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杀二圣!
    “看来,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劝的,就是该死之人。”
  
      单面北圣人虎虎生风打来的拳头,叶修文不屑的冷笑。
  
      并且也正在这与此同时,一尊庞然大物,自打空中落下。那拳头,如同面板一样,直接与北圣人的拳头相撞在了一起。
  
      那北圣人,也算是灵元境的高手了,但是他的拳力,却在遭遇撞击之后被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
  
      此刻,就仿佛在他面前,并不是一个人,或者什么,而是一座大山,而且这座大山,无比的坚硬。
  
      “不,这怎么可能?”
  
      北圣人惊呼却已然晚了,他的拳力被击碎,胳膊紧接着断裂如同橡胶一样抽在自己的身上。
  
      但此刻还没有结束,就当北圣人的拳头,胳膊,砸在自己身上的同时,巨大的拳头到了,将北圣人的身子,如同炮弹一般的轰飞了出去。
  
      北圣人的身体,在空中直线飞出,将路基下的一座土山撞碎,后如同死狗一样的趴在了小土山的后面。
  
      “啊?”川圣人惊愕,而再一看那飞来的怪物,更是吓的半死,那怪物生着翻天鼻,浑身宛若钢针一样的毛发。
  
      “还有一个。”
  
      而也正在这时,叶修文却再度道。
  
      “嘭!”
  
      叶修文话音未落,金刚一拳头自上而下拍下来,那川圣人就如同一个饼一样的贴在了马路上。
  
      顷刻间,两名灵元境的高手,尽数被金刚拍死。
  
      这就是金刚的力量,它虽然不是灵元境界七重中圣博通的对手。但是随手拍死灵元境二重,三重的高手,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的容易。
  
      而且可以也换一种说法。在金刚与中圣博通那一战的时候,金刚已经与独角龙大战了三天三夜,而且还中毒了。
  
      所以这么比较下来,恐怕要是金刚在全胜时期,那个中圣博通,能不能赢还在两可之间。
  
      所以此时,两名灵元境的高手被随手怕死,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然而,叶修文不奇怪,那些跟着川北二圣来的人,却不淡定了,但见两位圣人死了,被吓的拔腿就跑。
  
      而且特别是苏贵儿,这个家伙一马当先的就逃了。
  
      但不想,还没有等他跑出去三十步,山道的另外一侧,便转出来四个女人。这四个女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字排开,挡住去路。
  
      “快闪开!”
  
      那苏贵儿慌不择路,也没看清挡在,面前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持剑,就向站在正中的朱雀,一剑劈来。
  
      朱雀不屑,手掌一翻,一道血色的烈焰射出,顺着苏贵儿的剑锋,便烧在了那苏贵儿的身上。
  
      “啊!啊!”
  
      苏贵儿发出惨叫,自打半空中跌落,拼命的打自己身上的火焰。
  
      但是很可惜,他身上的火焰不仅没有灭不说,而且越燃越胜,烧的他惨叫连连。
  
      其余的七色地狱弟子,尽数被吓的呆住了,竟然眼睁睁看着苏贵儿,被活活的烧死。
  
      “我需要几个抬轿的。”
  
      正在这时,却是叶修文,淡淡的道,而且上了那一顶大轿。
  
      这轿子有五米长,三米宽,被十六个人抬着。
  
      而此时,那些抬轿的七色地狱弟子听,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一同跪地道:“我等愿意为五爷抬轿。”
  
      “很好,在这个世界上,聪明人,永远活的很久。死的都是那些蠢笨的人。”
  
      叶修文微微一乐,冲着月儿等人招了招手,几个人上了轿子,那几个七色地狱的弟子,则起轿,直奔燕州府的方向而去。
  
      轿子的后面,是金刚,金刚瞪着一双腥红的眼珠子,大踏步的跟在轿子的后面。
  
      哗啦一声,此刻金刚的肩膀上,多出一个人来。此人浑身都包裹在一席古怪的黑衣之内,只露两只眼睛出来,正是彩蝶。
  
      彩蝶这两天,总跟金刚在一起。金刚不仅身体庞大,而且抗毒性很强,根本不惧怕彩蝶身上,飘散出来的毒气。
  
      于是这一人一兽,竟然成为了好朋友,彩蝶坐在金刚的肩膀上,就这么跟在前面那顶轿子的后面。
  
      而此时,倘若有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定会吓上一跳,甚至会猜测,这一定是哪个隐世的巨孽,重出江湖了。
  
      不过,这句话仿佛也没有说错。叶修文的确在燕州消失了几个月,又回来了。
  
      而且,这个少年,刚刚回来,便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不能为我所用者杀!
  
      时间就如同白驹过隙一样,一转眼,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叶修文等人,并没有直取燕州府,而是停留在了圣母教。
  
      此时的圣母教,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圣母教位于深山大川之间,交通也不便利。当初鲨海鳄在攻陷这里之后,就废弃了这里,此时整个圣母教,孤零零的几根铁锁还在,而其中的建筑,却早已物是人非了。
  
      而且尤其是主峰的大殿,更是被炸了一个粉碎。
  
      但见遍地狼藉,鸢儿的脸上,略微带有忧色,显然这里其实充满了她对于整个门派的回忆。
  
      但其实,她也没有多少回忆,因为她在进入圣母教之后,便是在不断的练功,练功,再练功。
  
      甚至师门内的弟子,她都很少见到。
  
      但这却是她印象最深的地方,这正如一个人,无论他多么冰冷,多么不食人间烟火,但总会有那么一段,他无法抹除的记忆。
  
      叶修文但见鸢儿神伤的模样,也是叹了一口气。倘若当初,他要是能力再高那么一点点,恐怕圣母教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不过,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倘若一直纠结过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叶修文轻轻的拍了拍鸢儿的肩膀道:“这就是江湖,一个门派的兴衰,新老交替,则再正常不过了。”
  
      鸢儿看着叶修文,却什么也没说,而是继续向坍塌的大殿走去。
  
      而此时,孟庆龙则喊道:“喂?整个大殿都坍塌了,你现在进去又有什么用?”
  
      鸢儿还是没有回话,继续向坍塌的大殿走去。
  
      “喂?喂?”
  
      孟庆龙拦不住,最后也只能跟着鸢儿等人,也向那坍塌的大殿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