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漫之英雄有敌 > 296瓦坎达的叛乱军 二

  296瓦坎达的叛乱军(二)
  张泰瑞想要吞并瓦坎达,所以他主动联系了瓦坎达的主要叛军组织,瓦坎达自由阵线。当他坐着私人飞机到达瓦坎达自由阵线的防区的时候,他发现这个自称瓦坎达最大叛军的组织,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美国新任总统床破·波士上台之后,采取了在部分地区收缩军事存在的政策。再加上在美国超级英雄圈子里面颇有人气的“黑豹”特查拉所组成的院外集团的游说,美国联邦政府和国会拨款委员会最终砍掉了资助中央情报局的瓦坎达叛军项目。
  虽然中央情报局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瓦坎达自由阵线是由两个武装组织合并而成的。尤利西斯·克劳过去所领导的一支白人雇佣兵在被瓦坎达军队打败之后并入了由艾瑞克·克尔芒戈所领导的瓦坎达自由阵线,而尤利西斯·克劳成为了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副手,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的权力,只是艾瑞克·克尔芒戈联系欧洲旧殖民主义体系的残余势力的一个接头人而已。也正是因为尤利西斯·克劳在比利时和法国,还有一些人脉和资金来源,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被艾瑞克·克尔芒戈干掉,究其原因就是她还有一些利用价值。而其他大部分被瓦坎达自由阵线兼并的反政府武装,他们的首领差不多全都被杀掉了。因此尼·贾达卡才获得了艾瑞克·克尔芒戈这个杀人犯的代号。
  尼·贾达卡出身于瓦坎达的皇室分支,他的父亲是因为支持开放政策,而被赶出瓦坎达的流亡王子,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黑人。尼·贾达卡从小也是在美国长大的,中央情报局一直很注重培养他,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小家伙未来可以成长为一枚对他们插手东非事务至关重要的棋子。
  所以艾瑞克·克尔芒戈从小就接受了美国精英的教育,最后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军事院校西点军校。他还参加了美国对南斯拉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在这些历次的战争中,他担任过各个战场上的中极指挥员。他曾经率领过特种部队参与过捉拿前伊拉克和前利比亚的领导人,以及阿富汗恐怖大亨的军事行动,是个非常富有作战经验的人。
  另外他还是一个嗜血成性的家伙。艾瑞克·克尔芒戈每杀一个人,就在身上弄一个疤痕纹身,因此逐年累积下来,艾瑞克·克尔芒戈身上就充满了一种密密麻麻的凹凸疤痕纹身,而每一个凸起的小点点都代表他杀死了一个重要人物,至于不重要的人物,在他手底下死去的更是不计其数,他连记录的必要都没有。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杀人不眨眼,手段狠戾的外来军阀,在丧失了美国军事经济援助之后,他所率领的雇佣军也开始出现了溃散的迹象。
  特别是在肯尼亚政府要收回美国中央情报局从他们手里租下的这片土地的消息放出之后,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很多手下都已经偷偷的开小差儿了。
  过去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建立海外军事基地为名义,在肯尼亚靠近瓦坎达联盟的边境上的一片荒凉的稀树草原之上,租了数十英亩的土地,名义上是修军事基地,而实际上是为了瓦坎达的反政府武装,提供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和活动基地。
  但是,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以及“黑豹”特查拉在纽约超级英雄圈子里面行之有效的外交手段,美国国会有很多议员都觉得瓦坎达现在已经是一个对美友好国家了,没有必要每年再花数亿美元的资金,在一个对美友好国家的边境上,建立起反对当地政府的反政府游击队营地了。
  所以床破·波士总统上台之后,不顾中央情报局强烈的反对,在国会和联邦政府内,双双推动了不再敌视瓦坎达的法律的通过。
  而“黑豹”特查拉则为了酬谢美国新政府,特别授权了与美国政府进行振金的贸易。
  但是艾瑞克·克尔芒戈在21世纪初组建的瓦坎达自由阵线刚刚具有一定的规模,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就得到了美援断绝的噩耗,这使得艾瑞克·克尔芒戈非常的恼火。
  他认为中央情报局和联邦政府背叛了他,中央情报局从小训练他,从小给他灌输的思想就是为了给自己已故的父亲复仇,并且重新夺取瓦坎达的王位。而这一事业走到半途,中情局和联邦政府却把他像弃子一样丢弃了。
  这是艾瑞克·克尔芒戈这个骄傲的战士,所万万所不能接受的。他甚至曾经想效法阿富汗的恐怖大亨的做法,给纽约再来一次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但是很无奈的是,他的手下都是一帮见钱眼开的亡命徒和雇佣军,很难找到像恐怖大亨手下的那种宗教狂热分子执行这个疯狂的计划,所以他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对纽约的恐怖袭击。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泰瑞被赶出了纽约,先跑到了马德里波,在马德里坡被毁灭后,又跑到了印度尼西亚。
  张泰瑞通过曾经资助过尤利西斯·克劳的九头蛇组织的东南亚分支机构的新首领,阿尼姆·佐拉博士,联系上了艾瑞克·克尔芒戈,并且承诺她将要到非洲来亲自考察一番。
  而这次张泰瑞来到这里的终极目标,正是在他打掉了“天启”恩·沙巴·努尔的帝国,并且收服了南部埃及之后,准备发动对瓦坎达的征服。
  而张泰瑞所想利用的,也正是这个被美国联邦政府和中央情报局抛弃的落难王子——艾瑞克·克尔芒戈。
  当张泰瑞带着他的三个女魔头手下,走进艾瑞克·克尔芒戈所在的指挥中心帐篷的时候,尤利西斯·克劳赶忙走到了他们二人之间,为他们两个人做了自我介绍。
  张泰瑞上下打量了一下艾瑞克·克尔芒戈,发现这家伙确实有一副美国职业篮球联赛黑人运动员的身板儿,一看他就是一个营养良好的美国黑人运动员,并不像是在非洲生长起来的穷困潦倒的非洲黑人难民的形象。
  艾瑞克·克尔芒戈这时候主动开口对张泰瑞打招呼道:
  “张先生,欢迎您来到我的指挥中心,希望您的这次考察能够带来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结论。”
  张泰瑞听到艾瑞克·克尔芒戈一嘴的纽约口音的英语,然后就笑眯眯的对他说道:
  “艾瑞克,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艾瑞克·克尔芒戈点点头,装作很高兴的说道:
  “当然可以了,只有朋友才叫我艾瑞克,证明张先生当我是朋友啊!”
