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二百三十一章:林中的旅者 2 多线

  第二百三十一章
  马车里坐着一个女孩,她穿着一身女仆装。金色的披肩发和妖红色的瞳孔,皮肤白暂。漂亮的就像是小女孩玩的换装娃娃。
  她面前是一具受损严重的傀儡,还有一个躺在被子里的女孩。
  这是黑子,旁边的傀儡是大白。
  黑子醒来后,女仆装束的家伙给她递过来了刚刚烧好的肉汤,放在了她的旁边。
  “这是哪里?”黑子迷迷糊糊的问,她看着那张脸,脑子晕乎乎的:“你是吸血鬼?”
  “珂兰。”自称珂兰的女孩:“这里是我们的马车,是那边的家伙送你过来的。”
  黑子看到了坐在旁边的大号傀儡,它整个的瘫在墙壁上,身上的盔甲破破烂烂的。甚至左胳膊被他攥在了右手上,用谨慎的目光紧盯着珂兰。
  过了分钟,黑子她想起来了,在那个建筑倒塌的瞬间。大白挡在了她面前,而她也终于启动了那个道具。
  原本那东西能将她传送到娜莎的家里,但是强大的元素乱流让空间极不稳定。空间里的巨力撕扯着她,然后就昏厥了过去。
  “早安。”多恩掀开遮挡用的木帘进来,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你们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多恩?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话说我们到哪里去了?”黑子看到熟人后,顿时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枯萎死沼。”大白忽然说话了,似乎不想多提那件事。然后他扭头看着多恩:“你真的认识她吗?”
  “我的确认识……大白?你怎么成这样了?”发出来声音的时候黑子这才反应过来那个残缺不堪的傀儡是大白,被吓了一跳。
  现在的大白看起来的确不太好。
  撕裂的空间狠狠的伤到了他,为了保护黑子,他把自己九成的黑暗元素储备用做了屏障。他们是出现在了半空中,狠狠的咂进了栖息着路行蜘蛛的烂泥里。他抱着黑子一路杀了出来,见到多恩的时候,狼狈的不成样子。
  直到刚才他都在恢复自己的黑暗元素,奥月猜的没错,他里面的确有凝聚元素的法阵。
  “没事,还能修复。”大白回答:“但是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这家伙的底细。”
  “这是我朋友。”黑子帮多恩解释了:“当时娜莎和他有婚约,我经常去找他玩。后来婚约解除后,我也没怎么再见过他。”
  “真的?”大白愣了一下,他还是头一次知道娜莎曾经订过婚:“那为什么娜莎没说过你?”
  “对啊,话说你不是死了吗?”黑子这才想起来这家伙的脑袋被卸掉了来着,这会看起来还在脖子上呆的好好的。
  这两句话过于扎心,多恩扶着额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对他来说何止揭伤疤,简直是把伤疤揭开后往上面洒没消毒的粗盐。
  “虽然少爷被娜莎小姐杀死了。”珂兰替他回答了:“但是他的父亲用自己的血救活了他。”
  “哦哦,那这位是谁?”黑子看着旁边的女孩。
  “我是卡博文家的女仆。”她回的很直接:“我家里人被人类杀光了,古诺纳得救了我。于是我就在他们家做事。”
  多恩看了她一眼:“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要跟着?”
  “你父亲托我保护你。”珂兰回的干净利落:“你刚复活,还很虚弱。”
  这是逻辑很混乱的一句话……一个瘦小的女孩对一个大老爷们说“保护你”这种话总是很诡异。不过作为一个吸血鬼,这逻辑就通了,因为她的确有那能力。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黑子注意到车在颠簸。
  “北方。”多恩回答:“我要去找娜莎,我要杀了她。”
  “啊?”黑子一愣,忽然意识到这家伙跟娜莎一样是变态,然后就挠了挠头:“这可不太妙啊。”
  “为什么?”
