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皇太二 > 第346章 养兵

  火峰不傻,放虎归山的事情不会做,好不容将王者引诱至此,怎能说放就放,那岂不是白忙活了。
  既救火连城又除掉王者,一石二鸟才是他的目的。
  何况在他眼里王者可不仅仅是个年轻晚辈这么简单,而是后生可畏。
  火峰早就看出此子身上有大秘,白衣女子的禁制,不死鸟的气息,全都瞒不过他的法眼。
  “镇狱候前辈,你堕落了,居然跟一个晚辈斤斤计较,实在有失准王风度!”王者开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住口,毛头小子,本候做事轮得到你说三道四?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火峰呵斥,但是人从始至终都没现身,在装神弄鬼。
  杀了我?王者笑了,想说有种你就试试!
  他是聪明人,猜得到对方有所顾忌,却道:“你以为真能关得住我们?你以为这把剑就能无敌?”
  王者有骨气,直接开怼,同时脑海里急中生智,顶完嘴后便让向东流和夏昀大声呼喊一个名字,或许唯有此办法才能令三人一同脱险。
  “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
  四字一出,很快便有一声响彻寰宇的钟声传来,炼王之名不可随便大呼小叫,何况是东皇太一。
  当!
  炼狱被轰开,混沌钟果然出现了,并且显化的不是异象,而是本体!
  此钟王者三年前见过,不确定是否仍在火洲,故此赌了一把大的,用特殊方式请它现身!
  这件兵器的强大他曾亲眼目睹,那时不知何故还搭救过自己,仿佛此钟与他有些因果。
  钟声浩荡,钟波纵横八荒,炼狱根本阻挡不了那种威势,被轻易击穿。
  与此同时巨剑有感,狂暴剑气尽数冲霄,对峙那股从天而降的伟力!
  如此一来,开天斧就轻松了很多,急忙抓住机会,溜之大吉。
  炼狱之外,镇狱候贪生怕死,躲在很远的地方,打一开始就没想与王者等正面接触。
  混沌钟莅临的瞬间他也果断逃之夭夭,一退再退,脸上阴晴不定。
  “该死,混沌钟和那位方士至尊佩剑一个级数,这小子脑袋是什么做的,是如何想到此种方法化解死局的!”火峰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精心布的局就这么被破了。
  五行上人府,王者和两位前辈侥幸生还,心有余悸,在这里都能感受到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不得不对那两件兵器生出敬畏。
  今日还好他脑子好使,不然真得被火峰那憋孙整死,谁能想到王下十候也有阴险小人,一点也不光明磊落。
  不过能活着回来就是万幸,接下来应该琢磨的是怎样变得更强,怎样重建点苍国,怎样让自己的势力也强大起来,将来不受别人欺负。
  点苍国百废待兴,历经灭顶之灾而未毁,能活下来的生灵都是精英,对于这些成员王者当然得极力培养,拿出多年积累的灵晶一律分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人必须快速增强实力。
  即日起,府里的炼丹师和炼器师都忙碌了起来,大量生产助长修为的丹药,以及武装队伍的法器法宝。
  也是从这一日开始,诛仙阵设置更改,但凡进入点苍国地盘的外人一律格杀,开启闭关锁国模式。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赶鸭子上架和临时抱佛脚都是不可取的,不经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练,这样的军队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
  说到底点苍国就是一盘散沙,成员大都来自各方势力,东拼西凑,不够正规化,加之彼此相处时间不长,根本没能融入一个集体。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太弱,修为普遍不高。
  经此一劫,幸存下来的成员也都明白了这个道理,遂陆续闭生死关,不破境就老死洞府中。
  而作为神国建立者及首领的王者也没闲着,在感悟第五小境界,渴望更上一层楼。
  作为一方势力的当家人,必须清楚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要不然怎么能挑起大梁,扛起大任?怎么能带领兄弟们走向辉煌?
  时光如流水,一晃一年过去了,这一年夏昀离开了,临走前赠予王者一物,一枚有价无市的替身符,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此符本是夏家赐给夏昀的重宝,是最高品阶,能够在炼王手上躲过一死。
  对此,王者深深鞠躬,如此恩情,即便对方不是真的叔祖父也胜过真的。
  有了此宝,他等于从此多了一条命。
  遗憾的是这一年王者的修为并未进展,修行越往后越难,尤其第五小境界,其难度不下于冲破大境界。
  因此,王者几乎白白耗费了一年,不过对于各项神通的掌握倒是精益求精,已臻至化境,等于说战力还是有所提高的。
  鸟语花香处,王者与燃雪漫步于初阳下,沐浴晨曦,谈法论道,一朵朵道莲绽放虚空,美丽而玄奥。
  这是燃雪在向夫君请教大能境第五小境界的秘密,其修为已至大能绝巅。
  才一年而已,燃雪就有如此大的飞跃,做到了寻常修炼者几年乃至几十年都无法完成的事情,不愧为血脉进化者,不愧是身具两种至强血统的人,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第五小境界,除了机缘巧合,天赋异禀这些先决条件外,还需突破极限,挑战不可能,下定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决心,如此方有希望,你畏惧死亡吗?”王者很严肃的开口,如果要让妻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提升实力,那是他不愿看到的。
  因为没必要,丈夫就是妻子的保护伞,也是妻子的武器,遇到危险只需挡在前方,披荆斩棘,解决一切麻烦。
  “没有谁不怕死,但为了你我不怕!”燃雪目光坚定的回应。
  已了解王者来历的她深知前者有多大的压力,需要反抗可怕的宿命,需要跳出无敌存在布的惊天大局。
  “你错了雪儿,强者应该让关心他的人安心,而不是为他拼命。”王者摇头,知道妻子在想什么。
  无论白衣女子有何阴谋,都不应该让家人涉险,因为那是属于他自己的因果,谜底可能很残忍,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