蝉、西施……而现在的这些“美人”,牺牲自己就是为了钱,这是一个时代造就的悲哀。
  但沉醉其中的这些男男女女,男人们看不到这种悲哀,而女人们无暇顾及这种悲哀,青春太短,既然决定了牺牲自己的青春,当然要抓紧一切时间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缅怀和哀怨,只属于那些“失败者”。
  小乐把手机递给陆恒,上边都是女人的照片。
  陆恒漫不经心地翻着,照片看上去,确实都很漂亮,而且气质清新,未必都是穿着学生装,那样看上去反而很假,就是现在大学里女孩的寻常打扮,倒真挺像是大学生的。
  很难相信这些学生为什么会出来做这行,就是为了钱吗?
  手机上的照片不多,看起来他们这的这种货色算是稀少的,不过陆恒并没有发现令自己眼前一亮的存在。
  翻着翻着,陆恒忽然停留在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正在杂乱的画室中画画的少女,身上和手上到处是油彩,只给了一张侧脸,很白皙,但漂不漂亮的看不太真切。
  仅从男人对女人的视角来看,她比起前面的几张照片上的女孩,有些魅力不足。
  不过,陆恒还是一眼挑中了她,对着旁边的小乐说道:
  “就她吧。”
  小乐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讶异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道:
  “陆大哥,您确定是她吗?”
  “怎么?她也有人了?”
  “不是不是,这姑娘是望海美院的一个学生,花名桃子,刚跟我没多久,还没坐过台呢……您第一次来,要不还是找几个会玩的陪您吧?”
  的确有些客人喜欢这种“新嫩”的调调,但都是一些玩腻了花样的老顾客,小乐考虑到陆恒是第一次来,怕桃子没经验,得罪了客人。
  不过陆恒的固执劲又上来了,拍板说道:
  “就她了!”

Ps:书友们,我是玄门圣僧,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