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心错 > 第二十三章 漫漫归途

  楚青衣将朱君瑶与藏夫人的故事与两人分说,沉吟道:“看来这位艾玛·加内特就是当年剑与盾最后一人,而祝老前辈当年带回来的婴儿就是她的孩子。加内特这个姓……”
  “狼王加内特。”克伦威尔沉声道,“虽说加内特不是个稀罕的姓氏,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铁狼冒险队的头目狼王加内特,就是这个十岁后又被祝通天送出家门,不知去向的孩子。”
  艾莲问道:“可究竟是谁抹去了藏夫人关于艾玛的记忆,又为何要这样做?”
  楚青衣的心底闪过几个人影,终究摇头道:“似乎每一个认识藏夫人的人都没有十足的理由,此事实在难以捉摸。”
  克伦威尔道:“作为长街血案的唯一幸存者,加内特是唯一目睹凶手之人。我不关心藏夫人的往事,若加内特真是祝通天的儿子,这世上知道他下落的人恐怕只有祝通天本人。”
  萤火奋起余力,闪出最后一丝光芒。一侧的悬崖边,依稀可见人影飞渡。
  “喧嚣落尽,散去勇武;断碑残垣,深刻文明;高堂大殿,熄灭华灯;断桥山道,尽掩繁华。有多少人知道,此处曾有一座宏伟的都市。”楚青衣回望了眼来路,甬道中的火盆将洞口映成清晰的圆形。
  甬道中忽然走出个黑衣人,与楚青衣隔着几十丈的深谷对视良久。楚青衣笑了笑,他举起右手朝对方用力挥了挥,便转身离去。
  雨露消融之年,八月十二日,酒坛集北。
  从双头鵺子爵领南下的官道非常宽阔,南来北往的货车奔行在这条十余年间兴起的白银之路上。右侧的黑岩山不断相后退去,左侧是人迹罕至的茫茫荒野。
  一辆四轮驿车卷起飞扬的尘土呼啸而过,过往的商队颇有微词,却无人拦阻,反而纷纷避让。偶有新来的伙计不明就里,也有老人指点着车厢上搭着的幔布,细说原因:“小子,招子放亮点,看到那白底绣金的烈焰怒拳没,车上的人起码是铁血大帝的主教。”
  车厢的窗帘忽然被掀起,露出一截粉白的手臂。手臂搭了个帐篷,主人抬头看着天,兴奋地道:“看,太阳,走了二十来天,总算是碰到个好天气了。真不知道双头鵺子爵是怎么受得了他领地内每年三个月的夏日雨季。”
  车内传出一个男子清冷地声音:“霁日清风,艳阳当空,在历经阴潮的地底和晦涩的雨季后,的确是难得的好天气。”
  另一个男子笑着道:“马克兄,前面就到酒坛集了。我等不如下车入镇。难道你不想晒晒太阳吗?”
  原来车中就是从重回地表的楚青衣等人。诺格罗德巴托的北山出口通往美琴中西部的双头鵺子爵领北方,与匕湾亲王领交界的一处海岬中。几人在临近的镇子雇了马车,挂上克伦威尔的教会垂幔,疾驰二十多日,终于见到了酒坛集。
  车夫在镇口放下了楚青衣和克伦威尔,载着两个少女直奔铁掌宗而去。
  楚青衣看了眼商铺街,此刻正是南来北往的商队挑货的时间,街上熙熙攘攘,喊货声、砍价声与不时传出的争执此起彼伏。一行兵士从两人面前走过,押着个满面通红,脏话连篇的大汉。这是几个大商家与镇上联手组织的巡逻队,他们终日巡弋在商铺街与酒坛集各处,“劝诫”一些酒精上脑或脾气过大的客人,同时兼顾全镇的治安。
  克伦威尔道:“那人有些眼熟。”
  楚青衣道:“是蓝十字队中的蛮子,也不知与什么人起了争执,竟被巡逻队给押了。”
  那蛮子力气极大,三四个巡逻兵拼命地扯着枷锁上的铁链,才拖得动他。蛮子被带得脚下踉跄,嘴上却一刻不停地大吼:“你们几个杀才,俺不过是喝多了在那屋后撒尿,谁知道里边死了个衰鬼。你们有种的别松开俺,否则有一个算一个,将你们通通砸成蒜瓣!”
  巡逻队的班头提着根鞭子,冲着空气甩了个鞭花,爆出一声脆响。他的脾气看着也不怎么好,没好气地瞪着蛮子:“哟呵,和老子比凶。告诉你,这两天的死鬼太多了,上头不好过,我们更不好过。不过是提你回去问个话,怎么着,心虚了?我看你长得就很像凶手!”
