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恒大魔主 > 第二十六章 想法萌生

  九幽!
  归邪正漫步在花园之中,这些花全部是邪异的红色,如同用献血灌溉一般,倒不是归邪喜欢这种花,而是因为归邪懒没去换,这些花在归邪没上任之前就种着。
  此时的归邪穿着一套白色绒衣,一改往常,这是他很久以前才会穿的衣服,就连额头上也带了一个头箍,头发全都梳了起来,不在让它们随风飘扬。
  就如同数百年前的样子。
  不过变的是身上的气质,以前那种懵懂、纯真的气质已经找不回来。
  无可厚非,经历了这么多事,要是还能够保持一尘不染那才是怪事。
  归邪慢慢踱步离开花园。
  向着徐东婷住的宫殿走过去。
  终于,归邪走到了门前。
  他迟迟没有推门而入,而是在思索着,见了面该如何说,他与他的妹妹已经数百年没见了,而且她的记忆还被消除了。
  在归邪思索的时候,其实徐东婷两人早就发现了归邪在门外,不过隔了一扇门,以她们两个宙级的实力如果这都发现不了那就是真的有鬼了。
  “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
  徐东婷和宫宁秀何时经历过这种事,被人囚禁在一堆宙级强者看守的星球里,而且还有一个实力达到十二玄的归邪,想跑都跑不掉,实力差距太过悬殊。
  忽然,一道光都过门缝进到房间里面,门被推开了。
  徐东婷和宫宁秀瞬间紧张起来,做出了战斗姿态,严阵以待。
  门被推开了,归邪走了进来。
  看着严阵以待注视着他的两人,心情一时间差了几分,面色微微不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这是应该发生的,换作是他被一个陌生的,实力强大的人囚禁起来,他也会是这种姿态。当然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不过想象的出来。
  房间内,气氛冷了起来,双方都没有人开口,倒是徐东婷看到归邪现在的模样,脑海中居然模模糊糊的有一种她认识眼前这个人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下一刻便恢复原状。
  莫非我真的认识他?难道他……真的是……我……哥哥?这不可能啊?
  徐东婷心中掀起滔天大浪。
  匪夷所思,这怎么可能?
  宫宁秀似乎发现了徐东婷的异样,忙传音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不过我……我好像……真的认识他一样。”
  “什么!你没有开玩笑吧?”
  宫宁秀当然知道她没有开玩笑,可是她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馨儿,你能不能想起我。”终于,归邪开了口,望着徐东婷缓缓说道。
  “我……我不知道!”
  徐东婷顿了一下,大声说道。
  “没关系,你迟早会记起来的。我已经派人去寻找能让你回想起来的方法,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
  归邪默默的看着徐东婷,眼中尽是复杂。
  “我先走了。”
  归邪转过身,走出了门,顺带着手把门关上了。
  ……
  ……宇宙最中心处!
  无数荀丽的光流转,向着中间的一个点汇聚。
  慢慢的形成一个菱形的红色晶体。
  下一刻,更加混乱的能量汇聚。
  一个又一个的能量洪流出现,向着那菱形晶体灌溉而去。
  逐渐的,被无数的能量疯狂涌入,菱形晶体出现了变化,模模糊糊形成了一个锤子的形状,不过除了菱形晶体以外其余的都只是虚幻,没有真正的凝实。
  虚空开始剧烈变换,从刚开始的一点逐渐扩大到整个宇宙,整个宇宙都在剧烈的动荡,这引起了无数存在的注意。
  轰隆,轰隆。
  真空中居然发出来巨大的声响,这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违背了常理。
  可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虚空中出现了两个巨大空洞,空洞之中迸发出巨大的光芒。
  金色的流光向着中心涌去。
  似乎是要让那把锤子凝实,金色的光芒刚注入虚影之中,就掀起了巨大的风暴。
  一瞬间扫清了周围所有的东西,一尘不染。
  唯独只剩下各式各样的能量洪流,肆无忌惮的冲击。
  整个过程,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见,处于中心的菱形晶体爆发出无尽的光芒,吞噬了整片星空。
  宣告着自己的诞生。
  光芒散尽,一把造型极其古怪的锤子出现在世间。
  下一刻,整片虚空晃动了起来。
