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终身大事
    正月初三,范宁应该给另一个岳父朱孝云拜年,但朱孝云带着一家人回吴江祭祖去了,范宁便带着一家人去给三祖父朱元丰拜年,巧的是,范铁戈也带着老妻和孙子范光明给朱元丰拜年,大家正好遇到一起,朱元丰府上格外热闹。r?anw?e?nw?ww.ranwen`com
  
      范宁陪同着二叔范铁戈坐在大堂上和朱元丰闲聊,他们的话题主要在生意上,朱元丰格外关注明仁和明礼创造的范氏贸易商行,才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为泉州第一大海外贸易商人,着实令人惊叹。
  
      范铁戈笑道:“三阿公不用高看他们,他们走得快,主要得益于本钱雄厚,他们在鲲州采了多少黄金,一大半都投进去了,才能在短短数年内拥有几百艘海船,雇佣近数千名水手,要是谁有那么多黄金,一样做得好!”
  
      朱元丰摇摇头,“我不这样看,他们兄弟从小就会做生意,有本钱的人多得去,做海外贸易的大商人,哪个不是十几万贯的身价,可谁能在短短五年内做成泉州第一?那种魄力和胆识,还真不是一般人敢玩的,你知道去年明仁运到的京城的两千根黄檀木赚了多少钱?他本钱才两千贯,那一趟他就赚了二十万两银子,太惊人了,我都不敢对外人说。”
  
      “范二叔,别看你摆弄石头能赚钱,但比起你儿子,你还是差得远,他告诉我,下一次他要去锡兰运沉香木和蓝宝石,这小子做木材生意做上瘾了。”
  
      众人正说着,从外面进来三个少郎,前面二人皆十**岁,一个是朱元丰的七孙子朱齐,另一个却是范家子弟,范铁牛的儿子陆敏。
  
      朱齐长得十分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像个女孩子,倒是陆敏的皮肤像他父亲范铁牛,皮肤比较粗黑,但毕竟是读书人,两人举手投足皆文质彬彬。
  
      朱齐和陆敏同岁,在太学就是同窗好友,又一同回家乡参加科举,两人都考中举人。
  
      后面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却是范铁戈的孙子范光明,是明礼在鲲州生的孩子,孩子的母亲也是日本少女,现在改名范礼氏,带着儿子在京城和公婆住在一起。
  
      范明礼也娶了妻子,是泉州豪族李尧的小女儿,比较瘦小偏黑,范铁戈夫妇都不太喜欢,相比之下,他们还是喜欢孝顺听话的范礼氏。
  
      朱齐和陆敏进来便跪下磕头,“给祖父百年,给二伯父拜年!”
  
      范宁是他们的兄长,就不好跪拜了,倒是范光明,跑得范宁面前便跪下磕头,让范宁哈哈大笑,从怀中摸出一锭五两黄金递给他,“这是三伯父给你的,收下吧!”
  
      范铁戈连忙道:“阿宁,给一把铜钱就行了,他还不懂。”
  
      范宁不睬二叔,对范光明道:“拿去给娘,让娘带你去买糖吃。”
  
      范光明很聪明,他意识到三伯送给自己的一定是好东西,他怕祖父不让他收下,转身就跑了。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这时,朱齐和陆敏又给范宁行礼,范宁却不给他们什么礼物,问道:“三月的省试准备得如何了?”
  
      “我们还在全力以赴备考,这两天稍微休息一下。”
  
      范宁点点头,“稍微休息一下是应该的,有没有打算出去走走?”
  
      “有的,明天我们二人打算去城南欣赏百岗冬雪。”
  
      百岗冬雪是京城著名一景,以赏雪出名,范宁便笑道:“明天把阿多也带上,我再让朱鹰跟你们去,好好玩一天。”
  
      范宁目光何等敏锐,他说完把阿多带上后,便观察二人的表情,陆敏面露苦色,有点不想带堂妹,而朱齐眼中却闪过一丝欣喜。
  
      看样子,这朱齐还真有点喜欢自己妹妹。
  
      待两人退下,朱元丰捋须笑道:“就怕小夫子配不上阿多!”
  
      之前朱佩已经给朱洁提了这件事,朱元丰当然也知道了。
  
      范铁戈愕然,“阿宁,你是想把阿多撮合给小七郎?”
  
      范宁淡淡道:“我不是想撮合他们,如果彼此有好感,那我就成全他们,至于谁配得上谁的话,三祖父不要再提。”
  
      朱元丰当然愿意和范宁再结亲家,他笑道:“小七是个书呆子,从小就喜欢躲在书房里看书。”
  
      范宁笑道:“我那个妹妹也一样,嗜书如命,所以我觉得他们二人倒很般配。”
  
      范铁戈笑道:“既然你们双方都有意,那我来做这个媒。”
  
      范宁沉吟一下道:“妹妹毕竟还小,再等两年吧!”
  
      “要不先定亲,晚点成婚也无妨。”
  
      范宁想了想笑道:“这倒可以,我回头和母亲商量一下,再征求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如果她不反对,就可以把婚事先定下来。”
  
      ...........
  
