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世回眸 > 第一千零七十章:捍卫灵天

  
      灵天之主看着此时那冷无痕的背影以及冷家的冷老爷子,眼下的面色可谓是极其的复杂。他同样没有想到帝国安危之时站出来得人会是他们,他们冷家。一个是灵天曾经人人骂做败类的小子,即使是他在皇宫内都可以听得到冷无痕那所谓的恶劣名声。
  
      而另一位则是曾经为了自己为了灵天,所立下了赫赫的战功,却被自己搁置一旁养老的冷家冷侯爷。当初冷无痕对第一帝国,天行帝国他的远房表妹韩恩熙欲行不轨,惹得冷家上下震怒。
  
      并且在之前还有着雪域皇族的原因,冷家冷老爷子也不得不把冷无痕驱离出了家门,而那个时候身为灵天之主的他,也因为怕惹得天行帝国韩家不爽,渐渐疏远了冷家,甚至到了最后还让冷侯爷在家安心养老,也因为未之暗域的种种原因将冷家如今的权势剥夺了一些。
  
      可是灵天在此受到危机得时候,站出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是冷家之人。想到这里的同时灵天之主的心中感到万分的羞愧,看着一个个跪在他面前的侍卫们,嘴中突然怒喝道:“身为灵天的主人唯有战死,没有做亡国之犬的事迹!”
  
      “王上!请你考虑清楚!”周围无数灵天民众嘴中大呼而道。
  
      “众人不必多说!我心意已决!”灵天之主的心中可谓是十分的清楚,就算他能逃得掉之后又能如何?皇宫被破,对于灵天已经是一个打击,自己在逃走,那无疑注定了灵天的灭亡。这对于灵天的打击将会有多大,是万万不可想象的。
  
      如果自己逃走赤日帝国一鼓作气攻占灵天,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显然很好预料得到。再则自己就算逃,又怎能逃得掉?对方这些人就是冲着自己而来,为擒住自己而危险灵天,未之暗域又怎会让自己逃得掉呢,最少面对那样的势力任何帝国都是无力!
  
      既然事已至此,那还不如战死或许眼下还是有一丝丝的生机。灵天的群众因此而产生的悲愤,或许能让灵天的这方战气如虹,挡住对方的攻击也说不定。
  
      “砰咔!”冷无痕连续几次的挥动着巨大的红木,在与对方光剑的碰撞中终于爆裂了开来,红木化作了漫天的木屑向着四处飚射,锋利得木屑偶尔落在了一旁的侍卫身上,刺进他们的肉里,让得那一群坚守的侍卫也不得不退后了几步。
  
      “哈哈!现在看你小子还怎么阻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有些本事,但却站错了队,死吧?”虎一嘴中狂笑不止,手持着光剑器具向着冷无痕凶猛的刺去。
  
      眼下的冷无痕,被震得倒退了数步,整个手臂都颤动着厉害,冷无痕无疑是想要清楚的知道面对天武境级别的家伙自己到底步动用其他仅仅是体魄会怎样,显然有些占据下风,最少对方手中有着器具,不过这没什么,而他从未动用过自己的任何手段。
  
      “小子呵呵看来还很顽强嘛,能挡住我未之暗域虎一几招,是你这一生也足以自傲的资本了。年轻一辈中,赤日帝国以及你们灵天帝国无人能比得上你,我很确信这一点,可今天,你必死无疑!就是因为你的优选,我不得步灭了你”虎一嘴中怒吼道,手中的光剑追逐着冷无痕而去。
  
      灵天的民众望着眼前刚刚那所发生的一幕,全然嘴中忍不住般的叹息了出来。每个人都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侍卫长以及护卫长纷纷喊道:“誓死捍卫皇宫,列队,保护灵天之主!”
  
      紫萱美眸中的泪水无法消减,双手紧紧得攥着拳头,面色苍白如纸,看着场中和天武境对战的少年,眼圈通红。
  
      洛汐更是为冷无痕触动不已,心中非常的难受,难受自己当时那样的话语,是否会刺痛他的心灵,原本就柔弱的心,她很清楚,最少冷无痕被紫萱,被当时的自己,被今天的自己,被冷家,被皇室,等等但还是这样的帮助着灵天,她感到此刻很无助,觉得自己很可恶。
  
      “看来,我们所有人全都看错他了!他才是真的有血性的男人!值得依偎的男人,值得托福的男人!徐静美眸中那流淌出的泪水,望着虎一手中的光剑就要追上冷无痕,光间落向了冷无痕的身上,他还会有任何的活路吗?
  
      “冷无痕!小心!”紫萱看着对方手中的光剑就要落在了冷无痕的身上,紫萱的嘴中忍不住得惊声喊了出来。
  
      “小心!”洛汐不由自主的也同时开口喊道,随后两女对望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意义的笑容,但仅仅只是一瞬间。
  
      可冷无痕对两女的好心提醒如若未闻一般,身体猛然的扭转而开,险险得避开了对方这一剑的袭来,翻转腾挪间一脚狠狠得踢了出去,向着虎一手持光剑的腕踢了过去。
  
      “天武境而已俨然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不用器具!难道你还想用器具吗?可笑!”冷无痕嘴中那不大的声音,在此处这片区域内不断的回响着,望着虎一真得为了避开冷无痕这一脚而抛弃了手中的光剑整个身子不断的退去,一个个面面相窥,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
  
      自然虎一同样没成想到冷无痕居然可以逼开自己的器具脱手,同样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天尊境就拥有着不想现有境界的实力,难道这小子隐藏的了境界,该死!虎一心中想到,一双狰狞般的眼睛正死死得盯着冷无痕,也不废话,一拳横向扫了出去。
  
      “呵呵!就算老子没有器具一样可以轻易得收拾得掉你,隐藏了修为又如何!十招之内,你必死无疑!”
  
      虎一老人的嘴中突然大声的开口一喝,身体猛然一震,赤日道袍随风飘扬,顺势鼓荡起来,身上有着疯狂的灰色烬气涌动。将得周空的气流,在烬气的牵动之间,和他那手臂一起紧密相连,横扫而出,如同一条蜿蜒如虹的大蛇,是要击中冷无痕的要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