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御洁坊分红
    陆瑾康回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先进宫向圣上禀报赢州之行发生的事情以及查出的结果。
  
      苏云朵自不会与他同行,不过这次却要托陆瑾康顺便为她办件事,那就是将她核算好的御洁坊的账册带进宫去。
  
      这次杨家集之行,虽说时间短,苏云朵要忙的事也不少,不过她还是提前将御洁坊所有的账都核算了出来。
  
      这些账册自然不是带给圣上的,圣上要面对的是国家大事,御洁坊收益这种小事自有旁人替他核算把总。
  
      这个旁人就是圣上身边的大总管康有福和他手下的小内侍。
  
      康有福是圣上身边的大总管,替圣上管着他的小金库。
  
      御洁坊是圣上用小金库银子投资的项目,收益自然进圣上的小金库。
  
      去年御洁坊的收益就是康有福带着手下的内侍代圣上进行核算的。
  
      苏云朵将御洁坊将几本账册交给陆瑾康,让他带去给康有福。
  
      御洁坊今年的收益与去年一样,并非全部用于分红,需留下足够的周转资金和御洁坊扩张需要的资金。
  
      不过就算如此,这笔分红依然十分丰厚。
  
      只待康有福核算无误,御洁坊就会按投资人所占的股比进行红利分配。
  
      陆瑾康接过苏云朵交给他的账册和银票,粗粗翻了翻,待他看到苏云朵在账册最后特地用红笔写就的红利总数目,不由微微挑了挑眉,这数目可真不小啊!
  
      片刻之后又皱了皱眉,这么大笔收益,待分红时,只怕又得有人眼红了,毕竟苏云朵占了三成半的股权。
  
      陆瑾康不由又匆匆扫了看总账,确定红笔所书的数额是御过坊准备拿出来分红的这个年度红利,而这笔红利之外,苏云朵已经留足了御洁坊的周转资金和御洁坊扩张需要的资金。
  
      “要不要再多留点?”陆瑾康合上账册看着苏云朵道。
  
      苏云朵摇了摇头,她已经留了将近三十万在御洁坊的账上,更何况年前还有将收拢近五十万的资金,不但足够御洁坊的周转资金,就算因为御洁坊扩张的需要,杨家集庄子内的住宅区外迁的资金也足够了,真没有必要多留。
  
      再说这份红利虽说丰厚,在苏云朵看来还远没到逆天的地步。
  
      当然她也明白陆瑾康话外的意思,必是怕有人因此眼红,毕竟按她个人的股分占比,到她手的红利足有七十万之巨。
  
      只是以御洁坊扩张的速度,揽钱的能力只会越来越强。
  
      今年留明年留,年年留的结果,只会让这份留下的红利越滚越大,苏云朵觉得真心没有必要。
  
      眼红的人,何不拿出本事来,自己去建个作坊来与御洁坊比试比试就是!
  
      没那个本事和能力,眼红有个屁用!
  
      陆瑾康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十分可笑,心里略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低头将账册重新包好,待再抬头看向苏云朵的时候,倒是多了一份洒脱:“我这是娶了个聚宝盆,就算有朝一日落魄了,可不别没饭吃。”
  
      落魄?怎么可能!
  
      再说就算落魄,陆瑾康也不会落魄到要妻子养活的地步!
  
      他一不嫖二不赌的,就他手上的那些产业,就足可以让他几辈子衣食无忧了!
  
      苏云朵不由噗哧笑了出来,片刻之后努力敛去笑容,顺着陆瑾康的话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我夫妻本是一体,总不会让夫君饿着肚子,放心,我吃肉你喝汤就是!”
  
      什么什么,你吃肉我喝汤?!
  
      要不要这么狠?!
  
