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绝仙道 > 第十八章 越级挑战前

  比武场依旧是人满为患,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日却额外的安静,因为今日比武由外门掌门亲自主持,再者内门长老今日会来挑选天才弟子,所以说这越级比赛可马虎不得。
  这时各等级的弟子早都站到了各自的区域,一个个都雄姿英发,好不潇洒,今日一过可就是鲤鱼越过了龙门,才算得上真正的踏入了修真一途,以后的身份可不能和现在比较。
  不过陆焱可没在他们其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勤奋的鸟儿能吃饱,陆焱一直记着父亲母亲的教诲,虽然前几日的苦修早已让他筋疲力尽,可是还是早早的在后山盘膝静坐吸纳紫气。
  巳时,陆焱早已在擂台下等候了一个多时辰,为了避开一些弟子的出言挑衅还有些阿谀奉承,闭目打坐,神聚于心,纳气吸元,无时无刻的修炼。
  只见掌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右手拂尘轻撇搭于左手手肘,左手掐诀,口中默念口诀,忽地又朝天一指,拂尘一挥,顿时紫气大盛,天裂一口,一座门户显现而来。
  纵观台下弟子,无不是眼露羡艳,怔怔以观,虽然有些弟子已经见过多次这种场面,可还是被震惊到了。
  台上五位长老朝着众人一笑,随后脚踏飞剑向门户飞去,似流星一闪,比陆焱快了千百倍有余。
  不知何时江铭站在了陆焱身边,朝陆焱解释道“这越级挑战可不比晋级战,要严苛的多,入此门户,其中擂台共有九座,便是那一到九阶,而比试也是随自己心意,若想挑战只需点名指姓即可,不过被挑战者有权利选择接受或者拒绝,而擂台赛不可伤及性命,不可毁其道心,亦不可破其丹田神魂,当然只能低等级的挑战高等级修士,只要有本事一阶挑战九阶也可以,规则就是这样,陆焱小师弟,你可还有不懂之处?”江铭问道。
  陆焱面露感激之色,当即问道“那师兄,不知可不可拒绝参加?”
  江铭一愣,摸了摸鼻子,随即问道“这比赛规则我知你几日不见定未曾观看,方才严无师兄叮嘱我给你详细讲解一番,可师弟的本事我也曾目睹,莫不是惧怕什么?还是有人要在这挑战赛对你动手不成?”江铭嘴角上扬。
  这江铭师兄人称笑面三郎,他平时绷着脸时倒不可怕,若是他笑起来,外门总会有几个人倒霉,这事陆焱听师兄们说起过,赶忙摇了摇头,苦笑道“师兄多心了,我只不过是想趁着这几日处理一下凡尘琐事,以后到了内门怕是没有时间了。”
  江铭恢复了本来的样子,盯着天空门户思索一番。
  “师弟此事倒不用着急,等挑战结束后会有一月有余的时间回家探亲,这越级挑战正是巩固修为认清自我的好时机,还是参加为妙,不过若不想参加,倒也没什么大事,只需向执事道明则可。”道罢,江铭转身即去,留陆焱一人在擂台下。
  陆焱刚想转身去往后山,可是无老的神识传音却来了,内容无不是让陆焱务必参加,并且还要拿下名次。
  陆焱苦笑,只得把回家的事暂且放到一边。
  这时天空中的门户已经大开,一执事以元气传音,声音宏伟清澈“尔等速速前往擂台,比试正式开启。”
  只见台下众弟子都拿出了各自的飞剑,施展御剑术朝着门户飞去,陆焱也不敢懈怠,中品凡器飞剑从储物袋中拿出,御剑术施展同样朝着门户疾驰而去。
  身为局中人才知局多缠,在地上观看时觉得门户并不是太远,往里前行时陆焱才知道这近在咫尺的门户可不是那么好进,一直都是同样的距离飞行了不知几个时辰,已经有弟子撑不下去了,不过修真久了,陆焱也知道其中的规则,肯定又是阵法考研弟子的御剑术,而这压力自然是分等级的,等级越高压力越强。
  一个时辰过去了,门户还是和前面一样的距离,陆焱在咬牙坚持,而已经有弟子汗流浃背面色发白,时间越久罡风越大,反观严无曹冷等人,不急不徐的御剑,毕竟经历久了这种场面,反而他们看起来有些轻松。
  其实陆焱如果调用了元气肯定会容易许多,可是为了低调陆焱一直用的是真气,说来可笑,自从无老教陆焱修真以来,这一路顺风顺水的使用元气,这真气竟是不如元气那般容易操作,不过御剑十几个时辰陆焱自知没什么问题。
