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八十章 调令到来
次日一早,明仁匆匆赶回了白龙川,范宁则前往矿山监司巡视仓库,之所以叫仓库而不叫银库,是因为仓库除了粗银锭外,还有大量的天然硫磺。小说.
  
  陪同范宁参观仓库正是鲲州矿监马丰,他是名宦官,不过人倒是很精明,也懂得人情世故,没有一般矿监那样飞扬跋扈。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派一个喜欢作威作福或者为人苛刻的矿监来,说不定半路上海船就翻了,别以为曹家高家这些功勋世家做不出来。
  
  “范知州,这就是银锭主库!”
  
  范宁跟随他走进一间巨大的仓库,仓库内堆满了大木箱子,外面则是一排木制货架,货架上是一块块粗银锭,每块重二十斤,沉甸甸地放在货架上。
  
  从三年前开始开采银矿到现在,都没有运去京城,也不知存储多少了?
  
  云范宁拍了拍银锭笑问道:“现在有多少库存了?”
  
  “三十万斤左右吧!只多不少。”
  
  范宁迅速估算一下,那就是五百万两左右,不过这只是粗银,还要精炼,但至少也有四百万两。
  
  “我可能很快要回大宋了,不如跟随我的船队一起运回去吧!”
  
  “这样最好,那就拜托范知州了。”
  
  “不用客气,这两天明仁骚扰马矿监,已经被我臭骂一顿,灰溜溜回去了。”
  
  这才是范宁参观仓库的主要目的,找个机会感谢一下马丰的人情,明仁不懂事,跑来骚扰马矿监,不管马矿监心里舒不舒服,自己都得来表个态。
  
  “这一年马矿监真的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来的时候又白又胖,现在却变得十分黑瘦,我会向官家替马矿监表功。”
  
  马丰心中十分舒服,呵呵笑道:“都是给官家做事,辛苦点是应该的,范知州尽管放心,有我在,明仁和明礼是不会吃亏的。”
  
  “那就请矿监多多关照了!”
  
  从芒川镇到汉县就近多了,下午时分,范宁抵达了汉县。
  
  和两年前相比,汉县人口增加了一倍,达三千户之多,加上唐县的一千二百户和晋县的八百户,鲲州人口已达五千户,两万六千余人,已经到了鲲州设定的,不会再增加移民。
  
  天色已经不早,范宁直接回家,士兵们则返回军营,范宁府上人口不多,除了妻子朱佩,保镖剑梅子和贴身侍女阿雅外,还多了五个日本小使女,不过府上不做饭,都是由汉县最大的杨氏酒楼每天三顿按时送来。
  
  范宁回到府中,把外衣脱给阿雅,问道:“夫人呢?”
  
  “余长史的妻子来了,夫人在后宅和她聊天。”
  
  “好吧!我去书房。”
  
  范宁来到自己的书房坐下,阿雅给他送来一杯热茶,范宁见泡沫丰富,挂杯不下,不由点点头赞道:“茶点得不错!”
  
  阿雅施个万福,“谢谢官人夸奖!”
  
  范宁见她乖巧,心中一动,便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搂在怀中,上下费了一番口舌,阿雅俏脸通红,小声道:“官人回来,不告诉夫人,她会生气的。”
  
  范宁松开她,笑道:“给夫人通报一声,说我回来了。”
  
  “是!”
  
  阿雅乖巧地行一礼,又偷偷看了一眼范宁,转身便跑了。
  
  望着她娇小的身影跑远,范宁摇了摇头,时间过得很快,她一晃跟随朱佩已经三年了,她也差不多十七岁,从朱佩嫁给自己那天起,这小妮子实际上扮演了通房丫鬟的角色,这两年自己和娇妻行房时,她基本上就在外面伺候,连这种夫妻最隐秘的事情都不回避她,那么拿下她也只是时间问题。
  
  范宁喝了口热茶,外面脚步声急促响起,只见朱佩一阵风似冲进书房,一下子投入丈夫怀中,搂着脖子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咯咯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范宁在她圆润的翘臀上拍了一下笑道:“心情好像很不错?”
  
  “那当然,要回家了,我心都开始生出翅膀,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大宋。”
  
  “余夫人今天怎么来了?好像还是第一次上门吧!”
  
  朱佩撇撇嘴,“她就是来看自己未来的官宅,让我带她到府宅各处逛了一圈,说是来参观我们家,但她的心思我能不知道?”
  
  “余夫人也是个急性子啊!”
  
  “他们家人口多,房子又比我们小,她肯定着急啊!”
  
  朱佩索性坐在丈夫腿上,搂着他脖子笑道:“说说明礼的事情,是不是被我三哥说对了?”
  
  范宁点点头,“真要把我气死,孩子都三个月了,是个男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二叔二婶交代?”
  
  “夫君见到那孩子了?”
  