      陆瑾康佯装受伤地看着苏云朵,苏云朵不由再次呵呵笑了起来,夫妻俩的马车里还真不是一般的欢乐,车外骑着马的九儿和春雨几个听了直摇头,没想到平日里看着都有些清冷的两主子也有如此幼稚欢脱的时候。
  
      “真打算将庄子里的住户全迁往杨家集镇子上?那可得花好大一笔银子!”说笑过后,陆瑾康将话题转到杨家集庄户搬迁事宜。
  
      苏云朵点了点头:“御洁坊目前的生产能力,远远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之前之所以没有大力扩张也并非是资金的问题,而是药材的供应存在较大的缺口,如今有了神医谷的强势加入,药材完全不是问题,扩张势在必行。虽说我心里也很舍不得好好的良田变成作坊,可是为了方便管理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事实上将杨家集的这个庄子完全改造御洁坊,自然还有其他的考虑在内。
  
      虽说御洁坊所用的株材料全部属于天然原料,却并不等于这些原料不会污染环境。
  
      在制作和生产过程中,免不了产生一些废料废水,而这些废料废水对周边的环境还是有着这样那样的影响。
  
      随着御洁坊的扩张,苏云朵越来越意识到这个问题,继续在这个庄子里种植粮食并不合适,倒不如另寻新的庄子作为御洁坊的粮食、蔬菜和鸡鸭鱼肉蛋的生产基地。
  
      既然粮食种植要多庄子里搬出去,索性将住户也一并从庄子里迁出去,也更有利于御洁坊的安保工作。
  
      “你是打算先迁住户,还是待新庄子落实了再说?”想将杨家集的庄子重新进行规划的事情,苏云朵倒是与陆瑾康提过好几次,只是一直却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案,考察决定庄子新规划,也是苏云朵这次来杨家集的主要目的之一,看苏云朵现在的样子似乎很有些胸有成竹的模样,陆瑾康不由问道。
  
      对杨家集这个庄子的新规划,苏云朵的心里的确已经有了雏形,不过在买到合适的新庄子之前,这个还真只能是雏形而已,于是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是待落实了新庄子再做其他打算。”
  
      总不能庄户们住在杨家集,新庄子却在几十里外,到时还得再折腾一次,何苦来呢?!
  
      陆瑾康点了点头,这次赢州之行,倒是有些收获,只是需要待赢州那边的事彻底做了个了断之后,才能看有没有将那个大庄子“抢”到手。
  
      赢州虽说不属于京城地界,却与京城接壤,离杨家集也就五、六十里地,相当于城里来杨家集的这个距离。
  
      陆瑾康虽说希望能如苏云朵的愿在京城与杨家集之间重新找个合适的庄子,可是这一带因为御洁坊的带动,连一般的山地都不再有人愿意出售,更别说苏云朵期待中的大粮食庄子。
  
      既然京郊找不到合意的庄子,那么不如稍稍退后一步,眼光往外看看。
  
      这次赢州出的事,涉及的庄子好几个,还真有那么一个极符合苏云朵的要求,不但庄子够大,有山有水,土地肥沃,更主要的是这个庄子紧领杨家集,从杨家集镇上过去,马车大约只需两个时辰,快马的话都用不到一个时辰即达。
  
      最关键的一点,这个庄子所属的山,直接与苏云朵年初为大房添置的那个山庄连成了片。
  
      有了这许多优势,就算能在京郊附近买到让苏云朵满意的庄子,陆瑾康也暗戳戳地盯紧了赢州的那个庄子,只待赢州的案子尘埃落定,朝廷将收缴的庄子放出来,他就“抢先”将那个庄子收入囊中。
  
      “只是好庄子难求啊!”苏云朵幽幽地叹了口气。
  
      陆瑾康沉吟片刻问道:“京城附近只怕一时间很难遇到合意的庄子,娘子可有其他考虑?”
  
      苏云朵微微一愣,陆瑾康向来不会无的放矢,难不成他手上有其他合适的庄子?
  
      这样想着,苏云朵不由歪头看向陆瑾康,那灼灼的目光差点让陆瑾康没守得住心里的那点秘密,脱口将赢州的那个庄子告诉苏云朵。
  
      好在他的定力到底不同一般,很快就清醒过来。
  
      赢州的案子还没审结,那个庄子最终能否花落自家还很难说,何必让苏云朵空欢喜呢?!
  
      陆瑾康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看着苏云朵道:“若是娘子不介意买京外的庄子,倒可以将目光放远些,京郊的庄子难求,并不表示京外的庄子也难求。”
  
      好吧,还以为他已经有了目标了呢,原本也不过是个提议罢了!
  
