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205章 汇聚一堂
    在众人的帮忙下,陈玉终于狼狈地爬上了岸。
  
      而在他的怀中,这么一会儿工夫,杜瑄早已陷入昏迷。
  
      但透过晶莹的水珠可以看到,她的呼吸和脸色还算是平稳。
  
      毕竟落水之间不久,陈玉的相救十分及时,所以她只是呛了一些水,并没有到生死边缘。
  
      可饶是如此,陈玉也知道必须及时抢救。
  
      他只是略微喘息了一下,就把杜瑄翻过来,用力地拍打她的背部。
  
      力气很大,拍的杜瑄娇躯乱颤,惹得围观的人们心疼不已。
  
      可也正因为这样的力道,让杜瑄连续咳嗽了好几声,嘴角接连不断地渗出液体来。
  
      而把呛到的水吐出来后,杜瑄也就迷迷糊糊地清醒了过来。
  
      陈玉再把她翻过来,看着她生机充足的眼神,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杜瑄却很迷茫,短短的时间内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还在适应当中。
  
      不过这个过程很短,但她再次看到陈玉,又想到了前事之后,神情重新又悲苦了起来。
  
      “你为何要救我?既然你如此忘恩负义,又何必管我的死活?”
  
      她倒是没有大吵大闹,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很决绝。
  
      顾不得周围一圈人围观着,陈玉抓着她的双肩,让她和自己对视。
  
      “杜姑娘,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要担负忘恩负义的骂名。当日我和你说的清清楚楚,我有未婚妻子,所以只好辜负了你的情意。哪怕最后我没有迎娶未婚妻,但这并不代表着我就一定要对你担负什么责任。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徒增烦恼?”
  
      杜瑄的啜泣我见犹怜。
  
      “你说的轻松,好似我是不知羞耻的女人。可是你知不知道,对我这样的女子而言,寻到可以托付终生的真爱意味着什么?如果你的心里确实没我,当时为何不冷酷到底?你知不知道,满洛阳的人都说我们是神仙眷侣,相依相配。这个世道,给了我别的选择吗?”
  
      她的控诉惹得大家怜惜不已,也知道杜瑄是个苦命人。
  
      该死的封建社会,对于女子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虽然杜瑄成为了花魁之下名满天下,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艳名是靠着陈玉才取得的。而且在百花会上,两人的情形你侬我侬,俨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也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局面,那就是她的拥趸遍布天下,但是不顾一切的追求者却一个都没有。
  
      谁都知道她喜欢陈玉,也没有人敢自信地认为,自己就比陈玉还要优秀。
  
      既然不如,自惭形秽,干脆就做一个纯粹的粉丝好了。
  
      这就好像后世的粉丝对待偶像一样。
  
      假如心目中的女神和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男人走到了一起,那粉丝肯定是怒火冲天,强烈反对。
  
      可如果女神的另一半是人人喜欢、敬仰的男神,粉丝的愤怒就会凭空没了一半,继而在震惊之余也释然了。
  
      因为那样的两人……看起来好般配。
  
      杜瑄的心境,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走到了极端的。
  
      本来她对陈玉是爱慕有加,无比的敬佩,始终幻想着能够和陈玉双宿双飞,快活似神仙。
  
      但要说她的爱是多么的强烈和坚决,其实倒也未必。
  
      杜瑄到底出身青楼,见惯了逢场作戏,露水鸳鸯,本身就很难相信忠贞不渝、同生共死的爱情。
  
      但人毕竟会受到外界的影响和推动,当所有人都认定了她和陈玉走到了一起,并且不断地恭喜和祝福之后,杜瑄也渐渐地坚信了这一点。
  
      这种转变的想法,在陈玉封侯和考中状元的消息传到洛阳之后达到了顶峰。
  
      她身边的人都感慨不已,觉得杜瑄是苦尽甘来,一朝飞上了凤凰枝头,从一个青楼名妓,赫然要变成侯爷夫人了。
  
      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这种喜悦和甜蜜的想法在陈玉和升平公主成婚的消息传来,瞬间就变成了毁天灭地的绝望。
  
      原本人人羡慕的杜瑄,赫然变成了极尽的讽刺。
  
      杜瑄本就心高气傲,自恃清高,连梁铉这样的世家子都不能入她的眼呢,焉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她当即就口吐鲜血,整个世界都灰暗一片。
  
      之前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人生彻底失去了意义的杜瑄,赫然选择了绝地反击,要让那个彻底伤害了她的男人也品尝到痛苦的滋味。
  
      于是她便拖着病体,一路急赶,跑到了长安,在这里给了陈玉一个强大的冲击。
  
      可以说,作为一个放下了一切的女人,她做到了。
  
      陈玉如今一身狼狈,深陷非议的漩涡,想要洗掉恶名恐怕是千难万难了。
  
      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无力之余,十分痛苦地道:“事到如今,我宁可当初没有遇到你。假如不相遇,便没有后面的纷扰。你我各自安好,何来今日风雨?”
  
