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把宝剑走江湖 > 第二百二十章 你找死?

  接连几日的阴雨天气终于放晴,初晴的天空就像洗过一般,湛蓝湛蓝,阳光也显得格外干净,这样的天气本该让人们的心情开朗起来,然而刚刚经历一场大败的造反军军营一片沉寂。
  自从开始攻打瑶州,这支造反军就像被下了诅咒,没有一次顺利。
  第一战龙华城,虽然攻下城池,但死了六万多人。第二战还没开打就中了埋伏,惨死一万五千多人。第三战同样是被敌人单方面屠杀,两万五千多人丢了性命。
  不足一月,已经死了十万多人!二十万大军已经打没了一半。
  不过这段日子仍不断有人过来投军,加起来差不多两万,大兵们想不明白,仗打成这样,为什么还有人往这火坑里跳?
  山谷一战,只有不足五千人逃出来,两万五千多人死在谷中,其中一半是被石头砸死的,一半是被浓烟呛得窒息而死,尸横遍地,惨不忍睹。
  逃出来的人里有些实在受不了时刻面临死亡的精神折磨,偷偷跑了,再也没回军营,剩下绝大多数没有逃的,是因为权衡之后决定豁出自己性命也不能连累家人,关大将军说过,他们从加入造反军那天起就已经没有退路,若是当了逃兵,不仅朝廷不会放过他们,他也会诛杀他们全家。
  距离那场恐怖屠杀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然而那些幸存下来的大兵全都躲在营帐里,他们还没有缓过神,他们就像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需要一些时间还魂。
  没有参加这场战斗的士兵看着这些死里逃生的同袍们的模样,心有戚戚焉,他们不知道以前那种势如破竹还能不能再现,不知道未来的路上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军营里一片愁云惨淡。
  军营中那个受人瞩目的营帐里也是静默无声。
  霍朝贵与杜云山都没有死,沈光武也已经回来了,这时营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霍朝贵依旧不紧不慢擦拭那把战刀,脸上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没有九死一生的余悸,不知道是早就已经看透生死,还是那种场面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杜云山坐在那里怔怔出神,一点也不像他以前的做派,大概是被这次场面吓到了,看起来有些呆滞。
  三人碰头之后,沈光武曾随口问了问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他也就没再追问。他跟在李青石后面逃出山谷,但出来以后就失去李青石踪迹,直到现在也不见他回来。
  他知道梁顺伤的很重,所以觉得李青石大概是去找大夫帮梁顺治伤,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虽然很了解李青石的身手,但在山谷里他曾吐过血,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营帐里的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沈光武站起身道:“我去看看能不能出去找找。”
  杜云山朝他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呆滞神色已经消失不见,那抹熟悉冷笑又出现在脸上:“找什么?就算他再厉害,一个人硬扛那么大棵树恐怕也受不了,又带着梁顺那个累赘,说不定早让人杀了。”在山谷时,李青石扛树那一幕他也曾亲眼看见。
  沈光武道:“我问了清理战场的人,他们说没看见青石的尸首。”
  杜云山嗤笑一声:“万一看漏了呢?”忽然想起什么,向沈光武瞥了一眼:“我看说不定他是朝廷派来的奸细,坑杀这么多人,怕暴露身份,所以逃了。”
  沈光武皱了皱眉,脸色不善盯着他道:“你说什么?青石是奸细?”
  杜云山脸上仍旧挂着冷笑,迎上他目光道:“这可说不准,否则怎么你们一来我们就连吃败仗?”
  沈光武愣了愣,自从投军后,他听过太多造反军以前的辉煌战绩,可他一次都没见过,他参与的三次大战都万分惨烈,所以对那些说法一直心存怀疑。
  他跟李青石一起投的军,当然不信李青石会是朝廷的奸细,哪怕与李青石素不相识,就凭他在这几次战斗中的表现,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他是奸细,他本来就在为李青石与梁顺担心,这种时候杜云山竟然还在冷言冷语,这让他感到气愤,他朝杜云山走近几步,冷着脸道:“你别再胡说八道!”
  这是他住进这个营帐以来,第一次以这种语气跟杜云山说话,以前并非不敢,而是懒得跟他计较。
  杜云山有些意外,他站起身来,也往前走了几步:“怎么?跟谁耍横?还以为自己能当亲兵?何将军已经死了,你这美梦也该醒醒了!”
  沈光武盯住他的眼睛看了片刻,忽然转身朝营帐外走去,走出几步才开口说道:“大家一起住了这么久,就算生性冷淡,也总该留些口德,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要是没有青石,你这次能逃出来么?”
  杜云山不屑道:“少他妈跟老子说这个,战场上打仗,谁不是有多大力使多大力?老子还救过不少人呢!再说老子福大命大,就算不靠他老子也死不了!”
  若是以前,杜云山这样发难伍长霍朝贵早就已经插嘴,如今他却一言不发,只是不动声色擦拭那把战刀,偶尔向这边看上一眼,冷眼旁观。
  沈光武停住脚步,却没有说话,他自幼读书,但并没有读成书呆子,杜云山与霍朝贵为什么变成这样,他心里清楚的很,何将军死了,他当然不能再做他的亲兵,所以杜云山不再把他放在眼里,李青石下落不明,霍朝贵也没了忌惮,所以也不再把他放在眼里。
  沈光武在心里叹了口气,若是青石不再回来,不知道能不能搬到别的营帐去住,或者干脆逃出军营,这两次战事失利实在有些蹊跷,留在这里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沈光武正觉得前路未卜,忽然眼前一亮,有人掀开门帘走进营帐,抬头看去,是李青石。
  他背上背着一个包袱,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沈光武松了口气,说道:“你去哪了?是不是带梁顺去看医生?梁顺呢?”
  李青石目光落在他脸上,沉默了许久,轻声道:“没了。”
  沈光武愣了愣,杜云山与霍朝贵也愣了愣,对于这个结果,沈光武其实早有心理准备,虽然当时情况紧急,他只匆匆看了一眼,但也多少看出梁顺背上的伤口有多么吓人,后来他不断告诉自己说不定是看错了,这样梁顺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沈光武伸手扶住李青石手臂,轻轻捏了捏,没再说什么。
  杜云山习惯性冷笑一声:“我早就说过,打起仗来越胆小的人死的越快,怎么样?”
  李青石轻轻皱了皱眉,转过头去看他。
  杜云山本来就不怎么怕他,这时见他脸色苍白身子虚弱,更加不怕,说道:“看什么?老子说错了么?对了,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会看着他,他死不了么?现在是怎么回事?”
  李青石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他没有说话,走到梁顺的铺盖旁,把背上包袱放在地上,那是梁顺的骨灰,他之所以回来这么晚,就是为了处理梁顺的后事,他会找机会送他回家。
  李青石掀开被褥,挖出埋在地下的银子,塞到包着骨灰的包袱里。
  杜云山咦了一声,凑过来道:“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大家住在一个营帐,有这好处,不得人人有份?”伸出手道:“拿来拿来,我来分!”
  李青石站起身来,盯着他道:“你找死?”
  杜云山愣了愣,之前沈光武用那种语气跟他说话已经让他意外了一次,李青石的表现让他更加觉得意外,他沉下脸色道:“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李青石抬起脚来,猛地踹在他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