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323章 换走大黄2
“你应该相信它一定能行的,你不放它离开,它又那来成长的机会,不还有我吗?我不能保证它一根毛都不掉,但绝对还你一只活着的大黄狗。”
  
  大黄云山雾罩的,一脑门儿问号,瞪着眼睛,傻呆傻呆的,不知道主人他们在说什么?分开了它都懂,加在一起它就不懂了。
  
  “我再考虑考虑吧!”
  
  黑爵传音道:“你想把疯丫头的傻大黄带走?”
  
  圆溜溜的猫眼里划过流光,“那我留下来吧!咱们都走了,你放心疯丫头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可不止你们两个修士。”
  
  它正不知道找什么理由留下来呢!理由就给它送上来了,修士怀孕会很虚弱,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把疯丫头给干掉了,大魔王还不发疯,它也绝对讨不到好。
  
  再说跟着它去军队有什么好,没吃没喝还干不完的活,跟着疯丫头灵果灵酒管够,它帮着大魔王看着他的小心肝,还不给老子准备足够的丹药。
  
  咋想咋划算,就让傻狗去给大魔王卖命,它就留守大后方。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喵呜!”
  
  周政没理它,黑爵以为他不放心它,怕它吃了他的心肝肝。
  
  “你给朕把心放到肚子里,当年我真要吃她,你寻找到第一缕魂魄的时候,我就会下手,那个时候你就是一只弱鸡,朕一爪子就能拍死你,那个时候吃了她不是更好。”
  
  它那时候不吃,只是想诱惑周政,什么情深似海,至死不渝的爱情,在成仙成神面前,会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结果阴沟里翻了船,被这两只该死的两脚怪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现在它也想通了,以它空冥兽冗长的寿命,就当是历练了。
  
  ……
  
  周李两家的亲事,算正式定下来了,当天晚上,周志国也给未来儿媳妇送了见面礼,一只祖母绿贵妃镯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李华本不想收的。
  
  周蓝父女也说了,这是周家的传家之物,只传儿媳,就不好拒绝了。
  
  第二天周家三人就离开了,带走的还有大黄,黑爵留了下来。
  
  李家人虽然有点不舍,但也没有阻拦,一只乡下土狗,能去军队,跟军犬们一起训练,还要出任务,这是多光荣的事情,再说狗还是他家的狗,只是去镀个金而已,等把那身膘减了,不是还会回来的嘛!
  
  大黄能心甘情愿的离开,那是不可能的,李华说了不少好话,签了不少不平等条约,死狗才愿意上车。
  
  李华在心里感叹,当年随便一根大骨头就能哄走的,现在不行了,建国以后不准成精是对的,瞧瞧她家的大黄,越来越难缠了。
  
  目送着远去的车子,“老妹儿,想哭就哭吧!姐把肩膀给你靠一靠。”
  
  李华抱着黑爵就走,稀的搭理她,家里忙着招呼周家的人。
  
  哼,这丫的上天了吧!
  
  昨天晚上两点多钟才回来,以为她不知道,轻手轻脚跑回来就没事了,想敷衍了事,她们修士还有一个法术,叫做观气术。
  
  已非完璧,一眼就能看出来。
  
  李华狠狠的在心里盘算着,把何勇大卸多少块才行。
  
  黑爵传音道:“你姐元阴已失,你很气愤?”
  
  停下了前行脚步,李华愣住了,她昨晚听周政讲过,这只黑猫修为在她之上,能口吐人言,也能传音入密,当时觉得挺神奇的,不管亲身经历多少次,这么高级的操作,她还是有点儿不习惯。
  
  黑爵接着又道:“你跟周政不也那啥了吗?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嘛?有啥好生气的。”
  
  停顿了这么一下,严君岚追了上来,李华抬眼凝视着她,如小刷子般的睫毛眨了一下,莹白如玉的小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这一刻她很美,看的严君岚微微一愣。
  
  向前一步,就想来一个熊抱,李华身子一矮,躲了过去。
  
  两姐妹打打闹闹,跑回了家。
  
  这边两老和李大贵夫妻,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都谈婚论嫁了,两个丫头还没个正形。
  
  老太太道:“周政他老子对咱们家二丫头还挺满意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我那心呀!可以放到肚子里了。”
  
  “听周政爸爸讲,他家京城还有房子,以后二丫头就在京城定居了,离开了这个地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就不会找到她了。”
  
  老太太指的乌七八糟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李大贵知道是什么事情,老爷子与白贞梅以为,是关于李华母亲有精神病这件事。
  
  李大贵有点儿心乱,转移话题道:“李烨这个娃子,太不像话了,都睡到八点多钟了,我去把他弄起来。”
  
  话没说完就走。
  
  用那一份急切,掩饰心乱。
  
  老太太追了上去,那有老人颤颤巍巍的老迈样,健步如飞了。
  
  “睡个懒觉咋的啦!我小孙孙才多大呀!想当年我们家二丫头,睡懒觉睡到中午12点,你咋不管管,小孙孙才睡到八点多,就睡懒觉了怎么的,我看谁敢去打扰他。”
  
  李华那死丫头有老头子撑腰,不孝子奈何不了她,合着是看她小孙子没人撑腰是吧?她老人家还没死呢!就敢欺负她小孙孙。
  
  老太太快速的越过大儿子,冲进了卧室,幼稚的直接把卧室门给反锁了。
  
  老太婆把门关了,看谁还能打扰她小孙孙睡觉,娃这么小,睡不好觉怎么行?
  
  望着床上睡着四仰八叉的孙子,老太太满脸都是慈爱。
  
  “婆的小孙孙哟!”
  
  李大贵脸是黑的,心乱如麻什么的,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现在只剩下气愤了,女儿们有老头子撑腰,他想教训也不行,现在轮到儿子了,家里老太太又出来找事儿。
  
  他是亲老子好不?
  
  一个二个得顾忌一下他这个当爸爸的心好不?
  
  老爷子:“老大,别管他们了,你们厂子里还有啥事儿就赶紧去忙,这都耽误了一天多了,李烨又不上学,让他多睡一会儿没关系的。”
  
  白贞梅:“那爸爸我们去厂里了。”
  
  心不甘情不愿,李大贵也只能随着妻子离开。
  
  老爷子其实挺纠结的,对于李华跟周政的婚事,算是几方妥协的结果。
  
  见了周父之后,从周父为人处事上看,他本该放心了,但他却更纠结了。
  
  他看不清周政的面相,但能看清周志国的面相,说的好听一点,事业心极强,说的难听一点,权力欲强。
  
  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家庭,齐大非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