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嫡不如庶 > 第4章 威胁

第4章 威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故意搬出魏景玄来,只是为了向上官清珏示威,府上的人都知道王妃被王爷厌弃,王爷更是从未踏入王妃的住处,这与休妻已经没有区别。
  
  上官清珏露出一个阴戾的表情。“你敢。”
  
  闻陌陌似乎就想与上官清珏作对,这样才能显示她高人一等,竟然胆大的松开了手。黑团犹如一块笨重的石头咚的一声落入了水中。
  
  上官清珏快步到水榭边,只见小小的黑团在水中无助挣扎,她压抑不住自己暴虐的脾气,一脚踹在闻陌陌的肚子上,将她踢飞了出去,然后纵身跳入了水中。
  
  此时魏景玄与侍卫尚柏从前堂来,正走在木桥之上。水榭上的女人都吓傻了,有的已经开始放声呼叫着救命。
  
  就算上官清珏只是王府里并不得宠的王妃,但毕竟是王爷的正妃,如果出了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魏景玄与尚柏匆匆赶来,只见水中的女人虽然狼狈,可她却是会水的。“尚柏,帮忙。”
  
  上官清珏已经游至岸边,只是力气耗竭,在尚柏的搀扶下才从水里站了起来。如今天气转寒,湖水冰凉,立在岸边被风一吹,令上官清珏打了一个寒颤。
  
  魏景玄不知水中人是谁,待走到上官清珏身边,才发现竟然是自己一直不待见的王妃。“怎么是你?”
  
  上官清珏将已经开始索索发抖的黑团搂得紧紧的,紧咬着已经冷得泛青的唇朝魏景玄嗤笑一声。“是我,王爷应该没有限制我在王府中行走的自由。”
  
  魏景玄听着上官清珏怪声怪气的说话声,心里没来得升起一股怒火。不过他又想起上次自己不慎将她推落进水中时,她分明不会泅水,难道当时她只是在做戏,害自己生了愧疚之心。
  
  上官清珏知道她得快些回雅澜轩换身衣服,而且黑团还小受不得凉。当要转身离去,却听见魏景玄质疑的声音。
  
  “你会泅水?”
  
  上官清珏觉得自己的牙齿已经开始打颤,只怕自己的说话声会发抖而让魏景玄看轻,尽量让自己忘记寒冷,保持声音匀速。“昨日不会,不代表今日不会。”
  
  她沉默不争,倒是让府上的人以为她是个好欺负的,这口恶气让她不出不快。之前想着与人为善便好,反正她也不想当这个王妃,可是没人接受她善面的好意,所有人只想与她为恶。如果今日自己没有找来,黑团岂非被折磨死。
  
  她想了想,威胁道。“王爷,我既是王妃,应该有资格任意买卖这府上的侍妾,你说是不是?”她料定魏景玄不敢善做主张休了她,她是陛下亲封的靖安王妃,正一品夫人,是这个府邸的女主人。可悲的她竟然任由自己被一群侍妾欺负。
  
  魏景玄心中一阵翻腾,没想到即便将她冷落也还是改变不了她的狂妄。“你放肆。”
  
  “这就算放肆?我只是要行事我的权利。如果王爷不想让我放肆就管好她们的嘴,别撞到我手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上官清珏将话撂下,匆匆向雅澜轩走去。
  
  魏景玄咬牙切齿的瞪着上官清珏的背景,胸中气愤不平,吓得余下的侍妾们动也不敢动,只是胆大妄为的闻陌陌缓过劲来,连滚带爬的扑到魏景玄的腿边,哭诉着。“王爷,王爷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与姐妹们在这里玩耍,不知何处惹怒了王妃,被王妃无端殴打。”
  
  闻陌陌如泣如诉的倾述着自己的悲惨遭遇,将自己勾画在受害者的立场上。不过魏景玄并不买账,一脚将她踢开。
  
  魏景玄心里不喜上官清珏,可他也不是傻子,细想下便能猜透事情的始末。“所有人闭门思过,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迈出房门一步。”
  
  闻陌陌还想为自己辩驳,期望魏景玄能否念起她的好。“王爷,奴婢才是受害者,奴婢冤枉。”
  
  “滚,别让本王说第二遍。”
  
  侍妾们害怕魏景玄,只能默不作声的快步离去。耳边终于清静了,魏景玄像是与人打了一架一般的累,这群女人就没一个让他省心的,这个时候让他十分想念知书达理的清欢。
  
  “让你监视上官清珏,结果如何?”魏景玄冷漠的向尚柏询问。
  
  尚柏想不明白王爷为何那般不喜王妃,明明王妃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他觉得王妃性子极好,温和内敛,坚韧不屈,就算受了不公平待遇也从不怨天尤人,活得洒脱自在。“王妃每日在雅澜轩除了练剑、逗宠物便是种花剪草,并没有干别的。”
  
  魏景玄一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练剑?”
  
  尚柏觉得如果王妃身为男儿郎的话一定会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是啊,王爷难道忘了,王妃是薛侯爷的外孙女,薛侯爷重武轻文,府上的小姐们都会一些拳脚功夫。”
  
  魏景玄这才想起上官清珏的靠山。薛侯爷一家世代为将,如今长子薛开正在西南山市关统御薛家军抵抗裕固族入侵,次子薛禅协助太子驻军燕州遥城抵御北单,长孙薛俊是御前侍卫,统领皇宫三千禁军,深受陛下信任。
  
  如此想来这个上官清珏不好打发,如果处理不当引起薛侯爷的不满,他恐怕会惹上一身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