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121章 李华求而不得
李家其他人都去了市里,就剩下老爷子,老太太,李华,严君岚,日子不要过得太逍遥。
  
  今天又睡到了日上三竿再起床做饭,严君岚烧火李华炒菜。
  
  “老妹儿,盐多放一点,太淡了不好吃,我感觉不够辣,你再把辣椒切两个放进去吧!”
  
  “姐,你对菜这么有研究,要不明天你来炒菜,行不?”
  
  她自己懒得炒菜,别人在炒菜就爱来指手画脚,李华神烦这种。
  
  “还是你来,我什么都不说了,你是知道的,我老是把糖当盐放了,要不就把盐放多了,要不就把辣椒整多了。”
  
  还有自知之明,李华就搞不明白那些黑暗料理界的奇葩,盐和糖多么明显的特征,居然分不出来,在分不出来尝一尝总行吧!
  
  如果估计不好盐的分量,难道不能一点一点的放进去吗?慢慢调味也能调好。
  
  李华严重怀疑,这丫的就是在偷懒,为了不想做饭,直接就把糖当盐放了。
  
  “华姐姐,呜呜呜呜呜……”
  
  李欣满眼是泪,站在灶屋门口。
  
  严君岚担心道:“这是咋啦!哭的这么惨,是谁欺负你了吗?”
  
  “你别哭啊,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
  
  李华用锅铲把炒好的青椒炒瘦肉,盛到盘子里,手脚麻利的端到大桌子上放好,这边哭哭啼啼的李欣才停止了哭泣。
  
  李华拉个凳子坐到她面前。
  
  “有事情你就说,你别哭哭啼啼的,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啥事。”
  
  “说出来我给你斟酌斟酌,”
  
  “华姐,怎么办?我妈妈要跟我爸爸离婚。”
  
  早晚的事情,今生张大妈跟着妈妈一起打拼事业,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以丈夫为天的软弱女人。
  
  “李欣,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要离婚?”
  
  李欣哽咽道:“我听说是我爸爸外面有女人了。”
  
  “可我婆说了,男人们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妈就是小题大做,自己套不住男人,就知道在家里闹。”
  
  李华:“呵呵!”
  
  “你现在也15岁了吧!该懂的事情都懂得了,如果你以后的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了,你也能这么大方的容忍他,我才是真的佩服你。”
  
  李欣还是不以为然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李华。
  
  “你tmd书读都狗肚子里去吧!大妈当初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娃扔掉了?捡了你这个胎盘回来养。”
  
  “你跟你婆一个德行,不愧是她教养出来的,哪哪都透露着让人讨厌的气息,李欣此时此刻你非常让人讨厌,比茅坑里的蛆虫还令人讨厌。”
  
  “你知道吗?以前我很羡慕你,你有全心全意为你的妈妈,我却没有,可是你丫的就不珍惜,刀刀往你妈的胸口上戳,刚才你这话让你妈听到她该多伤心。”
  
  李欣很愤怒的吼道。
  
  “华姐,我就不想我爸妈离婚,我不想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说我是没妈的娃。”
  
  李华道:“那你可以跟你妈走。”
  
  “你是不是又想说,你又舍不得你爸爸是吧?那我可没有办法了。”
  
  李欣支支吾吾的道:“白大妈可以帮得到我的忙。”
  
  李华眼睛微眯,等着她的下文。
  
  “婆说,只要白大妈把我妈开除了,她没有工作了,就会老老实实的跟我爸爸过日子。”
  
  李华怒吼:“你给我滚!”
  
  李欣被吓得全身发抖,李华的样子太吓人了,目露凶光仿佛要将她撕碎。
  
  “你快走吧!你家的事情我们解决不了,你再不走一会儿老妹儿要上手赶人了,你自己也没面子。”
  
  李欣哭着跑了。
  
  严君岚把李华拉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好一会儿过去,才传来李华有点沙哑的声音。
  
  “姐姐,我真的很羡慕她,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羡慕她了,张大妈这个人很温柔又很贤惠,对李欣也很疼爱。”
  
  “李欣从头到脚,毛衣毛裤毛袜子,大棉鞋,方口布鞋,张大妈都会为她准备得齐齐整整。”
  
  “我小的时候连一双像样的方口布鞋都没有,在我们家没发家之前,我热天多数是打着赤脚。”
  
  “为啥她就不能对她妈好点,那是她亲妈呀!为什么我求而不得的东西,别人却唾手可得却又弃之如蔽履,我好恨!”
  
  前世大妈会以那么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少不了这死丫头在中间插手,那么强的女人要有多绝望,才会选择去死。
  
  一个女人嫁人生子,犹如一颗无根的浮萍,飘荡在别人家里,如若丈夫背叛她还有儿女可以寄托,如果儿女都背叛,她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这就是那一辈女人的悲哀。
  
  “老妹儿,你放心好了,张大妈很坚强的,不可能被轻易打倒,我们妈妈也不会开除她。”
  
  老爷子急急忙忙赶来,耳朵特别灵敏的他,刚才李华那一声怒吼听得真真的,老爷子担心得很,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乖孙、岚岚,出啥子事了?”
  
  李华抹了抹眼泪,和严君岚一起把老爷子迎到堂屋去。
  
  “乖孙,你咋哭了跟爷爷说说,你不要憋在心里,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会好很多。”
  
  严君岚道:“张大妈的男人搞~破鞋,被张大妈发现了,现在两个人闹着要离婚,李欣跑到我们家来,想让我妈把她妈开除了,断了她妈妈的后路,想逼着她妈回去好好跟他爸爸过日子。”
  
  “老妹儿就是为这个生气,其实真的让人蛮生气的,我当时都想揍人了,哪有她这样做事的。”
  
  “说她不懂事,都15岁的人了,她啥不明白,就是太自私了。”
  
  老爷子松了口气,乖孙没有什么事就好。
  
  “乖孙,别人家的事,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看不惯,就不要搭理她们,不要把自己给气出毛病来。”
  
  老太太站在屋外,把事情也听了个大概,走进屋道:“你个死丫头也真是的,这么爱管闲事儿,欣妹仔自己的亲妈她要这么干,你急什么?”
  
  “想当年,张家老婆子看不上我家,觅得我家条件不好,选了李欣她老子,现再怎么样?张老婆子肯定肠子都悔青了。”
  
  “找婆家,还是要看婆母贤不贤惠,刘心琼那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就很难缠,当初张婆子给她女儿找这样的婆家,早就应该预见到这样的未来。”
  
  老爷子:“这天下的婆母,就你贤惠大度。”
  
  老太太不满了,“我咋就不贤惠了,就算对老大老二家的不满,我有故意欺负她们吗?”
  
  “如果我儿子敢作出伤风败俗的事情,我肯定站在儿媳妇这边。”
  
  李华、老爷子、严君岚、还有蹲在门口的大黄,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