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寿春之战 229
    
  
      凌操一人在大帐内独坐,从他自己个人的角度来说,是完全没有担当大任的能力的,所以在他的心里,他这次的主将更像是赶鸭子上架,主公完全就是在难为他,虽然在领受任命的那一刻,他内心还是有些意气风发的,也想过一战成名,但所有的一切就目前来看,他是真的想多了,秣陵军哪有那么容易对付,哪怕他们的兵力不足。
  
      按照他们的计算,拿下豫章给他们的时间最多是五天,而面前三天已经过去,还有两天时间,能够攻破南昌吗?
  
      他一直问着自己,可如果他真能得出答案的话早就有了,又如何会让他夜不能寐?
  
      第四天,九江军一大早便再一次对南昌城发起了猛烈进攻,南昌城上,早就准备就绪的守军们一个个枕戈待敌,待九江军杀伤来的一刻,立刻发起反击,惨烈而残酷的肉搏战再次开始。
  
      一天就这样过去,九江军一无所获,可是他们退下来后,依然会觉得眼鲜血一样的殷红色始终在面前一样,久久未散,甚至闭上眼睛,还能够看到惨烈的战场之上同袍被杀和摔落城楼的情形,一幕幕如同穿花蝴蝶般,始终在眼前浮现。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几个人出现了,虽然凌操是第一次担任主将,但是之前他也一直带兵,这种情况他见得很多,往往都是在新兵之中会发生,这个时候能够做的,就是去开解他们,尤其是那些老兵的开导格外重要,不然的话,所有的痛苦很快就会把他们折磨的不成人样。
  
      这种情况想要一夜就解决是根本不可能的,第五天,凌操见到的九江军虽然看起来并没什么两样,但是他知道,一直存在与他们心头之上的那片阴云并没有消失。
  
      比起九江军,南昌城内一切都在有序进行着,黄忠一早就将朱皓几人全部召集起来,首先看向了许褚问道:“徐盛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就绪,他们的部队已经到达了预定地点,只要九江军敢追来,他们一定会给予其迎头痛击。”许褚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当然能够让他有如此信心的关键还在于徐盛传来的消息中还有一道极为令人欣喜的事情,所以他随即抬起头,笑着说,道:“鲁肃已经来了,并且也已经与徐盛汇合,所以现在那边真正的主将是鲁肃而不是徐盛。”
  
      “鲁肃也到了吗,好快的速度啊。”以往他在朝中,能够打到鲁肃这般速度,在他印象中也就只有朱俊一人了,但在刘澜帐下,几乎是任何一人都能做到,这样的凝聚力,远非其他诸侯可比,毕竟在这里是根本就不会出现见死不救的事情,相反每一名将领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定的战略眼光,就算没有命令,也会尽最大能力前来相救。
  
      “既然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那……”黄忠看向了朱皓,后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沉声说,道:“下注的情况,军械库里的器械已经在这三天的世家里最可能的消耗一空,还有些羽箭也尽可能的都带走,但是粮食就很难处理了……”
  
      朱皓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留下的空白余韵黄忠还是明白的,就是他想听听自己的处理意见,所以他非常干脆的说道:“还是上次的意见,尽量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带不走的,全部烧掉,不能给九江军留下一粒米!”
  
      “诺。”虽然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是在再次提出来的那一刻,他还是希望黄忠能够改变之前的想法,可眼界依然是如此一个态度,他也就没有了继续拖延的必要了,毕竟除了烧掉,他也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其它更好的办法去处理豫章郡的粮草了。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是各自准备撤离的事宜了,当然撤退也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具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未知数了,虽然黄忠对于突围信心十足,但在成功突围的同时带走多少人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用他的话来说,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看造化的,如果九江军晚发现一刻,那么逃走的机会就大一些,如果早发现一刻,相应的伤亡就会大一点,可如果九江军在围三阙一的同时还在缺口布下了天罗地网,那么这样的撤退,极有可能将会成为自投罗网,最后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
  
      但是以他多年的实战经验来判断的话,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九江军的兵力并不多,所以再去分兵布置这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如果他们能有十万人的话,是南昌守军的五倍,那就有足够的可能会出现黄忠所担忧的情况。
  
      似黄忠这样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汉末第一将,实战经验自不用说,但是因为他的年纪,如今的他其实已经是被时代所抛弃的,毕竟一些在汉末才出现的战术他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去主动学习和研究了,更多的还是以往兵阴阳的那套,但是他的经验显然会弥补,所以他现在只会作战时,与关羽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会更多参考自己以往成功的经验,尤其是越到关键的时刻越是这样。
  
      其实这更多的还是人类的一个惯性,所以在遇到一些危机情况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曾经为其带来辉煌时的情况,因为没有一个人不想复制成功,不希望用曾经的辉煌为自己带来再一次的胜利。
  
      敌军进攻了,但是为了处理粮草,只能暂时对部队进行分流,一部分人开始准备撤离,一部分继续防御,而因为是第五天时间,九江军的的进攻非常的猛烈,完全就是要在今日夺下南昌的气势,相反南昌守军就没前几天那么顽强了,心思已经不再守城上了,都想着撤离南昌,最后许褚不得不亲自来到城楼,若非如此,可能南昌城早就被攻下来了。
  
