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488章邀请2
    王娟没有露出任何嫌弃的表情,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改变,一个完美的政客,本就不应该情绪外露,她这一点还待加强。
  
      人出生时如一张白纸,什么都不会,还不是慢慢的都教会了,不会吃西餐,无高贵的修养又能怎样?与国家有用就行,此人便是人才,与之才能相比那些繁文缛节就显得可笑了。
  
      “弟妹,你现在有孕在身,应该以自己的口味为先,但孩子生下来之后,还是要试着学习一下吃西餐,所有的西餐并不是都血淋淋的,牛排也分几分熟,天天吃肯定腻味,偶尔吃一下,也别有一种意趣,不会没关系,娟姐教你。”
  
      见李华有犹豫之色,王娟接在安利西餐。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与国际接轨是必然的趋势,学习西方文化西方礼仪,有利于以后的工作,对国家也是有利的,弟妹是否在心里腹诽姐姐,崇洋媚外?”
  
      李华
  
      卧槽这丫开启了读心术吗?自己想的是什么,她居然猜到了,牛逼了我的姐。
  
      虽然被猜到了,老子拒不承认,李华一脸真诚。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殊不知她这样子,反而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王娟也不恼笑着道:“西方等国,的确远超我国经济水平,除了单兵素质,军事上我国也多有不如,这是事实,我不是崇洋媚外,我也不嫌弃自己的祖国,我相信总有一天国家总会富强起来,碾压西方等大国,这个时间虽然长,但只要为之努力,终会成功。”
  
      “一个国家的强盛之路,光是闭门造车是不行的,我国应该了解其他的国家,学习其他国家的优点,祛其糟粕,留其精华,而不是自我麻痹式的吹捧5000年的历史有多悠久,历史上的朝代有多伟大,我们要看现在。”
  
      “了解一个国家,当然要从其饮食文化开始,民以食为先嘛!你说对吧?”
  
      李华脸上笑眯眯,心里。
  
      不就是吃个饭这么点儿小事儿吗?这丫上纲上线,扯到国家兴盛来了,还别说人家还说的有那么点儿道理。
  
      前世她就是一个升斗屁民,为三四千块钱的工资朝九晚五,从未停下来关注国事,连领袖换人了也是从旁人口中得知的,从来没有人跟她讲过这种话题。
  
      升斗屁民关注就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老板是否给自己涨工资,年终的年终奖是多少?涨工资了又要多交多少个人所得税。
  
      存了十几年的钱,准备买房了,惊恐的发现房价又上涨了,纠结于买不买房,买大买小之中。
  
      更穷一点的地区,想着今年政府是否有出台给力的扶贫政策。
  
      一年忙到尾,到过年的时候,还要担心回老家抢不抢得到火车票,抢到了火车票,口袋里的钞票太少了,又要紧张给老娘以及婆娘娃儿包多少红包合适?前世的李花就是这样的升斗屁民。
  
      车子在某大楼前停下,王娟没说要下车,也没有继续向前行驶的打算,而且其面色也随之暗淡了下来,眼眸之中滑过忧伤,声音低低的。
  
      “有些事情憋在心里挺难受,总想找个人说一声,弟妹听听我的心事吧!”
  
      开着车子转了这么久,不会就为了酝酿一下情绪,好有勇气找自己吐槽诉苦?
  
      李华那表情不是一个无语能形容的,应该还要加上便秘的表情。
  
      貌似王大小姐的好基友是金嫣然吧!要吐槽,要诉苦不找好基友,找她干啥子?
  
      她俩还没熟到那种地步吧?严格说起来,她俩还是情敌,有什么伤痛也不该给情敌说吧?难道她遇到个假情敌,很想化身咆哮帝,问问这丫心里想的是什么?
  
      只是微微的纠结了几秒,李华那种奇怪的表情很快就隐去了。
  
      算了,瞧王大小姐一脸伤痛,到了人生转折点那种纠结,看那表情貌似事情还有点大,且听听再说吧!管她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李华坐直了身体,准备做一个老实的听众,听听王大小姐又何苦恼,当然安慰的话也要来两句,一言不发显得自己太冷淡,聊天就不能太冷场,尬聊就不好了。
  
      “娟姐,看你这样子是遇到难办的事情了?没关系,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嘛!总能想到办法的。”
  
      “当然,需要我帮忙,能帮到的我尽量,我能力范围之外的,那就很抱歉了,你知道我现在是个孕妇,想帮忙也力不从心。”
  
      当然不要她帮忙,那是更好的,漂亮话先说好。
  
      王娟???
  
      她说了什么话?让这傻丫头脑补出了些啥玩意,瞧这表情还有看自己的眼神,犹如看失足少女。
  
      王娟不由的乐了,越了解李华却没法恨她,越是喜欢这个人,通透纯净,这样的人太少了。
  
      无需再做解释,误会了就误会了吧!其实她自己也有迷茫的时候,无数次的在道德和理智之间徘徊,虽然最终她坚持本心,但她偶尔也会有迷茫的时候,人非圣贤,怎可摒弃七情六欲?
  
      王娟的目光悠远而又执着,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观景树,又或是透过观景树在想着别的什么?如所有吐槽心事的人一样,嗓音低沉暗哑,悠远而又忧伤。
  
      “我父亲是一个军人,我父母在我出生的时候,就相继的离世了,父亲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只是听长辈们只言片语讲过,我出生在七几年,在边境发生了一场重大冲突,我父亲就是在那场战役中牺牲的,当时我的母亲受到打击难产大出血,没有抢救的过来也去了,我没有见过父亲,也没有见过母亲,我与兄长一直寄居在大伯家,是奶奶跟大伯抚养我们长大的。”
  
      李华在心里默默道,原来是烈士的后代,其一身正气,没有辱没其先人,比起王武那二百五王娟太正直善良了。
  
      王娟在李华心里的印象,瞬间又拔高了一截,烈士令人敬佩,没有长歪的烈士后代更是好样的,一些富二代官二代有爸有妈都能长歪了,瞧瞧后世闻名网络的四大名爹,再瞧瞧王娟,真真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