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漫之英雄有敌 > 295瓦坎达的叛乱军 一

  295瓦坎达的叛乱军(一)
  张泰瑞坐着从“天启”恩·沙巴·努尔那里缴获来的私人飞机,正在穿越整个努比亚和苏丹地区。
  张泰瑞的手中拿了一副地图,他仔细端详了这张非洲的地图,他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非洲地图与他穿越过来之前的那个世界的非洲地图相比有很大的差别,而其中最显著的差别就是在东非地区。
  张泰瑞指着东非地区对他的三个手下问道:
  “苏丹境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国家呢?这个努比亚是个什么国家,他怎么会占据了整个苏丹的北部呢?还有为什么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苏丹的国土好像明显的缩小了,为什么瓦坎达的周围排列了一小圈儿国家,这些小国家,我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呢?!”
  在张泰瑞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之后,“大地女巫”金克斯这时候站出来为张泰瑞解答说道:
  “泰瑞,过去我曾经游历过整个的非洲大地。我知道,可能这种非洲地图与你原来的世界有一些差别,那就让我为你来讲解一下吧!我不知道你来的那个世界非洲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现在非洲的地图是深深的打上了殖民主义烙印的。
  在历史上,英国人统治了埃及和苏丹很长的时间。苏丹北部的努比亚人长期要求独立,而且进行了非常持久的武装抵抗,甚至还建立过独立的国家,维持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独立自主。所以在欧洲殖民体系崩溃之后,努比亚人就宣布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在南部的苏丹地区,是由马赫迪起义建立起来的另外一个相对独立的国家,那是一个****的国家,他们信奉阿拉伯人传过来的宗教,不同于他们北方的邻居。努比亚人信奉古老的埃及宗教,到现在在他们国家的境内,还可以看到很多古埃及式的神庙。”
  张泰瑞这时候插嘴问道:
  “看来在这个世界,英国殖民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原来穿越过来的那个世界里,英国人建立了一个全球的殖民体系,非洲几乎整个儿都被欧洲殖民者瓜分殆尽了,到19世纪中晚期的时候,除了阿比西尼亚之外,已经没有独立的非洲黑人国家了。”
  “大地女巫”金克斯这时候也反问道:
  “那我的祖国印度怎么样呢?”
  张泰瑞笑着说道:
  “你的祖国印度很不幸,是整个大英帝国建立起的日不落帝国的最重要的一块殖民地,直到20世纪中期,以二次大战结束的时候才获得独立。我读过关于印度的在这个世界的很多历史书,你们国家的历史在这个位面和在我来的那个位面里,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大地女巫”金克斯无奈的说道:
  “哎,好吧,我多灾多难的印度次大陆,看来即使在另一个时空,印度次大陆的运气也不是很好。泰瑞,这样我继续向下讲吧。
  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殖民时代,英国在东非的势力也是非常强大的。在20世纪最初的几年里,英国人利用他们的强大的工业文明征服了埃及、苏丹、乌干达和肯尼亚。但是在这几个国家中间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就是瓦坎达。英国人在这里碰到了非常棘手的问题,在东非地区,由于瓦坎达的存在,大英帝国的殖民主义在这里碰到了他们力量的尽头。正是由于瓦坎达和他周边的仆从国的存在,英国人始终无法吧他们在北非占领的埃及和苏丹,与他们在东非占领的肯尼亚和乌干达连成一片。
  同时比利时人和德国人也在东非占领了一系列的非洲国家,他们也想吞并瓦坎达和它周围的仆从国,扩大自己的殖民地盘。所以英国、比利时和德国曾经在20世纪的头几年,对瓦坎达发动过一次,为期五年的战争。想要征服这个东非小国,但是对于非洲来说很幸运的是,瓦坎达人利用比这些欧洲殖民者要强大得多的科技和武器,给予他们狠狠的还击。粉碎了欧洲殖民者想要吞并整个东部非洲的邪恶计划。
  瓦坎达周围的这一系列小型国家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它们被称为瓦坎达联盟。这些小国家都是瓦坎达的仆从国,他们原先都是一些部落制的黑人部落联盟。有些部落是为了逃避强大的古代阿克苏姆帝国的吞并而接受了瓦坎达的庇护;有些是为了躲避英国占领的埃及和苏丹的殖民统治,而自愿接受瓦坎达的统治的;还有一些是为了躲避比利时人的殖民统治,而投靠了瓦坎达的;还有一些是为了逃避德国人的殖民统治,而托庇于瓦坎达的。这些小国家本身就是一个部落或者几个部落的联盟,他们都尊奉瓦坎达的国王‘黑豹’为国家的元首,这些国家的组织结构有些类似于比较紧密的军事同盟。