  幅度比之前更加剧烈。
  虚空之中,又多了一个空洞。
  一个比之前两个更加巨大的空洞。
  空洞之中。
  金光涌现。
  两只巨大的爪子,猛然将空洞撕裂的更大。
  这时,
  探出了一个龙首。
  没错,正是一条金色的龙。
  金龙盘旋飞舞。
  绕了一圈之后,在锤子的上空盘旋着。
  而后,
  笔直的向着锤子直冲。
  碰撞。
  发挥出刺眼的光。
  从开始的金色,最后变成了白色,因为太亮了。
  片刻后,
  光芒散去。
  留下的只有漂浮在空中的红色锤子。
  这把锤子与一般的锤子很不一样。
  它的前端有一个类似于匕首般突出的刀刃,右侧又带有着一道弧形刀刃。
  左侧则是锤。
  而且锤把上还刻有着淡淡的龙纹。
  一样是红色的。
  ……虚空晃动时,
  身处九幽的归邪就已经察觉到了有宙器现世。
  “看来今天得跟那几个老家伙算总账了。”他看了看安静的躺在系统背包里的魔剑•阿波菲斯,做出了决定。
  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就已经到了锤子的附近。
  而他在这里看到了不少人,熟悉的也不少。
  不过归邪却是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按理来说这是不应该的事情,毕竟是一件宙器。
  其余宙级强者同样是注意到了归邪。
  他们对于归邪,戒备很深。
  可以说在场的众人比归邪强的那是真没有。
  就是达到归邪表面上的实力的都只有那么几个。
  这时,
  那几个跟归邪“实力相当”的人开口了。
  “怎么,你只有一个人来吗?”
  “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这把宙器与你来说无缘了。”
  他一步步逼近归邪。
  释放出自己的威压,拿出了自己的界器。
  “找死!”
  归邪的眼中一抹杀气浮现。
  刹那间,
  一只手打破了距离的限制,紧紧抓在来人头上。
  十四玄境的威力,全然爆发,一瞬间响彻宇宙。
  一股巨大的压力,如山一般压在众人身上。
  那个被归邪的手抓住头的,叫做唐吉诃德•休•尼尔斯的人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近在咫尺。
  他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归邪的手似乎在凝聚着什么,透明的光团在归邪手中凝聚,似乎已经压缩到了极致。
  灵魂爆炸。
  ——嗜魂之手。
  狂战士的嗜魂之手,不过来到了这个世界,狂战士的招式变得不一样了。
  枪打出头鸟,现在鸟死了。
  身体也漂浮在虚空中了。
  归邪也就对其他人没什么想法了。
  只是在虚空中踏出了一步,转眼间就到了锤子的附近。
  看着他,没人敢出手制止。
  没办法,打不过啊!
  能怎么办,去送死吗,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
  归邪的实力已经足以碾压他们,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现在归邪无疑是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强、拳头最大的那个。
  那么宙器的主人,显而易见。
  …………
  ……冥神四星。
  那是一条神奇的沟壑。
  不过这条沟壑出现在天上。
  如同天空被人硬生生撕裂开一样。
  而后,浮现的是一条条无比巨大的锁链,让人恐惧,因为这是一个普通人看到的事情。
  所有的人的看到了。
  那些强者也就明白了。
  他们这片地方是被封印的,是被锁住的。
  所以他们无法离开这里。
  这件事情说来奇怪,因为锁链没有浮现的时候,没有人想过要离开,不管是站在最顶峰的人还是在底层的人,都没有这种想法。
  但是,
  锁链浮现之后,他们就出现了这种想法。
  似乎这种想法很早就出现了。
  只是被什么东西抹去了。
  而今天,
  它出现了。
  没有一丝丝防备,没有一点点顾虑。
  它就这样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出去、离开。
  这个想法如同瘟疫般迅速传染。
  而之前血魔的事件,一下子热度就消失了。
  那个燃烧世界的想法好像胎死腹中了。
  现在离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走出这片地方。
  ……叶雨也察觉到了,似乎只要天空中的锁链消失,他也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