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耽罗国 下
    “将军,这一战该怎么打?”大将杨绪休低声问道。
  
      林锐着实为难,虽然用强攻最终能拿下耽罗城,但士兵必然会死伤惨重,这就和他的原定计划不符,他可是承诺,伤亡不超过百人。
  
      这时,徐庆从队伍中走出来笑道:“让我来试试吧!”
  
      林锐知道这位范宁的侍卫武艺高强,尤其轻功更是超然绝伦,自己就亲眼见他从高高的桅杆上一跃而下,丝毫不损,这样的武艺在大规模作战时或许作用不大,但在出奇兵时,却能起到关键作用。
  
      林锐大喜道:“我能帮助徐壮士做点什么?”
  
      徐庆望着高高的吊桥道:“希望林将军能给我用弓箭压阵,另外,准备好撞城之木!”
  
      撞槌早已准备好,林锐立刻回身喝令道:“一千弩兵上,给我压住敌人的弓箭!”
  
      ‘咚!咚!咚!’战鼓声激烈敲响。
  
      一千名士兵呐喊着冲了上去,他们在距离城墙一百二十步外停住,举弩向城墙疾射,强劲的弩箭射向城头士兵,数十名守军躲闪不及,一连串地惨叫中箭。
  
      其余士兵吓得纷纷蹲下,躲避宋军的强弩进攻。
  
      这时,徐庆取过一支精钢铁爪,前面是三个倒钩,长一尺,精钢有指头般粗细,呈倒莲花状,极为锋利,后面是一条长七八丈的绳索,这是攻城专用铁爪,比较粗糙结实,练武人的飞虎爪要比它精细得多,可以揣在怀中携带。
  
      徐庆快步走到壕沟前,仰头凝视高高的吊桥,吊桥距离地面足有两丈,两根大粗铁链子拉拽着吊桥顶头两端,徐庆见身边一名膀大腰圆的士兵拎着锋利的斧头,便对他笑道:“等会儿把斧头扔给我!”
  
      “什么?”士兵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徐庆不答,手一甩,铁爪飞出,钩住了左面铁链子,徐庆后退十几步,猛地向前奔跑,忽然纵身一跃,竟跳一丈高,轻轻一把抓住了空中的绳索,他身体还在空中回荡,但手臂却不停,人迅速向上攀爬。
  
      宋军士兵顿时一片惊呼,紧接着响起一片热烈的鼓掌声。
  
      这时,躲在一堵城墙后的平野英侵心中冷笑一声,他抢过一副弓箭,张弓搭箭,瞄准了半空中的徐庆,弦一松,一支狼牙箭‘嗖!’地向徐庆射去。
  
      箭如流星,快疾无比,就在箭即将射中徐庆的一瞬间,徐庆身体弓起,一脚向箭矢踢去,这一脚准确地题中箭杆,将箭踢飞。
  
      林锐大怒,喝令道:“压制住敌军!”
  
      又一轮密集的箭矢向城头射去,七八十支箭都是射向平野英侵,平野英侵正准备射第二箭,怎奈宋军箭太急,他不得不侧身蹲下。
  
      这时,徐庆已经一只手攀住了吊桥边缘,回头对士兵大喊:“把斧头扔给我!”
  
      士兵这才反应过来,他奋力将利斧向徐庆扔去,徐庆在空中轻巧地抓住斧柄,奋力用斧头向吊桥上铁链劈去。
  
      只见火光四溅,铁链被劈砍得当当作响,林锐这才明白徐庆的用意,他是劈断铁链,只是这可能吗?用火烧还差不多。
  
      所有人都将信将疑地望着徐庆,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
  
      徐庆劈砍铁链只是想了解铁链的质地,他感觉铸造很粗糙,铁质不好,不是那种反复锻打而成的军用精铁,就是市场上卖的很普通的粗铁,各种铁农具都是用它打制的。
  
      他心中大喜,他将斧头砍定在木头上,可怀中取出一把精钢锯子,这可是他的宝贝,可以轻易锯断铁窗上拇指般粗的铁条,他做江洋大盗时,这是他最得力助手。
  
      徐庆沿着斧头劈开的一个缺口迅速回来锯链子,这时,宋军箭如飞蝗,始终将城头的守军压制住,给徐庆争取时间。
  
      忽然,吊桥上发出‘咔!’一声巨响,长长的铁链被崩断了,向巨蛇般飞向空中,而吊桥向左边倾斜,只剩下一根铁链子拉着吊桥。
  
      林锐大喜过望,厉声大喊道:“撞槌准备!”
  