  在殖民主义时代,瓦坎达对于这些非洲小国的保护一直是为东非人民津津乐道的事情;但是随着欧洲人的殖民体系的崩溃,瓦坎达和这些非洲小国的保护和被保护的关系,似乎也开始出现了某些变化。
  要知道瓦坎达人的语言文化,还有种族与周边的所有黑人国家全都不相同。瓦坎达东北部的强邻埃塞俄比亚人,是自成一体的民族有自己的文字和宗教信仰;而瓦坎达西北部的邻居是努比亚人和苏丹人,他们都是古埃及的努比亚人的后代,努比亚人还使用努比亚语,而苏丹人则使用阿拉伯语;而在瓦坎达的南方,则是使用着斯瓦希里语的广大的族群。而这三个族群与瓦坎达人都完全不一样,可是他们与瓦坎达的仆从国中的很多部落国家却是远亲或者近亲。
  在这些国家独立之后,他们都希望能够吸收瓦坎达的仆从国,成为他们自己国家的成员,从而扩大自己国家的领土和影响力。而欧洲殖民者虽然表面上撤出了自己的军队,但是对于这些前殖民地国家的影响力,却并没有多少衰减,他们在明里暗里支持着那些国家对昔日殖民者的老对手——瓦坎达的仆从国提出主权和领土要求。
  所以在瓦坎达的边境,经常出现叛军,很多瓦坎达的仆从国也表现出了离心倾向,希望独立或者与它们的主体民族合并。”
  张泰瑞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这真是大恩生大仇啊!昔日瓦坎达庇护了这些家伙,使他们免于殖民主义的危害,但是当殖民主义者表面上撤退之后,这些瓦坎达的仆从国却自觉自愿的成为退居幕后玩阴谋诡计的殖民者的马前卒,看来国际政治这玩意儿还真是复杂呀!”
  “大地女巫”金克斯继续介绍道:
  “目前瓦坎达的边境地区有数十支名目繁多的武装,但是有两支主要的叛军,分别是由艾瑞克·克尔芒戈和尤利西斯·克劳两个人领导的。
  据说这个艾瑞克·克尔芒戈原来出身于瓦坎达的贵族支系,他的父亲原来常年流亡在美国,后来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是他是黑豹‘特查拉’的父亲特查卡大帝的兄弟,在争夺黑豹王位的时候败给了特查卡大帝,后来就常年流亡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在资助他的流亡,还为他找了一个美国黑人的妻子,并且这个黑人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艾瑞克·克尔芒戈,他的瓦坎达名字叫做尼·贾达卡。
  艾瑞克·克尔芒戈一直率领着一支雇佣兵声称要夺回属于他的瓦坎达王位,不过好像瓦坎达国内拥护他的平民和贵族都非常的少,所以他只能经常带领着士兵活跃在瓦坎达的仆从国的边境,偶尔打击一下瓦坎达仆从国的军队,但是一遇到瓦坎达的正规部队,他们就会立即丢盔弃甲,赶紧逃跑。但是这个人非常的凶残,所以瓦坎达人和他们的仆从国的人民给他起了一个英语外号叫克尔芒戈,其实就是英语中杀人犯的意思。
  不过瓦坎达官方的版本是说,尼·贾达卡,也就是艾瑞克·克尔芒戈,出身于瓦坎达的下层社会,父母被潜入瓦坎达发动政变的尤利西斯·克劳征召为战奴,并在那场战争中被瓦坎达皇家卫兵杀死,因此他对瓦坎达王室有着强烈的仇恨,从小就离开了瓦坎达,来到了美国。他生活在纽约哈林区,并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从事工程与商务研究。当他得知黑豹离开国土来到美国加入复仇者联盟后,便立即返回瓦坎达,发动了一场叛乱,但最终功败垂成,但是他一直不甘心于自己的失败组织了一支雇佣兵,一直在瓦坎达仆从国的土地上进行着骚扰。
  不管哪个版本是真的,反正我觉得艾瑞克·克尔芒戈这个家伙是个绝对的疯子,他和他的人要不是有欧洲殖民者和瓦坎达周边国家在背后给他们的资金和军火的支持,我想他早就完蛋了。
  尤利西斯·克劳出身于军人家庭,他的父亲在二战时为第三帝国工作,并且来到了瓦坎达寻找吸音钢,就是我们所称的振金,但是他们的那次冒险失败了。克劳长大后成为物理学家在荷兰钻研声音科学,发明了能把声音转换成图像的装置,由于克劳需要吸音钢来增强威力,于是重新来到瓦坎达寻找吸音钢,在偷吸音钢时克劳打伤了黑豹的父亲特查卡大帝,黑豹为了报仇废了他的右手,克劳将武器装置作为假肢安装在手臂上,并成为一名瓦坎达政权坚决的反对者。他率领的叛军在20世纪下半叶很活跃,但是当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叛军崛起之后,尤利西斯·克劳好像很快就投入到了他的麾下,听从他的指挥了。”
  张泰瑞努力回忆起过去自己没穿越过来的时候看的关于黑豹的漫画,他记得原来漫画里所写的是尤利西斯·克劳杀害了特查卡大帝,于是张泰瑞便问道:
  “听你的意思是说,特查卡大帝现在还活着,还是瓦坎达的国家元首,是这么一回事吗?”