  反观林立竟然要比严无等人更为轻松,手负于背站立的笔直,从容不迫,周身淡淡金光显然是金身诀,此人是剑修的好苗子,如若入了内门自然会有更好的奇遇一飞冲天,毕竟外门主张修真而内门的天地广阔,剑修体修也是立身之本。
  陆焱暗骂自己愚钝,虽然自己剑法造诣不如林立,可是大荒金身自己为何不用?随即施展大荒金身,这大荒金身一施展压力顺时减轻了一大半,速度也提升了上去,本来秦让一直领先于陆焱,很快却被陆焱反超了,本来是无心之举,但在秦让眼里就不一样了。
  秦让虽被超越但是自认为是因为自己没有动用全力的原因,竟然开口嘲讽陆焱。
  “废物就是废物,刚开始就倾尽全力表现,我只使用了一层力道而已,休要得意。”秦让刚说完就掐指念诀,不一会儿就超越了陆焱朝着门户飞快飞去,此时他对陆焱的鄙视和对自己的实力的骄傲已经到达了极点,不过他却未曾想过自己外门待的时间根本无法和陆焱相提并论。
  陆焱无所谓,本来就专心于御剑和炼体,其实也没听到秦让的声音。
  这御剑术不过是修真界最基础的法门,可往往基础不容小觑,以往都是把御剑术当做代步的法门来用,从未曾想过战斗,不过陆焱有神识,并且得到了无上剑阵,现在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御剑术何不一心二用?也就是说陆焱想到了在天空作战,毕竟筑基期都不可能长时间维系空中作战,何况是炼气期呢?
  说干就干,这时陆焱把打败行后获得的九把飞剑中的一把拿了出来,这可把秦让吓了一跳,以为陆焱要攻击于他,唰的一下卯足了劲往那门户飞去,毕竟空中作战他想都没想过。
  陆焱神色怪异,不明为何秦让突然就使出了吃奶的劲道御剑飞行,不过也没多想,试着用御剑术操纵这把中品凡器,不过一心二用真的不容易,一个踉跄差点就跌落了下去。
  周围的几个弟子弄不清楚陆焱在干什么,也无暇他顾,不过此中惊险,可是生命之危,陆焱也清楚现如今不适合修炼,还是未曾修炼万物吞神诀的缘故,神魂不够强大罢了,此事陆焱深知耽误不得,这次比试结束后一定要和无老好好的商议商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待得陆焱精疲力尽之时终于一层淡淡的紫光笼罩住了他,顿时压力和平常一般无二,说来也奇怪陆焱在飞行中见御剑术操纵两把飞剑不是易事后就默默的修炼,竟然让他的修为隐隐的有些压不住,陆焱苦笑,只得偷偷的用元气将真气控住压制修为。
  不过道山派虽小,可这外门比试的空间竟然阔达千里,其上灵气也是外界的好几倍,而且很明显此处自成空间,不过说是外门比试,其实内门以至于传说中的核心弟子以及长老都在此处比试,不过此处生死台不允许外门弟子比试,一来没那个必要,二来外门弟子也没几个有能力御剑十多个时辰来这处空间,不过陆焱依稀记得导师曾告诉过他,只要入了内门,这比试空间会一直对内门弟子开放。
  只见外门掌门坐于一副太极图的中间,五位外门长老却不知去了何处,而掌门身边只有两位从未曾见过的道长,陆焱不解,不过看到严无他们几个就在不远处陆焱便过去想着了解一下。
  “严无师兄,曹冷师兄,江铭师兄,林立师兄。”陆焱是备份最小的,所以林立虽然修为不及他,但还是被尊称为师兄,一一打完招呼后陆焱便站在了江铭旁边。
  刚想问问这两位道长是何人,江铭便已经开口了,一番话下来陆焱明白了,原来内门不同于外门,外门主讲凝聚真气,而内门就需要的是修炼实力,所以于外门不同的便是所有弟子都在同一个地方修真,本就是大道三千万追溯本源只一条,也就是说外门设立属性只不过是为了让弟子冲着一个地方修真,而内门却是全方位的发展,而台上的这两位就是九长老东方玄剑以及八长老明寒,主要就是其他长老还没有来,所以他们都在等待。
  说完后陆焱也就没再多问,和所有弟子一同盘膝打坐默默的修炼。
  不过陆焱此时也尴尬的紧毕竟自己在压制修为,而体力这会儿以自己大荒金身的功效早都恢复了,无奈之下只得默默地以神识化剑推演自己的无上剑阵。
  修真一途可不是顺风顺水只得逆水舟行,陆焱很快就完全的陷入了对剑阵的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