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长公主!
    京城!皇宫!
  
      “忠公公,长公主那边有请!”
  
      一个年纪轻轻,不到二十的小太监,躬身向忠烈施礼道。
  
      而这个小太监,可是不一样,他被长公主赐姓孙,人都称呼他为小孙公公。
  
      而且据说,这个小孙公公在净身的时候不干净,这才得长公主的喜爱。
  
      当然了,这都是传言,也没有人去证实这件事。
  
      而此时忠烈但见这小孙公公,生的的确是好相貌,貌似潘安,肌肤宛若凝脂,脸上还擦着胭脂,别说是女人了,即便男人见了,也要多看两眼。
  
      忠烈公公喜欢,轻轻的拍着小孙公公的肩头道:“小孙公公,你家长公主,唤我何事啊?”
  
      忠烈公公的手,顺着小孙公公的肩头轻轻的下滑,直至他的后腰掐了一把。
  
      小孙公公身子不由的抖了一下,细声蔫语的道:“奴才可禁不住忠公公这一掐啊!”
  
      “小调皮鬼,就是讨人喜欢。来我东厂怎么样?三年之内,我包你坐上掌印太监之位,怎么样啊?”忠烈淫笑道。
  
      小孙公公身子一震,心理暗骂:忠烈这个混蛋,竟然也想沾染自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
  
      当然了,他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而是婉拒道:“公公厚爱了,只是长公主待奴才不薄,奴才还要再伺候公主几年,报答公主的恩情,......”
  
      “呵呵,你这小子道是会讲话,走吧!”
  
      忠烈也不是傻子,眼见这小孙公公是不想来自己这里。而他也不强求,毕竟这宫内俊俏的小太监有得是,挤破了脑袋,想要进入东厂。因为在这里就是太监的天堂。即便你不会什么武功,也能指使锦衣卫,做皇上身边忠实奴才。
  
      可以说,太监只要进入了东厂,那就是一飞冲天,甚至是一名惊人。
  
      所以忠烈想要几个俊俏的小太监伺候着,那是再容易不过了,没必要去抢长公主的人。
  
      这位长公主,不仅是皇上最大的女儿,而且备受圣德皇帝的娇惯。
  
      原因无它,就是这位长公主的命太不好了,根本嫁不出去。
  
      长公主模样不差,不说有多么轻尘脱俗,但也算是一个中上等了。
  
      只是命不好,被传出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在大明国未曾建国之前,还是前朝的时候,她便许下一门婚事。
  
      这婚事的男主人,是天剑派的首徒‘凌云’。虽然这个天剑派,也不算是什么江湖大派,但是与长公主,也算是般配。
  
      但谁能想,在两人订婚之后,凌云客死异乡,死于了江湖争斗之中。
  
      长公主痛失了心上人,伤心了好一阵子。
  
      而就在她双十年华的那一年,大明国起兵,圣德皇帝帐下,有一员虎将叫做‘李广’。
  
      这个人,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并且本身的实力不弱,仅仅三十岁不到,便已经是一名元气七重的高手了。
  
      圣德皇帝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李广,说攻陷朝歌,就为两人完婚。
  
      结果,这个李广,人已经踏入朝歌了,但却死在了黑铁神兽之下。
  
      那黑铁神兽十分了得,而且发射出来的羽箭又密集,连气海境的高手都躲不过,又何况是区区李广了。
  
      于是,李广也死了。
  
      而之后,便是大明国建国了。这一建国,事情也多,一来二去,时隔五年,长公主已经有二十五岁了。
  
      二十五岁的女人还没有出嫁,那在大明国,就算是老姑娘了。
  
      女人一过二十,你看着她衰老的速度便会加快。三十岁往后,基本都是大妈了。
  
      所以,圣德皇帝也很着急,思量再三,觉得前面找的三个,都是习武之人。
  
      这习武之人,整天打打杀杀的,保不齐就被人给杀了。
  
      自己给女儿找了两任丈夫,都死于非命。那么再找,就不能再找这些练武的。
  
      文官也不错,虽然文官在大明国的地位,不比武官,但是他安全啊。没事就站在大殿上,给皇上出出主意,这多好?
  
