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725章汹涌的暗流
    陆云一惊一乍的,声音跟魔音穿耳也没好到多少,惊得黑爵一个纵跃跳到了摇摇欲坠的葡萄架上
  
      “鬼嚎什么?等朕卖出一批阵盘,还能少了你的灵石,只是借来应应急而已,又不是借了就不还,以朕的兽格,会做出那种借了灵石不还的形为吗?你不要脸面朕还要要脸面呢?”
  
      陆云额间冒出细微细的汗,怎么办?怎么办?便宜师父铁了心要去天运楼吃大餐,要怎样才可以阻止它?
  
      如果大胡子兄长在就好了,这位便宜师父,最是忌惮大胡子兄长。
  
      陆云想到了李华,又想到了坍塌的房屋,以及刚才便宜师父紧张的那个鼓劲儿,心中闪过一个计谋。
  
      “要不师父,兄长家的房子过一段时间咱们再修,反正对门的房子我还没有退,要是兄长提前回来,咱们可以住对门呀!反正咱们一家子兄弟,也不影响什么!修炼在外,自是该相互扶持。”
  
      “这样子匀出一点灵石,给师父吃大餐也是没有问题的,徒儿什么都以师父为先,师父就这么决定了,你看怎样?”
  
      陆云心里的小人笑翻了。
  
      绝对绝对,这祖宗绝对要妥协,把兄长家的房子拆了,如果不给马上修好,大胡子兄长发起火来,这祖宗绝对要倒霉。
  
      想吃天运楼,你得承受的住来自大胡子兄长的怒火才行。
  
      陆云感觉自己好棒棒哦!按搓搓的怼了一回便宜师父,感觉咋就这么爽呢?
  
      如果不把房子修好?
  
      黑爵那得意洋洋的尾巴都不摇了,眼神不停的闪动了,想到李华小气又抠门铁公鸡的本性。
  
      猫大爷后背冒出一丝凉意。
  
      这抠门儿的臭女人绝对要扒它一层皮,貌似好像天运楼的灵餐,也不是非吃不可,这蠢蛋做出来的也勉强能下口,它就勉为其难的再忍一忍。
  
      至于天运楼,等它走上了兽生巅峰之后,直接买下来,或者直接把大厨给挖过来,专门给它一只兽做吃的。
  
      黑爵觉得自己的安排很棒棒,现在的忍让不是妥协,而是等待着站到更高处,迎接更耀眼的瞩目。
  
      “胡说八道,你那便宜兄长的房子,怎么可以不给人家修好,你想死是不是?想死可别赖着朕。”
  
      “你以为李华是个和气憨厚的,那只是表相,你敢不给他修房子试试看?保证让你后悔终生。”
  
      陆云表面诚惶诚恐,心中的小人快要笑翻了,大胡子兄长是个什么性格?他门那儿清,它不觉得这有什么,自己赚的灵石自己花用,没有仗势欺负低阶穷修,也没有干杀人夺宝的勾当。
  
      抠门儿一点有什么关系?
  
      又不碍着旁人。
  
      矫情的便宜师父还是要哄一下的,不能保证跟自己对着来。
  
      陆云诚惶诚恐的道“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啊!师父想吃天运楼的大餐,徒儿本该孝敬,可是奈何囊中实在羞涩,要不咱们不去历练了?下个月的生活费,咱们也调整一下。”
  
      黑爵猫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清华宫貌似也没什么好去的,不如去吃大餐还来得实际一点。
  
      猫大爷又想看清华道君受到位面压制,被土著吊打的窘态。
  
      各种纠结,简直是天人交战。
  
      “喵呜!算了算了,朕可不是那种为口腹之欲,而断送旁人机缘的兽,天运楼也没什么好去的,你还是准备些调料吧!咱们明日进山打野味儿去。”
  
      想着新鲜出炉的烤肉,黑爵差点流出哈喇子,有了更加高大上的目标,猫大爷将天运楼的事暂时撇开了,一人一猫接着商量试炼之中的细节,力求精益求精。
  
      一人一兽又就细节处再商量了一会儿,主要是黑爵根据二者实力,以及以前偷溜进清华宫所见到的布局进行调整,也只是相对的调整。
  
      黑爵知道,以清华巫婆的尿性,清华宫的阵法肯定一天变一个样,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当然是防着它呗!阵法万变不离其宗,再怎么变化,它也能寻到其中的规律,这也是清华巫婆这么恨它的原因,恨又怎么样?来咬它呀。
  
      相比于猫大爷跟陆云两个鸡飞狗跳的掰扯半天。
  
      各大宗门的修士,那就有组织有纪律的多了,筛选领队者发放丹药符箓,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训话。
  
      总之一条奖励开得大大的,带出宝物,练气修士奖励筑基丹,奖励筑基期用的着的法宝,结丹修士以此类推,这样的奖励,是相当丰厚的,百年甚至千年都难得一遇,宗门中的弟子,踊跃报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修真者虽然被凡人叫做仙人,但也还没有超凡脱俗,依然离不开利益的怪圈。
  
      踊跃报名者,不知凡几,既有碰运气的普通弟子,也有宗门之中的精英弟子,比凡人过大年还积极。
  
      大佬们却没有因此而欢喜,都是一脸凝重。
  
      虽然说此次出现的秘境只是一个试炼之地,那也只是镇元子的大概猜测,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敢保证。
  
      没有真正的进入阵法之中,探查一番,谁都不能下决定说此次试炼没有一点风险。
  
      这样的情况,为保存宗门实力,本该派一些资质低下,没有根基的普通弟子去的。
  
      那座宫殿虽然笼罩在阵法之中,但那殿宇的气势磅礴,以及周身萦绕着的仙气,让各大宗门都没法放弃,都有孤注一掷的想法。
  
      如果不是阵法对高阶修士的压制太强了,他们都想亲自动手,进仙宫一探究竟,取宝这样的事情,假手于他人,哪有自己亲自动手来的实际。
  
      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不进则退,进虽然危险重重,有可能生死道销,但相对的也机遇重重,退虽然饱一时安泰,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修真者的寿命也是浪费不起的。
  
      飞凤山脉飞来仙宫一事,没有一点根基的普通修士若不是身在飞凤城中,绝对没有机会进仙宫分一杯羹。
  
      为了防止魔门寻衅滋事,消息封锁的很好紧
  
      。
  
      隔墙有耳纸是包不住火的,暗战哪里都有,正道魔门彼此都有给对方安插钉子,而且为了防范于未然,还不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