  “她现在和一个精灵订婚了。”黑子气鼓鼓的说:“一个黑暗系的元素精灵,懦弱的受气包……但是他很强,如果你想要杀娜莎的话,他肯定会挡在你面前。”
  多恩沉默了片刻,然后更焉巴了:“至少再看她一眼……我还是有些话想对她说的,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当然!就在不久前我们还在一起呐!”
  “然后她去什么地方了?”
  “……”
  黑子忽然想起来什么,也一点点的消沉下去:“而且你找不到她的,说不定现在已经……她可能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她就哭了出来,两行泪滑过脸颊。然后抱起自己的膝盖:“我看着她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娜莎死了吗?”多恩愣住了:“真的吗?”
  然后他下意识的掀开自己的袖子,看了一眼手腕后,缓了口气。
  “你在看什么?”
  “向娜莎父亲要的东西。”多恩给黑子看自己的手腕,上面缠绕着诡异的符文:“他说在很小的时候在娜莎的身上留了一个标记。如果她死掉了,这个花纹就会消失。”
  黑子一愣,紧盯着那丑陋的纹路。
  “这东西能复制,所以我向他要了一份拷贝。”多恩重新放下袖子:“放心吧,娜莎……”
  “娜莎她还活着!”黑子忽然欢呼了一声,然后一把抱住了多恩把他扑倒在地:“也就是说她还活的好好的!”
  “嗯……看起来的确是这样子……你能起来吗?”多恩无奈的躺着,看着她把还没干的眼泪往自己身上蹭:“你知道娜莎在什么地方吗?”
  “当然!”黑子掀开木帘冲出去,直指着北方:“她在那边。”
  “什么地方?”
  “北方!比极北还要北的地方!”黑子很确定的说,那个能确定她位置的宝石已经丢了,不过这没关系!只要她还活着,终有一天能再见面。
  多恩歪了歪脑袋看着这个忽然就恢复元气的家伙,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这家伙也是这般,不禁有点想要叹口气。
  ……
  提利昂在树林里艰难的移动,这里的树木生长极为异常,倒塌的树木下窜起新的枝干,地上的草奇高,能莫过膝盖。
  他甚至能听见树木生长的声音,这一片都因为溢出的生命力而变得诡异。这具老骨头行动起来相当的不便。
  提利䀚毕竟还是一个靠着契约苟活的老头子,身体早就已经开始腐朽干枯。还能行动本身就是奇迹,就算是它的里面住着一个恶魔,也没法改变肉体乏力的事实。
  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换具好用的身体。恶魔愤愤的想,费力的扒开挡在面前的藤蔓。
  而他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周围越异常。这里太怪异了,数百年的进度似乎在一夜之间长成。疯狂溢出的生命力甚至让他身上的草籽都开始蔓延,那些草根甚至都扎进了他枯槁的身体里。
  当他最后拉开一道藤蔓,看到了眼前的东西后,恶魔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孤闻寡见了。
  这个世界上不该有这样的东西,恶魔想,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那是颗巨大的树,它的周围却空无一物。是由沙子和灰烬组成的空旷地区。
  天上的异象,那元素流动如同涓流一般涌进这颗树里。而这棵树却在动,它的里面似乎有一颗心脏,每一次跳动都将量大到难以估计都能量孕育进来。
  “生命之树吗?”恶魔轻声说,也不知道是问谁。
  他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了,在他那个时代。神除了诸神外还种下了生命之树和死亡之树。那是两颗平衡世界的巨树,赋予和剥夺神明以外的生命的权利。
  可是……没记错的话这玩意被他给砍了啊,没道理会出现在这里啊。
  忽然,那棵树巨震一下。打断了恶魔的胡思乱想,他眼看着树枝分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精灵。
  那是一个健壮的家伙,流动的元素在他的身上形成战袍。刚出来的时候还浑身缠绕的树根,但是现在这些树根已经全都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出来以后并没有乱走,而是默默的看着自己,似乎想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这家伙看起来很满意自己这个样子,实验性的抬起手,赤红的火焰在他的掌心升腾。猛然一握后,那无序的火焰居然凝聚成了一把温度奇高的短剑。然后拍了拍手,就消失不见。