      千般冤孽,都不如这凄凉的一语。
  
      杜瑄心丧若死,痛苦地闭上了眼,唯独两行清泪碾压了这漫天的雨幕。
  
      云楼这边凄风苦雨,忠靖侯府却是地动山摇。
  
      门子们看到了来者不善的长安府衙的差役,但一开始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哪怕对方穿着官服。
  
      一入侯门深似海,即使这里的门子,也不会对区区几个差役看做一回事。
  
      可当差役说明了情况之后,门子们却傻眼了。
  
      差役们是来请人的,请的是忠靖侯府的主人。而发出邀请的主人,乃是长安府衙的主人。
  
      如果是一般的知府,忠靖侯府的人绝对会鼻孔朝天地说一句没空。但面对长安知府,他们不能,也不敢。
  
      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包正的大名?
  
      铁面无私、宁折不弯、嫉恶如仇、人鬼辟易,说的就是他。
  
      便连乾丰帝都在此人面前讨不了好,门子们不认为,陈玉可以忽视这个传唤。
  
      一时间,门子们慌了,忙不迭把消息一路往里面递。
  
      陈玉虽然带着保证走了,但升平公主的心情并没有好上多少。
  
      作为一个无忧无虑长大的娇小姐,她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夫妻生活当中的坎坷是多么的煎熬。
  
      一想到陈玉在和她耳鬓厮磨的时候,竟然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升平公主就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
  
      哪怕陈玉再三保证,他和那个白玫瑰不是那样的关系。但俗话说,关心则乱,升平公主又怎能淡然无视?
  
      她落寞地倚靠在轩窗旁边,凝视着哗啦啦的大雨,整颗心都湿漉漉的。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丫鬟慌乱地冲了进来。
  
      “公主,不好了,长安府衙来人,说是要传唤驸马过堂。”
  
      升平公主愕然回首,急急地问道:“为什么?包正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是知道包正这个人的,乾丰帝也曾经对她说过,包正就是大乾的强项令。天子脚下,首善之地,有这样的父母官,是长安百姓的福份。
  
      多少权贵横行霸道,结果却栽在了包正的手中。
  
      甚至于很多权贵之家都流传一句话:包正上门,可止小儿夜哭。
  
      想不到,包正竟然找到了忠靖侯府来。
  
      丫鬟的脸色阵阵发白,只能把自己听来的告诉给升平公主。
  
      “下面人传话说,有个妇人跑到长安府衙敲响了登闻鼓,状告驸马。具体什么罪名,暂时还不清楚。不过长安府衙已经亲自来传唤了,公主,该怎么办啊?”
  
      升平公主什么都忽略了,唯独记住了“有个妇人”的字眼。
  
      有女人跑到长安府衙去状告陈玉……
  
      他……他又惹了什么女人吗?
  
      这一刻,升平公主简直是羞愤欲死,本就支离破碎的心似乎再也无法弥合了。
  
      她的喉头一甜,但是却倔强地忍住了。
  
      “去,准备车轿,本宫亲自去长安府衙。”
  
      这一刻的她,不再是自怨自艾的弱女子,又恢复了天之骄女的坚强。
  
      陈玉,你竟然一次又一次的伤我。
  
      那好,我就亲眼看看,你到底背着我还做过什么恶事?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此时虽然阴雨连绵,但好歹也是光天化日。我就好好看看,你到底还要怎么负我?
  
      可是相比起忠靖侯府的地动山摇,皇宫里才是聚焦了最大的风暴。
  
      当登闻鼓响的时候,乾丰帝为了表示关注,就已经派人赶赴了长安府衙。
  
      结果很快地,派去的人和长安府衙的启奏就一起送到了他的案头。
  
      只是草草浏览了一番,乾丰帝的瞳孔就满是深邃莫名的情愫。
  
      “此事当真?”
  
      那太监浑身都湿漉漉的,但却不敢怠慢。
  
      “启奏陛下,奴婢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这就是事情经过。兹事体大,包大人不敢怠慢,所以才赶紧汇报了上来。”
  
      乾丰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呼吸也重了几分。
  
      作为权倾天下的至尊,他不需要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加重点呼吸,就让周边的人全都噤若寒蝉。
  
      虎威能够震慑宵小,可是龙威却能震怖天下。
  
      乾丰帝闭目思索了良久,也实在没有头绪,最后只好吩咐道:“准备车架,朕亲自去长安府衙看看。对了,叫上大将军。”
  
      他又想到,郭礼对陈玉关照有加,待若子侄。如今陈玉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郭礼能不能禁受的住。
  
      同时他的心里更加恼火,对陈玉也记恨上了。
  
      无耻小人,朕本以为你乃一表人才,所以才好心好意把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了你。孰料你竟然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甚至连孩子都有了,而且还始乱终弃。
  
      这是什么,这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人渣,人神共愤的禽兽。
  
      乾丰帝坐不住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得知这个消息,究竟会怎样的伤心,也有点担心这件事会引起莫大的风波。
  
      无论如何,不亲自坐镇,他于心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