      数十名士兵抬着一根四丈长粗木头,木头顶端装着铁头,这便是撞城槌,重达两千斤,另外还有百名士兵举盾保护着抱着攻城槌的士兵。
  
      此时,夜幕已悄然落下,天色也变得晦暗,只见徐庆像只巨大的蜥蜴,攀在吊桥上,奋力锯左边的铁链。
  
      又是一声‘崩!’的脆响,铁链断裂,向城头飞去,巨大的吊桥轰然落下,在吊桥落下的瞬间,徐庆翻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稳稳落在地上,迎来士兵们的一片喝彩声。
  
      林锐大喊:“攻城槌上!”
  
      数十名士兵抱着攻城槌向城门奔去,两边的盾牌将他们遮盖得严严实实,一千弩兵向城头放箭,将正面的敌军压制住,使滚木礌石无法从正面撞击士兵。
  
      虽然城堡修建得很结实,但毕竟蛮夷小城,很多细节上做得不好,没有城垛,没有射击孔,也没有投掷槽,在宋军强大弩矢压制下,城头士兵毫无作为,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攻城槌撞向城门。
  
      ‘轰!’一声深沉的闷响,大门晃动,尘土扑簌簌落下。
  
      城内的士兵惊慌失措,纷纷向城门逃去,城门口竟无一兵一卒。
  
      ‘轰!’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木栓断裂的声音,大门轰然被撞开了。
  
      林锐挥刀大喊:“杀进城去,抵抗者格杀无论!”
  
      五千宋军士兵吼叫着向城内蜂拥杀去,耽罗城最终沦陷了。
  
      .........
  
      一夜过去,天终于亮了,除了两千警戒士兵外,其余工匠、士兵和战马都纷纷登陆,范宁也和狄青、赵宗实上了岸,这时,林锐上前单膝跪下禀报:“卑职不负重托,已按照原计划夺取耽罗城,徐庆夺取吊桥,在此战中立下首功,卑职愿为他请赏!”
  
      徐庆也上前抱拳单膝跪下,狄青笑道:“徐壮士可愿从军?若愿从军,我保你为虞侯!”
  
      虞侯属于低级军官,比都头略高,相当于侦查副连长,但这只是开端,如果再继续立功,这一路下来,徐庆至少能升为都指挥使。
  
      徐庆却摇了摇头,“小人不想从军,感谢狄帅厚爱!”
  
      “好吧!先把功劳记上,回头再一并论功行赏。”
  
      狄青随即问道:“弟兄们伤亡情况如何?”
  
      范宁心中暗暗夸赞,不愧是狄青,首先想到的不是杀敌多少,而是自己士卒的伤亡情况,难怪他在边关深得军心。
  
      林锐禀报道:“兄弟阵亡二十三人,伤四十七人,其中重伤十四人,其余皆为轻伤,估计阵亡人数还会上升。”
  
      说到这,林锐恨恨道:“主要是城内有三百名日本武士,十分凶悍,伤亡都是和他们激战时造成,本地耽罗国士兵毫无战斗力,一战即溃。”
  
      “日本武士都歼灭了吗?”旁边范宁问道。
  
      林锐点点头,“回禀范御史,三百日本武士全部被杀,无一活口,他们首领也身中数箭,最后被迫自杀。”
  
      范宁的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其实他是希望能留下几个活口,让自己了解日本的情况,但既然已经全部被杀,范宁也不多说什么,笑着点点头,“那就说说重点吧!”
  
      “国王高薄已经被抓捕,两千士兵被杀了一百余人,其余全部投降。”
  
      “才杀了一百余人?”
  
      赵宗实眉头一皱,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会这么少?”
  
      “启禀使君,卑职下令是抵抗者格杀无论,但实际上除了三百日本武士人,没有任何抵抗者,大军杀至,全部跪满一片,纷纷哀求投降,毫无军人的血性,这一百多人还是因为投降不及时而被杀。”
  
      狄青笑道:“孟员外说耽罗国人比较顺从,缺乏抵抗意志,由此可见一斑。”
  
      赵宗实点点头,“把孟员外叫上,我们进城!”
  
      众人在千余士兵的簇拥下来到耽罗城,范宁看了看险要的城堡,回头对狄青笑道:“和西夏人的城池相比如何?”
  
      狄青笑了笑道:“就城堡本身而言,还算是修得高大坚固,不过西夏人是依险要的山势修建城堡,更是易守难攻,耽罗城远远比不上。”
  
      赵宗实笑道:“这里可以作为官衙和军衙所在地,并且可以在里面屯集粮草物资。”
  
      众人走进了军城,一名文职军官上前禀报,“城内物资已经统计完毕,有粮食三万石,羊九千余只,牛七百五十头,黄金三千五百两,白银两万两,珍珠七十斗,还有一些兵甲,差不多就这些财富。”
  
      范宁摇摇头叹息道:“一个国家的财富就只剩下这么多了,这和亡国有什么区别?”
  
      他随即对林锐道:“去召集全部国民,让他们到城池这边来,有话对他们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