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292章 黑猫的反击1
    李三贵当过兵的,他觉得自己最有发言权,应该说两句。
  
      “何勇那娃儿这次真的是表现不错,华**事学院,这学校真的很好,当年我要有这学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退武”
  
      满口都是虾肉,李华的嘴巴一鼓一鼓的,眼里满是疑惑,她家三爹不是因为嫌弃喂猪太苦,当了逃兵的吗?咋到他这里成了学历太低出不了头,愤而离开。
  
      她家三爹套路真多,一天一套,其实他这个样子不适合当兵,应该去考电影学院,当演员才是。
  
      女人们这边意见有所不同,她们大嫂哪可不是普通人,不同意何勇去当兵,那肯定是有理由的,不是还有那句古话吗?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大嫂不想何勇去当兵,肯定是对的,而且君岚这事儿做得太过分了,让何勇去考军校,也不跟她妈妈商量商量。
  
      “岚岚,你这事儿干的不对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不跟你妈商量商量,你妈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果你和她有商有量的,她肯定不会这样生气。”
  
      陈秀英那就是白珍梅的忠实铁杆粉,大嫂都是对的,如果大嫂有错,请参考第一条。
  
      曾雪也直点头,珠玛也觉得二嫂这次说得挺有道理,什么事情商量着来才对,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会父母一声,这哪能行?
  
      严君岚的第一志愿也是报考的军校,但是她军检的时候没有过关,第二志愿报考的京大。
  
      她要跟她妈商量了,何勇肯定考不了军校,这样先斩后奏,反而能成功。
  
      她低头默默的吃着饭,不敢有所反驳,的确也是她不对,明知道母亲的想法,还要跟她对着干。
  
      小的们这边,几个小的还好,三个稍微大一点却觉得他们姐姐干得漂亮,大人们真的挺烦的,这也要管,那也要管,特别是李旭,现在是全家人重点照顾的对象。
  
      因为这家伙,也是个喜欢打架斗殴的主,而且还非常高调,小女朋友也有,而且还不是一个,这娃有像陈明辉发展的趋势。
  
      李嫣现在也是被严加管教的对象,这娃长得漂亮呀,虽比不上严君岚姐俩那么美,但也相当漂亮。
  
      明眸皓齿的小少女,看得人移不开眼,护崽的妈妈陈秀英,把李嫣护得跟眼珠子似的,父母的爱有的时候太热烈了,反而让人窒息。
  
      所以她也有点受不了她妈了。
  
      李栋是个乖乖牌,爸爸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反驳,也不反抗,那是因为碍于孝道。
  
      不代表他没有意见,学习成绩,他比哥哥好,他也比哥哥听话懂事,但是爸妈就看不到他的好,三句话不离口,哥哥这里好,哥哥那里也好。
  
      好不好的,难道他心里没有一杆秤吗?懒得搭理他们。
  
      大黄露出了愉悦的笑容,疯丫头这回要彻底失宠了,白妈妈绝不会那么容易原谅她的。
  
      两三下把食物吃完,大黄欢乐的摇着尾巴出去玩儿了。
  
      白贞梅愤而离席,这事儿虽不怪他们,李大贵的几个兄弟,吃了饭后还是早早的离开了。
  
      昏黄的路灯,明明暗暗。
  
      李华在周政的腰上使劲拧了拧,这丫的唇角一直勾起,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大手一收,作怪的女孩被锁进了怀里,男人的下颚抵着她的头,声音沙哑,“宝贝,你想我了。”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女孩恼羞成怒,拧得更用力了,男人仿佛不知道疼,打横一抱,转身就走。
  
      这里离幸福小区已经很近了,要是被她爸爸看见了,还不得气出个好歹来。
  
      “周政,你这神经病要干啥?赶紧把我放下来,爸爸看到了会生气的,要把我爸气出个好歹来,我跟你没完。”
  
      她姐姐把妈妈气得病倒了,她再把爸爸气病,她两姐妹也太忤逆了。
  
      自从那天之后,白贞梅被气得一病不起,前几天才稍微好一点。
  
      “宝贝,你仗着我爱你,为所欲为的欺负我,不是抓就是咬,有所求的时候就叫师父,用不到为师了,你就直接叫周政,你就跟渣男的拨那啥无情是一样一样的。”
  
      卧了好大一个槽,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眼见幸福小区就要到了,现实比人强,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
  
      “嘿嘿!师父你这样抱着我回去,让人看到影响不好,你快把我放下来吧?”
  
      门卫郑老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蒲扇,周政加快了脚步,进入了幸福小区。
  
      李华惊恐脸,他俩就从老人家身边经过,好像郑老爷子没看见他们。
  
      这这这?
  
      难道是传说中的隐身符?
  
      不懂就要问,身边还有便宜师父,可以请教。
  
      “师父,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隐身符?”
  
      虽如闲庭信步,周政脚下的步伐却不慢,随意的给小徒弟解了惑,“障眼法而已,你可别大声嚷,吓到了老头老太太就不好了。”
  
      几个闪身,两人进了家门,当然周政是把她带回了自己家。
  
      “这很厉害耶!教教我吧!”
  
      李华引灵气入体很快,比起大黄来说比较快,但学习法术,就有点废材了,没有人指导,照着玉简里面的学总不得要领,学来也学去,就学了一个缠绕术。
  
      “好!我马上教你一个功法,只要你愿意学,”周政声音暗哑又温柔。
  
      一阵劲风,卧室门被关上了。
  
      屋里女孩的声音很暴躁,男人很温柔的哄着。
  
      “卧槽!你干嘛带我到卧室来。”
  
      “教你一种功法。”
  
      “学功法就学功法,你干嘛脱老子的衣服?”
  
      “这种功法必须要脱衣服,脱了衣服才事半功倍。”
  
      “你个混蛋,少骗人。”
  
      “宝贝,别闹,为师教你双修之术。”
  
      “混蛋!老娘不学双修之术。”
  
      “这功法非常有意思,既能帮助修炼,又使人快乐。”
  
      “不行!咱俩还没结婚呢?上次是个意外,这次坚决不行。”
  
      “相信我,绝对不会有问题,我都吃过药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
  
      夜寂静如水,室内却春色无边,有女子的低吟,男子的喘息。
  
      客厅里黑猫笑得一脸猥琐,它脚掌底下有一只青绿色的玉**。
  
      区区一个人类,以为封得了它的法力,看它整不死这个周大魔王,它不需要硬碰硬去跟他拼,自然有人收拾他。
  
      坐等几个月后,疯丫头的爹妈收拾他,想想周大魔王被老丈人追得满街跑,却不敢反抗的样子。
  
      “喵呜喵呜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