  范宁摇摇头,“明礼不肯来见我,我是听明仁说的,我让他告诉明礼,把母子二人送来汉县。”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是个日本女子,不过还比较清白,不是我担心的那种女人,在估衣店做伙计,被明礼看中了,去年年初两人就在一起了。”
  
  “那就没有关系了,说不定二叔二婶很高兴呢,毕竟是个男孩啊!”
  
  范宁苦笑着摇摇头,“应该先成婚的,二叔很保守,他恐怕不会接受这种结果。”
  
  “二叔保守?”
  
  朱佩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给我说过的,你二叔和二婶可是没成婚就住在一起了,而且他们成婚七个月后就生下了明仁和明礼。”
  
  范宁半响叹口气道:“正是因为这样,二叔才不想明仁和明礼重蹈覆辙,我给他们保证过的,两个臭小子在外面不会乱来,结果”
  
  “夫君,你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他们,不要再自责了,给二叔二婶讲清楚,情况不会太糟糕的。”
  
  朱佩替范宁出谋划策道:“不如这样,让明礼纳她为妾,然后告诉二叔二婶,是先纳妾后再生的儿子,这样不就有名份了?”
  
  范宁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他抱着娇妻大动禄爪笑道:“来!好好奖励一下娘子!”
  
  朱佩急忙推开他,低声咬牙道:“现在是白天,会被人听到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阿雅的声音,“夫人、官人,余长史来了。”
  
  朱佩腾地跳起身,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幸亏刚才没有让他得逞。
  
  范宁起身笑道:“估计有什么事情,我去看看。”
  
  走到门口,朱佩在后面提醒他道:“夫君,说不定他是来找夫人的,你说她已经回去了。”
  
  “知道了?”
  
  范宁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来自己府上找妻子?
  
  走到府门口,只见余孝年笑眯眯迎上前,“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我可是刚回来,热茶都来不及喝一口!”范宁笑道。
  
  “真的?那我可走了,你别后悔?”余孝年转身就走。
  
  范宁连忙上前拉住他陪笑道:“老余,好说,什么事情?”
  
  余孝年将一只鸽信递给他,“刚刚收到的。”
  
  范宁连忙接过鸽信,抽出一卷纸,慢慢展开,上面只有一句话,‘知州届满,范宁可回吏部交职,余孝年暂代知州!’落空是文彦博亲笔,盖有知政堂的印鉴。’
  
  范宁长长松了口气,终于要回去了
  
  三天后,书房内,范宁黑着脸拍桌子骂道:“你还有脸来见我!看你做的好事,让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礼低着头一声不吭,范宁恨得咬牙切齿,“孩子都生出来,他是什么名份?是私生子,还是你的婚生子?”
  
  明礼站起身,忿忿道:“我这把她们母子带走,不劳你操心了!”
  
  明礼转身要走,旁边明仁一把抓住他,“你让他骂,等他骂完了,他就会帮你了!”
  
  范宁狠狠瞪了明仁一眼,不过范宁心中的怒火确实也消散了不少,他沉思片刻问道:“你要娶她吗?”
  
  明礼点点头,“我不能失去我的儿子。”
  
  “既然如此,你就娶她为妾!”
  
  明仁瞪大了眼睛,“阿宁,好像我们还不能娶妾吧!”
  
  范宁从抽屉里取出两份任命书扔到桌上,“这是你们勋官任命书!”
  
  明仁跳过来一把抓起任命书,登时惊喜万分道:“飞骑尉,我们居然是飞骑尉,为什么朝廷会给我们勋官?”
  
  范宁没好气道:“你们率先发现鲲州金田,我给你们报上去了,朝廷给了表彰,封你们飞骑尉。”
  
  “我们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明仁看了看下面的日期,顿时怪叫起来,“竟然是两年前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们,你什么意思,想昧下我们的勋官吗?”
  
  范宁一把将任命书抢过来,“你再废话我就把它撕了!”
  
  明仁连忙堆起笑脸,拉住范宁的胳臂道:“别撕!别撕!千万别撕,哥哥我娶妾全靠它了。”
  
  明礼却没有了嬉皮笑脸,他叹口气道:“那就先给礼子一个名份吧!”
  
  范宁坐下来,想了想道:“无论如何,让她母子见见二叔二婶,让她们和我一起走,明仁也一起。”
  
  “我当然知道!”
  
  明仁手一摊,无奈道:“反正所有的黄金都在你那里,我也只能任你摆布。”
  
  明礼犹豫一下,“她们一定要走吗?”
  
  范宁知道他舍不得儿子,便道:“丑媳妇总归要见公婆,早一点见面就早一点安心,好在鲲州在遥远海外,可以找一个来不及告诉父母的理由,我会尽量替你圆这件事,不过就这一次,我不在鲲州了,你不要再冒出一对母子,听到了吗?”
  
  明礼点点头,“我知道,以后不会有了。”
  
  “去吧!她们在东院,你们好好团聚两天,后天一早出发。”——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