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致竞荣耀 > 第三百五十章 探病

  洛雨时轻声笑了笑,蹲下身子揉了揉孙涵的脑袋,语气很是温柔:“涵涵乖,下次我和顾竞哥哥一起带你上分。带你上王者。”
  本来孙涵还有点不高兴,但是听到这话瞬间眼睛就亮了。毕竟班上达到星耀段位的都寥寥无几呢。
  况且还是最强王者。
  实在是令人心动。
  “真的吗?”
  “恩。”洛雨时点了点头。
  “那可以手把手带我上王者吗?”孙涵又问道。
  “手把手?”
  “就是面对面带我一起开黑。”在孙涵看来,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大神才能给她绝对的安全感。
  “当然没问题呀!”洛雨时柔声道。
  再加上孙涵本就很喜欢洛雨时,方才的纠结便当场抛之脑后了,甚至已经开始憧憬起了自己的第一个最强王者印记。
  洛雨时则望向了顾竞,“时间不早了,该走了。”
  “好的。”顾竞站起了身。
  二人告别安茜后,便走出了太阳花房。
  不过走出大门几步路。
  “实在是怕了孙教练的女儿,惹不起惹不起。”顾竞摇了摇头。
  “挺可爱的小朋友,我喜欢。”洛雨时笑道。
  顾竞才发现,洛雨时手里多了一束鲜花。
  淡淡的幽香飘来,是香槟色的花朵,挺好看的。但是顾竞并不认识这个花。
  “这是什么花?”
  “香槟玫瑰。”
  “香槟玫瑰?”顾竞有些疑惑,洛雨时买玫瑰要送人吗?反正肯定不是送给自己。“我们现在去哪儿?”
  顾竞知道洛雨时不是特意来西郊买花,而是还有别的事情。顺便去了一趟太阳花房而已。
  “西郊区人民医院。”
  ........
  抵达医院的时候刚好十二点整。
  “我在车里等你?”顾竞说道。
  洛雨时带着鲜花来医院应该是看望朋友,顾竞没有多问,但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
  “没事,一起上去吧。你应该也认识的。”
  “我认识的?”顾竞一愣。大脑开始了“搜索”,最近有朋友生病吗?
  想了想,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毕竟过去的这三个月,沉溺于KOC之中,根本没有关心过比赛之外的任何事情。
  “怀薇你不认识吗?”洛雨时提醒道。
  “你是说,李怀薇?”
  洛雨时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李怀薇,也是KPL的官方解说,和洛雨时算得上直系同事。S4赛季和洛雨时同时进入KPL,成为了官方解说。
  只是二人的发展大相径庭。
  时至今日,洛雨时已然成为了KPL最受欢迎的解说,人气与知名度都是最高的。
  官方有好些个解说。这些解说,奔波在不同的比赛里,从次级联赛到KPL。即使拿到了KPL的合约,也不一定能登上KPL的解说席。
  不少解说,常年驻扎在采访环节、评论席。
  若不是洛雨时提起这个名字,顾竞真的快要忘记这么号人了。
  李怀薇曾经就是那常驻采访环节的一员,顾竞记忆中确实有那么几次是被她采访过的。
  对于顾竞而言,也仅仅是知道这么个人,知道她的名字。连长相都开始有些模糊了。
  “她怎么了?”顾竞问道。
  “前些日子,出了个小车祸。现在住院呢。”
  “严重吗?”
  “之前我来看过一次。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两个月应该得静养了。”说着,洛雨时解开了安全带,“走吧!一起上去。”
  ........
  住院部七楼,弥漫着淡淡的药水味。这一整层都是外科病人,走廊上依稀可见打着石膏坐在轮椅上的病人。
  洛雨时先推开病房的房门,走了进去。随即招了招手,示意顾竞进来。
  病房内只有两张床,一张床是空的。
  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女孩,靠坐在床头,正在闭目养神。
  似乎感受到了动静,李怀薇睁开双眼。
  “雨时~”
  不睁眼,还发现不了李怀薇的眼睛真的很大,虽然气色不好,但是一看洛雨时双眼就亮了,语气微扬。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
  李怀薇是属于长相可爱的那一类女生,拥有着一张娃娃脸,虽然实际上和洛雨时一样大,但看起来却比洛雨时小好几岁。
  洛雨时笑了笑,捧着那束香槟玫瑰,走到了病床前。“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的香槟玫瑰,早日康复呀!”
  “谢谢~”李怀薇的双眼眯成了一弯弦月,很是可爱。
  洛雨时将花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时,李怀薇才注意到洛雨时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诶,Keoz?!你也来了?”李怀薇有些意外。
  因为在李怀薇的认知里,自己确实和顾竞不熟。
  顾竞有些尴尬,“是啊!祝你早日康复。”
  顾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只是想来西郊吃早餐,顺便看望一下你?
  算了算了,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李怀薇虽然也有些疑问,但聪明如她,也不会当着顾竞的面问。要问也是私下慢慢问。
  顾竞杵在后头并没有上前。
  洛雨时似乎看出了顾竞的尴尬,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水果,又指了指另一张空病床。“没什么事你就坐过去给怀薇削个苹果吧!”
  “好啊好啊!”顾竞可乐意了,快去走去,拿起了一颗苹果,一把水果刀。坐到了那张空病床上。
  “别把皮给削断了。”洛雨时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皮断不断都不会影响吃苹果。但是有的时候就是会有这种奇怪的要求。
  顾竞扬了扬下巴,很是自信,“没有问题。”
  毕竟比起参与洛雨时和李怀薇的尬聊,削苹果不断皮简直太简单了。
  于是乎,顾竞独自专心削起了苹果。
  洛雨时和李怀薇也闲聊了起来。
  “午饭吃了吗?”洛雨时问道。
  “还没呢。他回家准备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李怀薇说道。
  “哦~”洛雨时了然,“你那个小男友还会做饭?”
  “什么小男友,他不小了好吧!”李怀薇佯装生气的瞪了一眼洛雨时。“之前也不会啊,是我生病以后学的。也不会做什么菜,就是每天炖炖排骨汤。”
  话音刚落。
  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怀薇,我回来了。”
  洛雨时循声望去,一头黄发的年轻男孩正提着便当站在门口。顾竞依旧在专心削平果没有回头。
  只是,男孩猛然顿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眼底里,透露着惊讶与慌乱。
  洛雨时和李怀薇交换了一下眼神。
  这都什么情况?
  这不是洛雨时第一次和男孩见面。为何一副受惊的模样?
  下一秒。
  “砰!”
  男孩的脚步依旧没有移动半分,但手腕好像已然脱力,便当掉在了地上。
  洛雨时才发现,男孩不是望着自己,也不是望着李怀薇。
  而是透过自己和李怀薇,望向了里面那张空病床上,背对着门削着苹果的男人。
  此刻,顾竞似乎沉浸在“削苹果”的世界里。即使方才便当落地的那一声巨响,他也浑然不觉。
  直到好几秒过去。
  男孩喉结上下滚动,声音颤抖。
  “队.......队长......”
  坐在空病床上的男人,背脊猛然一僵。
  辛辛苦苦用心削了很久的苹果皮。
  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