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用客户端看书还能领红包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嫡不如庶 > 第106章 做下人情

第106章 做下人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官清珏嘟了嘟嘴,忽然肚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实在是大煞风景。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饿扁的肚子,又抬头看向魏晨风。两人目光相对,看着彼此,同时笑了起来。
  
  此时头顶的树上忽然洒下无数的水滴,一个声音传来。“我找了你们一个晚上,你们还笑得出来。”
  
  水珠洒了上官清珏一身,她用衣袖胡乱的擦拭过脸颊,抬头盯着站在树梢上的若生,假装嗔怒道。“你是猴子变的?就不能好好走路。”
  
  魏晨风甩了甩衣服上的水,笑道。“也许你是对的,这猴子从不喜欢走正路。”
  
  若生撅了撅嘴,从树上一跃而下。他一直以来被魏晨风打趣习惯了,不过他还是挺记仇的,总有一天会找到机会还回去。“是,我着急八荒的来找你们,好心给你们带吃的来,你们竟然有力气打趣我,看样子还不饿。”
  
  上官清珏的肚子早饿了,立即朝若生道歉。“好若生,别生气,是我错了。你带了什么好吃的,我都要饿死了。”
  
  若生天生度量大,不与他们一般见识。神秘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得严密的包裹,里面装着几块精致的糕点,对于饥肠辘辘的他们,这可真是人间美味。
  
  三人坐在还算干净的石头上吃着糕点,魏晨风将事情朝若生交代了一遍,若生先是吃惊,而后十分爽快的笑道。“这种事情我最拿手,保证安排得天衣无缝,不漏痕迹。”
  
  魏晨风对若生的本事一向信任。“今日的事情除了我们三人,不可让任何人知晓。”
  
  这种事情的严重性若生自然知晓,他点了点头。“我明白。”
  
  若生看向上官清珏,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他心中有些担忧,到如今这种境况,他们二人要怎么办?
  
  他在心中叹息一声,真是孽缘。他纠结的一阵,可是看他们二人,津津有味的吃着糕点,好似一点也不担忧,可真是急死个人。
  
  “小姐,你走了,我家公子怎么办?”
  
  魏晨风将若生踹了出去。“话多,还不快去办。”
  
  若生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在两人身上徘徊了一阵,不明不白的转过身,灰溜溜的去办正事。
  
  休息好了,也勉强填饱了肚子,上官清珏的脚还有些痛,魏晨风便将她背在背上,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不知走了多远,终于见到了人家。前面的有个小村子,一片山坳,十来间错落有致的房屋,屋上漂浮着炊烟,看起来静谧而又美好。
  
  走了一大半天的路,见到烟火气才觉回到了人间,两人找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见两人装着富贵,举止大方,谈吐得体,定是那家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在山里迷了路,或是遭了难,夫妻二人热情的将魏晨风与上官清珏迎进了屋。
  
  屋子里的摆设十分简陋,老旧粗糙的座椅,黝黑的碗具,连茶叶也没有。
  
  这户人家姓徐,夫人刚刚怀有身孕,一家人似乎家徒四壁,但他们的脸上却挂着祥和满足的笑容,正欢天喜地的迎接孩子的降生。
  
  上官清珏并不为这里环境的简陋而嫌弃什么,端着碗咕噜咕噜的喝起水来,一碗水下肚还不能解了渴似的,又向主人家要了一碗。
  
  魏晨风见她像是一只快要被渴死的骆驼似的,忍不住笑道。“你慢点。”抬头见姓徐的人家站在跟前,只能尴尬的说道。“让你见笑了。”
  
  徐家男人不像是个粗鲁的庄稼汉,着一身洗得泛白的白衣,模样清秀,身材瘦弱,手指骨节分明,脸上一直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看似是个读过书的文人。
  
  “无妨,家里清贫,只剩清水稀粥,还请二位不要嫌弃。”
  
  这时女主人做好了饭,高高兴兴的端了上来。桌子上摆放着一碟山上踩摘的野菜,伴有几碗清可见底的清粥。粥里少见米粒,这大概是徐家仅剩的一点米了。
  
  四人坐在一起,看着桌上的饭菜,场面一度无声。
  
  女主人只能硬着头皮打破僵局,招呼着二人。“快吃吧,这是我刚刚从山上摘下来的野菜,味道十分鲜美。”
  
  赖不住主人家的热情招待,上官清珏笑嘻嘻的迎合着。“多谢大姐。”
  
  她这种野菜她前世也是见过的,吃起来苦中带涩。不过主人家却认为这种野菜的味道十分鲜美,从这方可得知他们的生活过得多么艰辛。
  
  苦中作乐的女主人脸上带着敦厚的笑。“不用客气,你们喜欢就好。”
  
  一碟青菜,四个人瓜分,就算是从未见过如此寒酸饭菜的魏晨风也没有挑剔,毕竟这是主人家精心准备的。
  
  上官清珏见到屋中靠窗的地方有一张简陋的书桌,桌上摆放着些许破旧的书,朝徐家男人问道。“大哥是读书人?”
  
  徐家男人不好意思的回道。“算不上什么读书人,不过只识得几个字罢了。”
  
  见他说话文雅,彬彬有礼,断然不会是只认识几个字,知他是谦虚,上官清珏又说。“大哥既然是读书人怎没去参加科举考试?”
  
  徐家男人面色变了变,坦言道。“实不相瞒。在下姓徐,名长水,三年前参加了科举考试,无奈卷入了卷宗泄露事件。”
  
  三年前的卷宗泄露事件魏晨风是知晓的,当时的吏部侍郎姜岩因倒卖试题被查,受牵连的还有吏部及以下大大小小三十多名官员,轰动一时。
  
  受灾的还有当时的部分考生,因为涉嫌买卖考题,严重的直接被关进了大牢,还有的考卷作废,禁止再次参考。
  
  对于当初的那件事,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幸运,徐长水已经不奢望继续参加科举考试。
  
  魏晨风反问道。“你参与了?”
  
  徐长水长长叹了一口气。“像我们这种贫穷人家,哪里有多余的闲钱买卖考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用客户端看书还能领红包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