  “大地女巫”金克斯马上回应道:
  “据说,自从遭到了尤利西斯·克劳的袭击之后,特查卡大帝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他的太子特查拉作为摄政王,一直在处理国事。特查拉就是在纽约超级英雄圈子里非常有名的黑豹。”
  张泰瑞听完汇报之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
  “你们觉得我如果想占领瓦坎达的话,需要从什么方面入手呢?”
  “钢骨女”拉托尼亚·查尔斯这时候挥起他的机械手臂,在空中狠狠的一劈砍说道:
  “我们直接下去踢那些非洲的黑人的屁股,把他们打个稀巴烂!”
  张泰瑞听完这话,哈哈的大笑起来,等他笑过了,喘匀气儿之后,说道:
  “这倒真是个好主意,不过恐怕我们几个未必是瓦坎达和黑豹的对手。就像刚才金克斯所说的,几个世纪以来瓦坎达顶住了来自外部世界的各种压力,始终保持着独立自主。就连欧洲殖民者摧枯拉朽式的殖民帝国主义都没有能够把这个东非小国给吞并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里,瓦坎达创造的这个仆从国体系也没有崩溃,你们觉得就靠我们四个人就能下去把那帮黑叔叔的屁股踢烂了吗?我们的力量远远不够,远没有到达那个能够直接撼动瓦坎达政权的地步啊!”
  “豹女”芭芭拉·密涅瓦这时候有点儿不解的问道:
  “泰瑞,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这个力量远远不够的意思,你明明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拾了‘凤凰女’琴·格雷和‘天启’恩·沙巴·努尔,我觉得你要是收拾瓦坎达,完全没有任何的阻碍,不管他什么老黑豹,小黑豹的,他们绝对都不是你的对手啊!”
  张泰瑞微微一笑,说道:
  “芭芭拉,你说就算是我把瓦坎达的皇室灭绝了,把老黑豹小黑豹全都宰了,可是然后呢?然后我们要怎么统治瓦坎达这个国家呢?就靠我,还有恶行公司的你们几个女人吗?你开什么玩笑啊?!而我们过去打败的那两个人,则与瓦坎达王室和国家的情况完全不同。‘天启’恩·沙巴·努尔是一个独夫民贼,他所建立的国家,全都维系于他一身,我们只要打倒他,他的国家立马就会崩溃;‘凤凰女’琴·格雷和他的x战警只是一个小型的雇佣兵组织,我击溃了他们的首领,他们就会四散奔逃。可是瓦坎达是一个历经千年的国家,就算我把他们的皇室全都干掉了,你觉得我们几个人就可以统治一个国家了吗?”
  “钢骨女”拉托尼亚·查尔斯和“豹女”芭芭拉·密涅瓦这下全都变成闷葫芦了。
  “大地女巫”金克斯这时候插言说道:
  “泰瑞,我们可以和瓦坎达的叛军合作呀!可以拥立艾瑞克·克尔芒戈,他不是自称拥有瓦坎达的皇族血统吗?中央情报局走的也是这条路线,这么多年来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反政府游击队一直能够活跃,全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助的。这也是为什么特查拉要以黑豹的名义打入美国超级英雄的圈子,而且还和神盾特工局走得那么近的原因。他利用神盾特工局作为院外集团,正在积极的游说美国联邦政府放弃对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反政府游击队的支持。而且好像现在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法案,命令中央情报局放弃对艾瑞克·克尔芒戈在资金和武器上的支持了。现在那个家伙一没有钱,二没有枪,我想也蹦达不了几天了。如果我们能在美国撤出援助的时候,帮他一把,说不定能够好好的利用他一回呢!”
  张泰瑞听闻“大地女巫”金克斯的这一番话,似乎也是有些动心了,他马上开口说道:
  “不过好像艾瑞克·克尔芒戈这个家伙在瓦坎达的名声不是太好啊,人们都管他叫杀人犯,他在瓦坎达早就臭名远扬了吧?像这么凶残的家伙,就怕我也控制不住他啊!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去见一下他好了!”