      于是圣德皇帝给自己女儿,又物色到了一个,也是年轻有为。
  
      此人叫‘徐然’,虽然武功平平,但是智慧过人,听了他的建议,圣德皇帝打了好几场胜仗,并且徐然也一直没有成家。
  
      于是圣德皇帝便跟徐然说:我一个女儿,岁数已经不小了,但肯定没你大,长的也好,我欲招你为驸马,你看怎么样?
  
      徐然一听,这是好事啊。自己文臣一个,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地位。这正好,成为驸马了,自己那就是皇家的人了。
  
      徐然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便是下彩礼,批八字。
  
      古人又云,八字犯冲,这两个人,是成不了婚姻的。结婚了也得离婚。
  
      古人都很迷信,并且徐然自己就会算。
  
      将自己所有财产,都送给长公主做了彩礼,拿回长公主的八字,自己在家里批。
  
      批了三天,徐然跑到圣德皇帝那里要退婚。
  
      圣德皇帝很奇怪,就问:这是怎么了?不答应的好好的吗?这满朝文武都知道了,你现在退婚,不是打朕的脸吗?
  
      徐然跪地叩首道:回禀皇上,长公主命格太冲,臣恐怕降不住。您要是想要让臣死,我这就回家准备等死。
  
      圣德皇帝道:你这是什么话?那些都是迷信。你不能信这个。你这么年轻有为,朕还这么喜欢你,怎么能让你死了呢?......这样吧,既然你害怕,我派重兵保护你,让太医二十四小时,在你一旁看护,朕就不信了,你真的能死!......
  
      而此时,既然圣德皇帝这么说了,徐然自然也没有话说。
  
      而圣德皇帝也真没有说空话,不仅派遣了御林军,锦衣卫,还派遣了大量的大内高手,去保护徐然。
  
      太医院的太医也去了十几位,什么内科的,外科的,妇科的,儿科的,反正治疗什么病的人,都有。
  
      人都到齐了,但徐然还是不放心。算了一卦,还是凶卦。在房间内,摆起了七星阵。
  
      这七星阵,诸葛孔明先生,曾经用过。向天借寿,他要灭魏,匡扶汉室。
  
      但很可惜,老天爷没借给他,死在了五丈原。
  
      而徐然也是一样,七星灯灭一盏,人倒在地上,便不行了。
  
      太医们,连忙医治,救了三天,人缓过来了。到金銮殿面圣。
  
      徐然就说:皇上,微臣死是一定要死了,临死前,再为长公主做一件事,我破了她的命格,然后她再成亲,就不会克夫了。
  
      圣德皇帝很奇怪,但是看到徐然,又不像是说假话,于是便道:徐然,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朕说,能答应的,我都能答应你。
  
      而徐然说:是这样的皇上,我死后,您让我入皇陵就可以,我来世不想做平凡人了,我想也投一个好胎。
  
      徐然说的很慎人,圣德皇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先安排结婚再说。毕竟当时看,徐然头脑清醒,走路形如常人。
  
      于是,徐然与长公主的大婚,就在当天的夜里举行了。满朝文武庆贺,而徐然也是很开心的样子,与众朝臣推杯换盏,千杯不醉。
  
      但其实,徐然是一个不会喝酒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当天夜里,就喝了那么多。而且跟没事人一样的,与长公主被送入洞房。
  
      圣德皇帝很高兴,心道:自己这驸马,就是疑心病。这不没有什么事情吗?
  
      圣德皇帝很放心,遣散了群臣,自己也回后宫安寝去了。
  
      但谁能料到,就在次日的一清早,锦绣宫传来了噩耗,驸马爷死了!
  
      而徐然死后,长公主克夫的事情,就在朝中传开了。即便那徐然临死的时候说过,长公主的命格已经被他给破了。
  
      但是谁敢去试一试?
  
      所以这也算是圣德皇帝的一个心结,没给自己的女儿,找了一个好的驸马,于是对于这位长公主也是疼爱有加。无论她做错什么,顶多也就训斥两句。所以那忠烈,又怎敢去找长公主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