  这班头一甩手,眼看一鞭子就要抽在蛮子身上,不料手臂一顿,被人硬生生地截住势头。那双紧握的手如铁钳般抓着班头的手腕,勒的他生疼。
  “这位差爷,有话好说。我是雄狮公爵麾下蓝十字冒险队的史东·莱因哈特,这位是我队中的兄弟弗兰克。他跟了我多年,虽然人比较糙,性子也大了些,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何况近日死的这几位,也不是我这兄弟能杀得了的。我相信其中必有误会,不如先放了我家兄弟,镇长那由我去交代,如何?”
  班头略做权衡,终究没敢惹这位看着来头挺大的壮汉。他打了个哈哈:“没想到是雄狮公爵的人,您瞧我这眼睛,我给您陪个不是了。”他回头呵斥道:“还不把人赶紧给放喽!”
  一众巡逻队员手忙脚乱地拆起铁枷,也不敢看蛮子那怒火欲喷的眼睛,赶紧一路小跑离开此地。蛮子松了松手,放肆地哈哈大笑:“无胆鼠辈,算你们跑得快,别让俺下次再给碰上!”
  莱因哈特见蛮子没事,刚想转身离开,只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莱因哈特兄,尚请留步。”
  他转过身子,只见一长相熟悉的朱雀国男子叫住自己。“你是……哦,那日在平乔利中的伊兄!幸会!你……”话音未落,眼神却一缩,“克伦威尔主教!”
  克伦威尔眯起双眼,右手随意摆了摆:“你我年龄相仿,叫我克伦威尔就行。想必你经知道,铁狼丢失的剑柄,不仅你们在找,所有人都在找。”
  “即便如此,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更不可能与你合作。伊兄,恕在下先告辞。”莱因哈特沉声道。他朝楚青衣行了一礼,掉头就走。
  楚青衣道:“你们两家的关系已经闹到那么僵了吗?”
  克伦威尔道:“我与莱因哈特之间并没有什么龃龉。但铁血教会要与皇帝联手推动削藩,所必须要跨过的,横亘于眼前的第一道障碍,就是雄狮公爵本人。若不收回摄政之权,皇帝就无法亲政,削藩也就无从谈起。”
  “皇帝的手上虽握有兵权,却无力指挥各方诸侯的私兵。边军有御边之则,无法擅自离开,你们就不怕雄狮公爵铤而走险?”
  克伦威尔道:“皇帝自幼就羡慕你们朱雀国受命于天的真龙天子,更有扫除积弊,一统西国的雄心,所以他不会退让,两者间的冲突早晚会到来。但是现在,无论哪边都还没准备好。”
  “你们与皇帝也算不上亲密无间,知根知底吧。”
  克伦威尔叹道:“受命于天与君权神授,神权与皇权间乃是天然对立的。如今的合作,只因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所以我还是更喜欢沙场,两军交战虽然也用尽阴谋诡计,却远比政治来得单纯。”
  “我看莱因哈特的模样,像是视你为劲敌!”
  克伦威尔嘴角一翘,笑道:“我在北边打了几场胜仗,声名鹊起,教里教外不知有多少‘年青俊杰’视我为劲敌。吾师召我回来,也是想让我不要太过招摇。”
  闲聊间两人已回到平乔利。简芬脚程快,已先一步回来,见两人走进屋子,八卦的欲望终于有了倾吐的对象。“你们不知道啊,那祝公子见到人,就一把抱了起来,格拉斯克小姐趴在他身上,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楚青衣并不意外:“虽然她在我们面前装的很坚强,但毕竟是个十八岁的少女,锦衣玉食的大小姐,从没吃货这样的苦头。此行你有没有见到祝老前辈?”
  “见是见到了,他勉励了两人几句,又让我代为感谢你们。可我始终觉得他对此事并不十分在意,也没多少担忧。”简芬疑惑地道。
  克伦威尔道:“可能祝通天对这次联姻极其背后金盾男爵和三合会的意图并不满意,连带着对他的儿媳也冷落了几分。但我更关心加内特是不是他儿子,人又藏在哪里。”
  “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如果加内特是祝老前辈的儿子,既然那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公开这层关系,当面问他不仅不美,也多半无用”楚青衣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餐桌,黑衣少女正将一只雪白的猫搁在桌上,逗弄得不亦乐乎。
  “楚湘儿!”黑衣少女与白猫同时被吓了一跳,她嗔怒道:“少爷,你吓到小雪了!”
  楚青衣笑道:“你家少爷在你心中越来越少了,如今还不如一只猫。我们不在的几日,酒坛集可有什么动静。”
  “每天都在死人,今天早上死了俩,一个是散手宗的长老,还有个是你们赤红女士的牧师。”楚湘儿答完,又掰着手指自语道:“哪里少了,少爷……与小雪一样多!”
  简芬听到赤红教会有人遇难,一把跳起来,惊讶地道:“什么!”

Ps:书友们,我是灰胡子老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