      苏云朵在心里撇了撇嘴。
  
      京外的庄子,苏云朵自然不是没考虑过,可是目前有出售意向的庄子离京城近的,不是太小就是太差,苏云朵毕竟满意的庄子离京城又实在远了些,总之没一个让苏云朵满意的。
  
      夫妻俩正说着话,只觉得马车缓缓停了下来,陆瑾康撩开车帘往外看了看,原来不知不觉中马车已经到了城门口,该是暂时“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拎起身边的那一包袱账册,陆瑾康打算下马车改骑马进宫。
  
      下车前他执起苏云朵在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不忘宽慰苏云朵道:“好庄子可遇不可求,今日没有并不表示明日没有,御洁坊又不是马上就用到那五百亩良田,咱们再细细寻摸总能寻到合适的庄子。”
  
      苏云朵含笑目送陆瑾康带着一众人等打马离去,这才放下车帘子吩咐陈丰回镇国公府。
  
      接到陆瑾康带进宫的账册,康有福立马就安排了人手进行核算。
  
      事实上御洁坊的账册每个月、每个季度都会送进宫进行一次核算,故而这个年度的账册核算起来还真不费功夫,不过两日康有福就亲自带着账册前来镇国公府。
  
      御洁坊的股东除了苏云朵和圣上,还有镇国公府和宁家。
  
      既然要进行分红,苏云朵除了向圣上交账,自然少不得要向镇国公府和宁家交账。
  
      只是陆名扬早就有言在先,御洁坊的账以苏云朵和圣上核算的数额为准,镇国公府账房不再重复核算,而宁家更是没有二话,只认苏云朵的数字说话。
  
      虽说陆名扬和宁家力挺苏云朵,苏云朵也不会独断专行,只待账册从宫里送回来,自会将账册交给镇国公府的账房,由账房做一次核算,宁家那边也不例外,也会将账册送到宁大舅手上,请宁大舅过目。
  
      只是这个核算和过目都安排在御洁坊红利分配之后,毕竟康有福出一次宫不容易。
  
      康有福出宫前给镇国公府送了消息,苏云朵一得到消息,就赶紧让人跑了一趟宁家,请宁大舅来镇国公府代表宁家参与分红。
  
      这次御洁坊拿出来进行分配的红利一共有二百万,按各自所占的股比进行分配。
  
      苏云朵的占比最高,三成半的股份让她分到了七十万。
  
      圣上次之,三成的占比分到民六十万。
  
      镇国公府再次之,二成半的占比分到五十万。
  
      宁家只有一成股份,分到的自然也是最少的,不过也有二十万,对于宁家而言这可就是一笔巨款了。
  
      宁大舅拿到二十万银票,脸都显得有些扭曲了,双手更是抖得不行,被康有福指着很是取笑了一番。
  
      这会儿别说看什么账册了,宁大舅捂着胸口,几乎同手同脚地出了门。
  
      看宁大舅这模样,苏云朵生怕宁大舅在路上出什么事,特地吩咐紫月让找春雨将宁忠实送回华阳街。
  
      御洁坊提前分红的消息很快就在镇国公府几房传开了。
  
      虽说不知道御洁坊这次到底拿出多少来分红,可是看到康有福和宁忠实揣着银票离开的人并不在少数。
  
      只看康有福那满面红光乐呵呵的模样,就已经让几房婶娘都觉得这次分红必不会少。
  
      再听说苏云朵大舅离开时激动得几乎迈不动步,最后还得由春雨护送他回去,更让几房婶娘欣喜不已。
  
      不过欢喜之余,想想每房只能分到镇国公府那二成半中的一成,再想想苏云朵那个三成半的股份比例,不由又是好羡慕又是心疼,却也没人敢在明面上表现出眼红来。
  
      待她们拿到属于各房的五万分红,虽说超过去年很多,也远超她们的预期,可是只要与苏云朵的分红一对比,瞬间被碾压成泥,心疼得无以复加。
  
      很快府里传出了风声,说是御洁坊将全额从苏云朵手上买下杨家集的那个庄子,待交接完毕,御洁坊的股比将重新进行核算。
  
      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还是喜得几位婶娘心花怒放。
  
      如此一来苏云朵手中的股比必定会被释薄,相对地其他三方的股比会相对提高,那么来年她们能分到的分红相对的也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