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穷大明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先贤就是我自己,唐小祥开唱
“小祥没想到,你会抽到第一组啊!紧张吗”
  
  评委席上张静雅见唐小祥上台后毫无避忌她认识唐小祥的事实,而主动问道。
  
  “还好,早上晚上都要上,所以没什么紧张的。”
  
  “不紧张就好,我还真挺期待你今天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事先可说好,你可别指望我给你开后门呀!表现不好你一样会被淘汰的!”张静雅看唐小祥自信的模样后轻笑着说道。
  
  “张市长,您和这名选手认识?”
  
  同样坐在评委席上的牡丹大学,音乐系教授李思思,在看到张静雅很熟络的和唐小祥再说话后,好奇地问她。。
  
  “呵呵,不光是张市长认识他,我也认识这名选手,我相信如果我说出他这一阵子做出的一些事情后,我相信李老师你也一定会知道他是谁了!”坐在一旁的马主编笑着开口说道:
  
  “他前一阵子在公园边和大日国人文争武斗时写过一首悼亡词,还写过反战题材的现代诗和歌曲,被你们的老校长,蒋老称作是华国文学界的希望...”
  
  “哦!我知道你来!原来十年生死两茫茫是你写的呀!你还真的只是个高中生啊?”
  
  李思思没等马主编把话说完,就已经知道唐小祥是谁了,因为这一阵子蒋修同真的没少在他们学校的各种场合下称赞唐小祥,所以她一直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只是她这没想到能作出十年生死两茫茫那种千古之词的作者真的如同蒋老说的那样只是一名高中生。
  
  “呵呵,被你们这么说一说四个评委,只有我不认识这名选手了呗?”
  
  最后一名评委,有度视频总监李大年在听到几人的对话后,不禁的也对眼前的这名看着有几分眼熟大男孩起了几分兴趣,这么多人都认识他很出名吗?
  
  这一个问题出来,马主编就转头笑着对他说:“亏你还是一名娱乐媒体工作者呢,诗歌没听过我们理解,央视新闻没看过我们也勉强能接受,可是你连最近的娱乐新闻也不关注吗?在你面前的这名选手可是被称作直播界第一主播呀!”
  
  这一说,李大年才恍然大悟立即对着唐小祥说道道:“你就是虎牙直播上的那个唐小祥?天哪,没想到你也来参加选拔了,以你的才艺完全可以直接拿主办城市的那张晋级票呀?难道没人给你吗?”
  
  李大年说到这,就转过头询问似的看向张静雅。
  
  张静雅苦笑一下:“这是可不怪我们市政府,我们是要把那张票给他的,可是人家不要呀!”
  
  张静雅说这话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抱怨。
  
  “为什么呀?你问什么不要这张晋级票呢?”李大年回过头疑惑的问唐小祥。
  
  唐小祥听到李大年的疑惑的问题,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
  
  “先贤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如果直接拿了那张晋级票,名不正,言不顺只会让人不断地质疑,我不愿意和他们解释什么,所以到不如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走向最后的目标!”
  
  “好!好一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话是哪位先贤的大作?”张静雅听了唐小祥这句话后,双眸神光闪烁,拍桌问道。
  
  “呃,这句话是.....”唐小祥刚想回答时语气突然一顿,他这才想起貌似这个世界上没有《周易》这本书呀,哎!看来这本巨著又要成为自己的作品了!
  
  “这名先贤就是我自己...”唐小祥舔着脸说道。
  
  “.......”张静雅无力吐槽,她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自称先贤的,难道他不知道这词都是给那些已经仙游的先人用的吗?这货还真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百无禁忌呀!
  
  互动结束,自然是要开始表演才艺了。
  
  “唐小祥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唐小祥点点头,说道。
  
  “那好,开始你的表演吧。”
  
  说完,李思思放下了手中的麦克风准备听唐小祥会唱一首什么样的歌曲。
  
  而作为签下唐小祥歌曲网络版权的马主编此时也竖起了耳朵。
  
  台下观众席上,学校来到现场的那些同学都在议论起来:
  
  “唐小祥会唱什么歌呢?洛洛你知道吗?”一名女同学问坐在她前面的米洛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我也没注意他练什么歌!”米洛这几天光顾着和唐小祥置气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唐小祥今天会唱什么歌。
  
  “不会吧,连你都不知道?”那名女同学有些不敢置信的说。
  
  这学校里谁不知道米洛和唐小祥是一家子人呀,唐小祥在米洛面前可是从来没有秘密可言的呀!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米洛在听到女同学那质疑的语气后,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了,她现在觉得自己这几天似乎有些过分了。
  
  舞台上,一段钢琴和箫声旋律过后,唐小祥开口唱起他今天要表演的歌曲: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肝肠寸断。”
  
  这一首戏曲风格浓郁的歌曲,但在融入流行因素后,又让这一首歌变得很有特点。
  
  唐小祥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如同一叶扁舟般,随着音乐的节奏无律的摇动着头部: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心有魔债。”
  
  这一首歌曲,就是前世红极一时的《悟空》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真假界,
  
  尘缘散聚不分明,
  
  难断!”
  
  唐小祥用戏曲的唱腔唱出难断两个字之后,嗓音一提,一段无奈悲凉的独白随着他呐喊般的声线喷薄而出: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氐惆,
  
  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灵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诺大的舞台上,唐小祥的身影显得异常的孤单。
  
  那是一位圣人?
  
  还是一尊魔头。
  
  或是一大妖怪。
  
  谁人都不知道。
  
  但人们知道的是,这位拥有强大本领的天才,却在此时展现了他最为孤独的一面。
  
  泪水,早已沾湿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