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朋友圈 > 第697章 青虎村
    ,
  
      “是啊!”
  
      麦小吉回头,装作不解问:“怎么,你知道这个地方?”
  
      “不知道!”
  
      回答很快,声音很大,连崔雷听到都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更不要说其他人。心虚的表现!
  
      承认还不好办了呢!
  
      麦小吉打好了招呼,提前排空,车上少喝水,中途不停。但没提醒司徒小丹,麦小吉还给她一瓶饮料。
  
      前三个小时还好,到了后面就开始坐不住了,屁股扭来扭曲,憋得脸都红了。
  
      就快要进入青虎村,司徒小丹实在憋不住了,要上厕所,崔雷将车在路边停下,司徒小丹捂着肚子下车,一脸狐疑各自扫了麻衣道长和狄仁杰一眼,两位老人家都不需要上厕所的吗?
  
      匆匆跑到一块山石后面,还没完全隐蔽起来,司徒小丹就迫不及待解放自我了。其实,也没人愿意看她,嗯,除了麦小吉。
  
      还有个人,就是南宫月,一直用黄金圈手机对着那个方向,只要司徒小丹敢跑,就将她定住。
  
      司徒小丹方便的时间很长,足有十分钟,崔雷都不耐烦地按喇叭,这才慢吞吞上了车。
  
      麦小吉冷笑,司徒小丹已经起了疑心,但之所以没跑,就是心存侥幸,不认为自己的身世被人查了个底朝天。
  
      车子终于开进了青虎村,却令人眼前一亮。
  
      不知道的,还以为进入了度假村,村口立着一块青砖垒砌的长方形高墙,青虎村三个字镂空排在正中,颇有艺术气息。
  
      整个村子依山而建,房屋多是尖顶构造,红木和白漆交相呼应,在林中若隐若现,倒也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
  
      “青虎村天杰地灵,有生之年能长居于此,夫复何求!”狄仁杰夸赞道。
  
      “现在的农村经济好了,以前满村子都充斥着鱼腥味儿。”司徒小丹喃喃道。
  
      “哦?小丹还有生活在渔村的经历?”南宫月故意装迷糊。
  
      “没,没有,不过,旅游的时候,不都这样嘛。”
  
      司徒小丹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不是个撒谎的高手。旅游团区的渔村也是度假村,如果一味往贫困落后的地方带,接不了几单生意就要黄摊。
  
      沥青路铺到家家户户,也有不少二层小白楼,高处看去,下方海中停泊着不少蓝绿等色的渔船,等春花烂漫时,也一定是道亮丽的风景。
  
      一行人下了车,平时安静的小村子里突然来了好几个陌生人,还是引来村民的好奇。司徒小丹紧跟麦小吉之后,头也不敢抬,事实上,过去了这么多年,没人认出她来。
  
      否则,选美照片公开时,就会有很多人认小老乡了。
  
      崔雷来过此地,带领大家直接来到司徒小丹曾经的老家。严格意义上讲,它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个被大火烧毁的家,如今已经变成了杂草地,两侧被邻居们侵占,也不过是改造成自家的小菜园,扣上了塑料棚。
  
      现在是冬季,里面什么作物也没有,只有没有压好的塑料纸哗啦啦作响,如泣如诉。麦小吉扫了司徒小丹一眼,她却突然打了个寒颤,面无血色,嘴唇都变成了青紫色。
  
      麻衣道长沿着这块地走了一圈,又用手指比划,最后来到路边观察周围环境,点头叹息道:“此处为风口,若是从东南点火,很快就会覆盖到此处。”
  
      “师父,如果室内失火呢?”在外,麻衣道长的身份是麦小吉的师父,这么问也是故意说给司徒小丹听的。
  
      “得看何物引燃,又是何时起火,室内何物铺设。天干物燥,热油漏气,都可引发大火,反之,就如今天这时节,也不会引发大火。”麻衣道长说道。
  
      司徒小丹眼睛圆瞪,身体抖个不停,麦小吉一直看着,她都没有察觉。这一刻,麦小吉是真有点过意不去了,以这种直接的方式撕开别人的伤口,太过残酷。
  
      再怎么说,司徒小丹也是女孩子,身世可怜,但自认被爱环绕着长大。
  
      “你们找谁啊?”正在晒渔网的邻居看到这伙人在附近溜达好几圈了,走出来好奇打听道。
  
      “哦,我们想选块地方盖套宅子。”麦小吉说道。
  
      “山上有的是地方,这里最好别选了。”邻居摆手道。
  
      “为什么?”麦小吉问道。
  
      “不吉利!”邻居叹了口气,压低声音,用手挡住半边脸小声道:“这里啊,曾经烧死过人!还烧死俩呢,惨哪,抱在一起死在窗户底下,唉,都没法分开,就一块儿葬了。”
  
      司徒小丹身体抖动越发剧烈,有眼泪在眼眶打转,麦小吉叹口气,将自己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怎么不多穿点儿,美丽冻人了吧!”
  
      “嗯,很冷!”司徒小丹裹紧衣服,使劲抽了几下鼻子。
  
      “那要是死过人,不是更便宜了?”麦小吉又问道。
  
      “白给都不能要啊!这里可真邪门儿,种菜都长不好,稀稀拉拉的,还没成形叶子就发黄了。你看,我家后院那些,就从没出现过这问题。”邻居说道。
  
      “嘿嘿,那就白给我吧!”麦小吉双手揣兜,海风习习,外套又给了司徒小丹,这一会儿也感觉冻透了。
  
      “我说了可不算,得村里发话才行。”邻居摆手道。
  
      “我看啊,你就是怕别人买了,你占的那些地得吐出来。”麦小吉哼声道。
  
      “咦,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我巴不得有人买冲冲晦气呢!”邻居有些急了。
  
      麦小吉呵呵一笑,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大哥,我是真想买这块儿地,再说又不常住,你给带个路,找个能办手续的地方。”
  
      邻居愣住了,天底下还有这傻瓜,都说了不吉利,又不是没有其他好地,非得买这块儿。
  
      “你,你们是不是跟司徒昃有什么关系?”
  
      邻居都想到了这点,司徒小丹也猜到了麦小吉早就打听清楚了,身体一直处于僵直状态,更是没个笑模样。
  
      “有些事,不好说。”麦小吉含糊道。
  
      “也是,有些人死了,还能被惦记,也是积福啊!”邻居还发了句感慨。
  
      接着,麦小吉将一千块钱塞到那人手里,让南宫月跟着去办理手续,必要时先付款都行。
  
      “麦董,你为什么要下这里?”司徒小丹冷冷问道,周身散发寒气,面容也增添几分狰狞。
  
      “不是跟你说了嘛,寻宝啊!”麦小吉耸耸肩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极品朋友圈》,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