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文渊博罢相
    天不亮范宁就起来了,昨晚折腾到半夜才睡,但他依旧精神抖擞,开不出半点倦意,欧阳倩就不行了,洞房花烛夜不知被范宁折腾了多少次,整个身体都快散架了,现在还起不来呢!
  
      朱佩倒是习惯早起了,她一边给丈夫整理朝服,一边埋怨道:“今天干嘛不请个假,昨晚当新郎,今天就上朝,哪有像你这么勤政的大臣?”
  
      范宁摇摇头道:“毕竟不是娶妻,没有请假的理由。”
  
      这个回答让朱佩十分满意,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不能混为一谈的,说明这个小子心中把自己的位子摆得很正,没有那种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念头。
  
      “你今天还是坐马车去,在马车小睡片刻,到了皇宫,让小文叫醒你。”
  
      “这倒是好办法!”
  
      范宁确实很疲倦,但在妻子面前,他只得强打精神,不想让妻子知道自己昨晚太疯了。
  
      范宁又吃了点东西,这才坐上马车走了。
  
      范宁刚走没多久,欧阳倩便匆匆赶出来,头发简单挽了个髻,脸上只稍微洗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化妆,整个儿素面朝天。
  
      欧阳倩听说夫君已经走了,她一脸自责道:“我睡过头了!”
  
      朱佩见她肌肤晶莹雪白,透着一股水润滋滑,双眸神采飞扬,想着夫君昨晚和她缠绵一夜,朱佩心中就是一阵气苦。
  
      好好的自己的男人,怎么就分走了一半,她心中又有点埋怨母亲,若不是母亲一个劲地要赶紧把欧阳倩的名份定下来,自己也不用这么急把她接进家。
  
      朱佩在那里自艾自怨,欧阳倩却没有想那么多,她关切地问道:“大姐,你气色有点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朱佩更是气苦,自己昨晚能睡得好吗?就恨不很冲过去把夫君抢回来。
  
      但她也只得认了,木已成舟,生米做成熟饭,她也只能往好的一面想,就当自己多个帮手,不准夫君在外面再胡来。
  
      她勉强一笑,“你们昨儿累了一夜,早上起不来很正常,我那会儿也是这样,以后日子还长呢!”
  
      欧阳倩俏脸一红,她才明白朱佩心中不舒服,只得低着头小声道:“大姐,昨晚对不起了!”
  
      朱佩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她见欧阳倩向自己认错,她心中的一丝不满也渐渐消了。
  
      “咱们先商量一下称呼吧!”
  
      朱佩真不习惯欧阳倩叫自己大姐,虽然她是大妇,但毕竟欧阳倩大自己好几岁,她叫自己大姐,朱佩总觉得有点把自己叫老了。
  
      只要欧阳倩有这个心就行,叫不叫大姐都无所谓。
  
      朱佩挽住她胳膊笑道,“你还是叫我阿佩吧!这样更亲切一点。”
  
      欧阳倩叫朱佩大姐也有点拗口,她便笑道:“我兄长一直叫我乳名阿倩,以后你也这样叫我,别叫倩姐了,会让人笑话的。”
  
      “好!”
  
      朱佩欣然笑道:“等会儿我们一起看看后宅怎么布置,回头我陪你去搬家,下午咱们一起去喝茶,我总算有个伴了。”
  
      朱佩性格是人敬我,我也敬人,只要欧阳倩对她足够尊重,她也不会摆主妇的架子,维护一个和睦的家庭,保持愉快的心情,对大家都有好处。
  
      欧阳倩笑道:“下午喝完茶,我们去逛逛书铺吧!”
  
      “好呀!我们去书苑街,正好顺便去奇石馆,我给你挑一块田黄石做印章,现在就时兴这个,我自己也想做一个呢!”
  
      两人去隔壁中堂吃了早饭,又各自回房补妆,这也是房宅大的好处,可以有各自独立的空间,互不干扰。
  
      ........
  
      范宁在马车上还真的眯了一会儿,到皇城时被小文叫醒,范宁揉揉额头,对小文道:“你先去谏院,再让马车回来接我,今天不煎茶,点茶吧!”
  
      小文挠挠头道:“夫人说,晚上回去时,直接去岳父家吃晚饭,她和二夫人也在那里。”
  
      “我知道了,你先去谏院!”
  
      范宁下了马车,和几名朝官打了招呼,一起进了皇城。
  
      刚到紫微殿前广场,便看见李唯臻急匆匆走了过来,范宁心中对他有点歉疚,他一走数月,回来后心思也不在谏院,大小事情都是李唯臻扛着,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
  
      不过范宁见李唯臻神情凝重,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暂时不提辛苦的话头,问道:“老李,怎么了?”
  
      李唯臻向旁边指指,两人走到一个空旷地,李唯臻见左右无人,这才低声道:“文相公罢相了!”
  
      范宁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昨天晚上,大内传出旨意,罢右相、吏部尚书,改任河阳三城节度使、同平章事、判河南府事。”
  
      范宁眉头皱成一团,“不是说张昇弹劾没有成功吗?”
  
      李唯臻叹了口气,“我们都看走眼了,罢文彦博其实官家的意思,刚才我们几个大臣谈论了片刻,大家都认为文彦博担任相国时间太长,相权太重,所以便被贬下去了,不过保留平章事资格,那他以后还有机会复相。”
  
      平章事就是唐朝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担任相国的一个资格,就像担任国家领导人必须是中央委员一样。
  
      所以罢相又有真罢和假罢之说法,两者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保留平章事的资格,保留了平章事资格就是假罢,暂时下去休养几年,有机会再复相,而真罢就是剥夺了平章事资格,就像范仲淹一样,撸得干干净净,一贬到底。
  
      文彦博显然是假罢相,历史上文彦博又几次担任相国,就是这个原因,他的平章事资格一直保留着。
  
      范宁细细一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对,这几个月已经换了两个相国了,时间点也未免太巧了吧!
  
      他又问道:“那是谁接任右相?”
  
      “好像是韩相公,出任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关键是接任枢密使的人,听说是宋庠。”
  
      范宁沉思片刻,顿时明白了,宋庠是当年弹劾范仲淹的先锋,和张尧佐关系极好,八年前罢相,现在又起用了。
  
      整个知政堂五个人,左右相国和两个副相参执政事,还有一个枢密使,这五人中,韩琦和富弼是支持巨鹿郡王赵宗实,而贾昌朝和宋庠是支持琅琊郡王赵文恽,还有一个副相田况,说他中立,他其实也不中立,据说去年张贵妃过寿时,他送了重礼。
  
      这可以解释为官家准备摆擂台了,让赵宗实派和赵文恽派自己竞争,但这又是一种平衡,无论是赵宗实还是赵文恽,都很难胜出,说不定是天子拿不定主意,用这种办法拖下去。
  
      范宁头有点乱了,他实在想不出究竟是哪种可能?
  
      就在这时,浑厚的钟声敲响了,大殿缓缓开启,大臣们三三两两向丹陛上走去。
  
      嘉佑三年八月,文彦博罢相,贬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同平章事、判河南府事。
  
      韩琦接任文彦博的位子,出任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宋庠接任枢密使,参知政事,知政堂内又出现了一轮新的平衡。
  
      但就在这时,范宁接到了家乡急报,他的父亲范铁舟不慎感染重病,已到了弥留之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