  施卡洛完成了进化,这一刻开始便有了传说中先祖的力量。
  恶魔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去跟他打个招呼,说不定能劝说他和自己一起对抗神。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攻击就来了。
  顷刻间,他身边的一切都燃尽。奔腾的狂雷瞬间就将他所在的这片林子毁灭殆尽。藤蔓和古树在瞬间就炸成碎片,强大的电流甚至将土地瞬间烤成焦炭。
  浑浊的气息一闪而灭,恶魔大口的咳嗽,勉强靠着手里的拐杖站直了。攻击来的太快,他拥有的神力只来的及护住他的要害。大块的肌肉翻飞,衰竭的肌肉烦着焦黑色。
  “是谁?”施卡洛大吼,手中多出一根长杖。杖头落地,大地立刻发生异变。地下的岩层突出,碎裂的岩石从地下化作岩刺突出后紧紧的挤压提利䀚。岩浆顺着石头裂缝上渗,空气里的温度极速上升。
  岩石的颜色急变,腐烂后碎裂。提利䀚扶着石壁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脚踩进了上曼的岩浆里。高温蒸汽爆炸开来,将他裹在其中。
  “我没有恶意。”恶魔痛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但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漫天都是金灿灿混着黑色的长矛。
  黑暗系高阶魔法极暗之矛,光明系高阶魔法璀璨之杖在同一时间遍布天空,全都指向了他的头颅。
  施卡洛抬起手中的长杖指着恶魔,只要他愿意。这些武力能把那个区域给完全的清空,连废土都会被爆炸的冲力击飞。
  恶魔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果然啊,自己不该妄想有人会真的和他商量。
  污秽从他的身上涌出,在他的身周凝聚成邪恶的战甲。他变成了诡异可怖的狰狞怪物,黑色的触手从他的身上不规律的胡乱生长。
  密集的爆炸声在他的身上轰鸣,冰与火凝成巨蛇冲撞而去。火光染红了瞬间凝集的坚冰,巨大的气压差形成了空气炸弹,风刃极速的切割着恶魔的身体。
  但是这些都没有用,当恶魔击散烟尘而出来的时候,带着全身的鲜血站在施卡洛的面前。
  恶魔高举着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而那些污秽形成的异变在他的身上滞留着。就是这些帮着他挡住了那一系列的高阶法术。
  “打够了吗?现在能听我说……”他刚想说些什么,翠绿色的箭忽然穿透了他的身体。
  下一刻两人之间的空间被瞬间爆发的能量充斥,白色的光顺着箭尾聚散。
  这才是杀招,刚才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都不过是为了让整个空间都被耀眼的光芒和颜色充满。而那刺破烟尘狂傲不羁的箭才是为了毁掉一切的绝杀。
  施卡洛现在浑身都笼罩在翠绿色的光辉中,长杖插在一边,手中攥着巨弓上装着颤抖的弓弦。
  这一刻那伟力才在这个世界展现,以恶魔为中心,炸开了几十米长的白色光锥。被光锥波及到的区域在白点散去后变得空无一物,就连地面上都留下巨大的异形空洞。
  良久后,轰鸣声在树林里回荡着消散尽了,这里安静的就剩下风飞过的声音。
  施卡洛长呼了一口气,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弓。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他皱了皱眉头,那家伙浑身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这让他很不舒服。
  然后施卡洛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弓,这并不是用元素凝聚出来的,虽然像极了藤蔓编辑出来的东西。可是这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武器。
  传说中的武器虚无。这个被无数人认为是杜撰的武器正老老实实的被他握在手里,银色的弓弦在阳光下现出奇妙的色彩。
  他笑了笑,然后把这把弓和长杖一起背在身后。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这一次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接下来还有好多要做的事情,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