      第五天,毕竟是凌操预计的最后破城的期限,今天如果拿不下南昌,那么他也就不再考虑攻打南昌城了,所以攻城的九江军彻底疯狂了起来,几乎所有的九江军都被排到了进攻的序列,没有停歇,一波刚退下来第二波便攻了上去,本来想着寻个空子撤兵的许褚连着被迫击退了三波九江军后依然没有把部队撤了下来,甚至还经受了较之之前几天都要严酷的考验。
  
      敌将是疯了吗,或许这就是此刻许褚内心的真实声音,但就好像九江军不知道南昌守军要跑一样,南昌守军也同样不清楚今天是他们所设立拿下南昌城的最后期限,所以今日无论如何,必须要拿下南昌。
  
      战事的激烈程度让本已经开始部署撤退的黄忠不得不改变计划,相反还将主力部队又陆续派了回去,而他更是亲自提着凤嘴刀再一次登上了南昌城,穿花蝴蝶般瞬间加入战场,与许褚并肩作战,哪里有激烈的战斗,他就会在哪里出现,当然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刘放,而朱皓则依然坐镇中枢,当然他的存在更多的还是防御其他二门,一旦出现情况,第一时间前去支援。。
  
      此时的城楼上下早已遍地伏尸,巨大的伤亡让黄忠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当然这也是因为九江军与前些时日的变化让他的计划落空的原因,前些时日,九江军被击退之后,都会留下一段时间发起进攻,而留下来的空档,就成为了他们撤离的最佳时机,毕竟黄忠想要看到的是九江军能够追上来,如果选择天未亮或者天黑之后离开,那样静悄悄的走,先不说九江军能不能发觉,就算发觉了,见拦不住也会有所顾忌而不敢追击上来,可是在攻城时突然发现他们弃城而逃,那么就会给他们造成一个极大的心里暗示,南昌守军已经坚持不住了,所以他们必然会来追击,那样一来,他的计划就会达到,因为那时他们势必会进入到鲁肃的埋伏圈里,而他们也会第一时间配合鲁肃对九江军进行合围并歼灭,就算九江军逃走也不怕,因为那时他们就可以过去围困南昌的九江军了,攻防易主,倒逼着九江孙策在对派兵前来救人,以豫章为诱饵,围城打援,而他如果不来救人,那么南昌黄忠是如何也不会打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一旦打下了南昌,那么势必会打草惊蛇,逼着九江的孙策逃走,而留着南昌,就会给孙策一点希望,会认为南昌还能挽回局面,只要他不离开,摄山营到了之后,他那时候就算想走,也走不掉了。
  
      多么好的计划,但有些时候就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们的计划最后还是落空了,但是只要能给与他们一定的时间,让他们能够快速离开,其实一切还会在他的计划之中,但这势必就需要九江军的配合了,希望他们下一次会进行一些变化甚至是休整,这样不管时间长短,最少要保证他们撤离城楼,只是如此简单而已。
  
      面对九江军的轮流进攻,许褚和他带来的秣陵军早已疲惫不堪,黄忠立即下令让他们先下去休息,并做好撤离的准备,不管怎么说现在人都在这里的意义并不大,毕竟城门就那么大,要通过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要想安全撤离,就绝对不能一拥而退,那么就势必有前有后。
  
      既然现在黄忠带着部队到了城楼,那么他的想法就是和许褚互换下位置,如果自己这边始终无法给出他们离开的指令,又或者战斗依然胶着,那么到时候许褚再来换他就好了,可如果有了机会,那么当他们离开城楼的一刻,许褚那边也就会立即撤离南昌城。
  
      随着黄忠的杀来,九江军阵亡的将士变得越来越多,而黄忠只是用了极短的时间就掌握了战局。
  
      但是和这些比起来,真正让黄忠头疼的还是九江军没有停歇,一直不间断的对南昌发起猛烈的进攻,所有人都看得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短时间内根本就别想撤离了,可是真要这样的话,那么就算熬到了天黑,还是要等到明日,而谁又能确保明天的九江军是不是会像今天一样不停进攻,那样他们还撤不了,这样不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中了吗?
  
      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等天黑之后撤退不可吗?
  
      当然不能,如果真要这样的话,那黄忠有何必等了这么多天,早点离开不就好了,他真正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些,而是为了引九江军追击,而为了这一天,他们可是布置了多日,眼见成功就在眼前,却最后放弃了,那这几日的付出不就都成为零了吗?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付出了这么多大努力,最后却放弃了,那最后失去的,不仅是努力,关键还是无法给予九江军致命的打击,那样之后所有的计划都将成空。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就需要黄忠做出准确的判断,甚至明智的抉择,只要他出现任何一点的误判,都会将功亏一篑,然而九江军并没有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就在九江军还没有退下去的时候,进攻的鼓声又一次响起,九江军再次杀过来。
  
      敌军疯了吗?显然没有,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是敌将,可是这些时日与他不断较量的敌将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用兵谨慎的感觉,但是今日却是如此疯狂,那感觉就好像九江军的主将换了一个人似的,疯狂甚至有点不可理喻。
  
      如此拿部下性命当儿戏,这可让黄忠对其的感官大大的降低了,曾经有一度黄忠甚至觉得对面的将领是一名可塑的将才,但是在此刻他对其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不得不说黄忠虽然杀俘甚至坑俘,但是在对待帐下的士卒时,却如兄父一般,似眼前这等情况,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可见他对凌操已经从之前的喜爱,逐步变成了厌恶,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变化来的快,去的也快。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