      正月初四,阿多一早便兴奋地出门了,跟随陆敏和朱齐去城南赏雪,范真儿哭着要跟姑姑一起去,这一次范宁破天荒地没有满足女儿的要求。
  
      阿多足足比大哥小九岁,过了年便是十七岁了,阿多是她的乳名,她的官名叫做范静,她哥叫范宁,她当然叫范静,有点和侄子范景谐音,不过问题不大,发音仔细一点,基本上不会混淆。
  
      黄昏时分,阿多被朱齐送回府中,她手中拿着不少小玩意,用细竹篾编的小鸟,用泥捏的小人,还有木头做的可以吹响哨子,这些都是给侄女的小玩意。
  
      朱佩却来到小姑的房间,门没有关进,透过缝隙,她见阿多正把什么东西往书架后面藏,朱佩看得清楚,竟然是一块玉佩。
  
      朱佩暗吃一惊,这两人已经到交换定情物的程度了吗?
  
      朱佩很了解自己的小姑子,是一个很老实的小娘,最多向母亲发发火,有什么事情都闷在心中,朱齐也差不多,只比她稍好一点,但也是书呆子一个,到现在连点茶都不会,这两人倒不知是谁先主动,估计是朱齐,阿多哪有勇气主动表达?从今天陆敏没有送阿多回来,就知道他们今天一定发生了故事。
  
      想了片刻,朱佩轻轻咳嗽一声,吓得阿多连忙坐好,拿起一本书。
  
      朱佩推开门一条缝,探头进来笑道:“我没有影响你吧!”
  
      “我没有什么事情,大嫂快进来!”
  
      阿多连忙把大嫂让进来,又给她倒茶,朱佩笑问道:“今天玩得开心吧!”
  
      阿多红着点点头,“百岗冬雪真的很美,很壮观,就是人太多了一点,山脚下都是人。”
  
      “这肯定的,很多京城百姓都去看雪了。”
  
      朱佩又笑道:“你大哥很担心,怕你遇到什么事情,听说小无赖很多,毕竟那两个都是文弱书生,争不过人家,抢不过人家,打架也打不过人家。”
  
      “无赖确实有不少,但有鹰哥在,他那么凶猛,有他跟着我,那些无赖小痞子都不敢靠近。”
  
      “你没和他们两个一起?”
  
      阿多连忙摇头,“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鹰哥跟在我后面,反正没有哪个无赖敢来招惹我。”
  
      “那两个没有把你撇在一边吧!”
  
      “没有呢!阿七还跑去给我买糖葫芦。”
  
      “你叫他阿七?”朱佩笑问道。
  
      阿多脸蓦地一红,半晌才道:“我一直就叫他阿七,这个称呼.....不妥吗?”
  
      “没有不妥,你顺口就行,我们都一直叫他小夫子,你不知道吧!”
  
      “小夫子?”
  
      阿多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臭小子怎么不说?下次就叫他小夫子。
  
      朱佩一直在试探阿多,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到陆敏,阿多也根本没有想到陆敏,这说明,三人出游,她的心中只有朱齐。
  
      ..........
  
      就在朱佩和阿多聊天之时,范宁也在询问朱鹰,妹妹今天的情况。
  
      朱鹰很坦率对范宁道:“陆少郎今天有点生气了,回来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走了,就是朱少郎陪同阿多回府。”
  
      “他们两人坐在一辆马车里?”
  
      朱鹰摇摇头,“朱少郎骑马,只有阿多独自坐马车,不过车窗都开着的,阿多一路都在和朱少郎说话。”
  
      “说什么?”
  
      “好像是谈论唐诗,两人说得很投入,朱少郎进城时差点掉下护城河。”
  
      范宁笑了笑又问道:“陆敏为什么生气?”
  
      “朱少郎去买糖葫芦,却只买了两根,没给陆少郎买,这是第一次,上山的时候,朱少郎一直呵护着阿多,没管陆少郎,结果陆少郎摔了一跤,滚下十几丈。
  
      朱少郎见他没有受伤,便不再管他了,让陆少郎很生气,要带阿多回城,阿多不肯,两人就争吵起来,然后朱少郎帮阿多说了几句话,陆少郎一怒之下,就自己回城了。”
  
      “然后呢?”范宁又笑问道。
  
      朱鹰挠挠头,“然后我觉得我自己都有点多余了。”
  
      范宁大笑,“你觉得他们是不是有点郎情妾意的感觉。”
  
      “好像有一点,不过那个朱少郎有点呆,我觉得他配不上阿多。”
  
      范宁点点头又道:“他们还有什么约定吗?”
  
      “好像阿多说后天要去寺院给父亲上香,朱少郎想陪她去,他们说话声音很小,然后我就没听见了,对了,明天朱少郎会送一批书给阿多。”
  
      范宁淡淡一笑,这件事不能急,还得再看一看。
  
      父亲不在了,他就是长兄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