  “大地女巫”金克斯这时候非常得意,她似乎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在张泰瑞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了。“大地女巫”金克斯其实是恶行公司的女魔头们之中不可多得的一个巫师,但是他一直被克莉女王和泰坦邪姬,还有“豹女”芭芭拉·密涅瓦的光环所压制着。
  而当她听说了张泰瑞有一个想要征服瓦坎达的计划的时候,她便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大地女巫”金克斯作为一个从英帝国殖民时代一直活到现代的女巫,她对日不落帝国的非洲殖民地和南亚次大陆的殖民地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她便向张泰瑞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充当这一行动的向导和参谋。她觉得自己的这次行动是她提高自己在恶行公司和张泰瑞团队里地位的一个大好机会。
  张泰瑞他们的飞机停在了肯尼亚的某个私人飞机停机坪上,张泰瑞带着“豹女”芭芭拉·密涅瓦、“大地女巫”金克斯和“钢骨女”拉托尼亚·查尔斯一起缓缓的走下了飞机的舷梯。
  现在飞机下面迎接张泰瑞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白种男人,那个男人一看到张泰瑞走到了地面上,马上一溜小跑儿走到了他的面前,非常殷勤的介绍自己说道:
  “泰瑞·张先生,我是尤利西斯·克劳,我是瓦坎达自由阵线的副总司令官。欢迎您来到自由的瓦坎达!”
  说罢,这个身材粗壮,满面红光的白种男人,伸出手去就要和张泰瑞握手,张泰瑞看到他伸过来的手,皱了皱眉,然后语气很平静的问道:
  “克劳先生,你欢迎我到自由的瓦坎达来。不过据我所知,我脚下所站的这片土地应该是属于肯尼亚的,而且好像肯尼亚政府规定你们在这个月之内就必须离开这片土地,所以这里既不是瓦坎达,也不自由。你知道我来这里是考察你们是不是具有和我们合作的资格的,我希望我们之间的谈判是开诚布公的,我这人不喜欢讨价还价,我也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你们和中央情报局之间的关系一样,互相充满了猜忌和欺骗。你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我很清楚。美国国会已经切断了你们的军事和经济援助,肯尼亚政府也向你们发了最后通牒,让你们限期离开他们的国土。而瓦坎达和他们仆从国的军队,就在他们与肯尼亚的边境严阵以待,只要你们被肯尼亚政府礼送出境,他们就会像饿狼一样扑过来,把你们全部都杀掉!我这么说没错吧?!”
  尤利西斯·克劳被张泰瑞劈头盖脸的这么一通打击,他那红润的脸上开始冒大汗,他那只非机械化的手臂,赶紧拿出了一个手绢,擦擦脸上的大汗,然后陪着笑说道:
  “张先生,看来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了啊!我觉得您也是一个真诚而爽快的人,我还是带您去见艾瑞克·克尔芒戈吧,他现在是整个瓦坎达自由阵线的总司令,他说话是我们这里最算数的。不过我建议您还是不要那么开诚布公的和他谈,您知道他的脾气不太好!”
  张泰瑞轻蔑的一笑,然后说道:
  “艾瑞克·克尔芒戈,自称是瓦坎达皇室的后裔,但是他的这种自称,一直没有得到瓦坎达皇室的承认,瓦坎达皇室甚至说他的父母都是瓦坎达的奴隶,是参与了你组织的那次叛乱,而被瓦坎达皇家卫队干掉了。其实我很想听一句实话,艾瑞克·克尔芒戈真的是瓦坎达的皇室后裔吗?”
  尤利西斯·克劳这时候义愤填膺的说道:
  “张先生,事实上尼·贾达卡确实有瓦坎达皇室血统,他的父亲就是特查卡大帝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年,尼·贾达卡的父亲想要开放瓦坎达,但是遭到了皇室贵胄们的反对,所以被驱逐出了瓦坎达的首都黄金之城,最后他不得已选择流亡去美国,那个时候还处在冷战时代,他在那里获得了中央情报局的支持。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瓦坎达和前苏联的外交关系非常好,而且瓦坎达一直没有和美国建交。特查卡大帝的父亲还曾经在联合国里面批评美国是新的殖民主义者,所以中央情报局想利用尼·贾达卡的父亲来推翻瓦坎达,但可惜他的父亲非常的短命,到美国没有几年就死了。不过在他临死之前,倒是给自己留了一条根,那就是艾瑞克·克尔芒戈,他的父亲还给他取了一个瓦坎达名字尼·贾达卡。”
  张泰瑞点点头说道:
  “呵呵,尤利西斯·克劳先生,你这么一位天才的科学家,天天跟着这么一位落难王子混,那个滋味肯定也不好受吧?”
  尤利西斯·克劳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谁叫我当时上了比利时人的当呢?我现在上了这条贼船,想要再下船很难了!”
  张泰瑞用“无疆心魔”探测了一下尤利西斯·克劳的思维,发现他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的,这时候张泰瑞说道:
  “那好吧!那您就带我去见一见这位落难的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