  张泰瑞心中暗自冷笑,但是表面上还装作很热情的说道:
  “艾瑞克,我刚才听尤利西斯·克劳先生说,你确实是一位落难的瓦坎达王子。你知道我们华夏国过去有一位圣人说过这样的一段,叫做: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艾瑞克·克尔芒戈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问道:
  “这个,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很抱歉,张先生,我对东方文明并不是太了解!”
  张泰瑞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然后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复兴灭亡的国家,延续断绝的世代,把亡国遗民都收集起来,这样才能使天下归心,最终统一整个华夏国家。如果放到我们这里,就是说要让那些丧失王位的合法继承者重新获得他们合法的权力,让那些窃国大盗们滚下,本来就不属于他们自己的王座,这样才是符合天道的正义之举嘛!”
  张泰瑞的这么一番话,真是说到了艾瑞克·克尔芒戈的心里边去了。这时他刚才拧在一起的眉毛也舒展了开来,露出了非常兴奋的笑容,艾瑞克·克尔芒戈张开了自己的双臂,拥抱了一下张泰瑞,然后非常热情的对他说道:
  “张先生,华夏国的这位圣人说的这段话真是太有道理了,真是太好了!特查卡和特查拉两父子就是窃国大盗,瓦坎达这样一个富裕的国家被他们所统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他们拒绝对外开放和交流,整天坚持着旧有的部落制度,依仗着自己先进的科技和天赐的振金资源,整天过得浑浑噩噩的,他们就是一帮典型的不思进取的人!”
  张泰瑞这时候笑着问道:
  “艾瑞克,如果要是让你统治了瓦坎达,你会怎么做呢?”
  艾瑞克·克尔芒戈这时候拍拍自己的胸脯,双目望向远方,好像自己已经坐上了瓦坎达的宝座,豪情万丈的说道:
  “如果有朝一日,我真能登上瓦坎达皇位的话,我一定要打造一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军队,我要带领着这支军队征服整个东非,不要看现在肯尼亚不给我们地盘儿,等到时候我如果占领了瓦坎达,头一个就要先灭掉肯尼亚,然后是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还有努比亚和苏丹,我还要占领索马里,为我的新瓦坎达帝国找一个出海口,我要建立起来一个强大的东非帝国!”
  张泰瑞这时候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
  “啧,啧,啧,艾瑞克,你真是我见到过的最豪气干云的王子了。不过你想过没有?你建立了一只地球上最强大的军队,可是你光建立一个东非帝国,能够满足你征服的野心吗?你要灭掉肯尼亚,因为肯尼亚政府不肯继续让你们待在他们的国土之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艾瑞克·克尔芒戈咬牙切齿的说道:
  “都是美国人和中央情报局造成的!我恨透了这帮家伙,他们从小培养我,就是拿我当一枚棋子,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当他们用得着我的时候,就给我出钱,出枪,出人;当他们用不着我了,就把我像破抹布一样丢在一旁!这些该死的家伙,如果我统一了东非之后,我一定第一个向美国人开战,我要把美国人在阿拉伯海和印度洋上的基地全部都扫清了,让美国人在中东没有立锥之地!让他们丧失对石油基地的控制,从而丧失石油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这样他们就会从国际统治者地位的神坛上跌下来,从此之后将一蹶不振!”
  张泰瑞趁着艾瑞克·克尔芒戈发表他未来的野心施政演说的时候,用“无疆心魔”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彻底的扫描了一遍这位来自美国的非洲落难王子的内心世界,他发现这个家伙的野心还真是不小,他刚才所说的,也正是他所想的,而他的这个大战略和张泰瑞自己的战略不谋而合。
  他们的共同目标都是要以非洲作为基地,从而控制整个阿拉伯的石油产区,控制石油这个世界能源的命脉,从而动摇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
  只不过艾瑞克·克尔芒戈是想最终把美国从世界领袖的位置上拉下来;而张泰瑞则是想的更远,他对美国的图谋,不只是要把它从世界领导的地位上拉下来那么简单,他还要利用美国的超级英雄们对于是否实名注册的分歧,挑起内战,让美国的超级英雄圈子彻底分裂!
  这样一来当灭霸袭击地球的时候,那些超级英雄们就不会再次团结在一起,张泰瑞就可以利用灭霸的力量,借灭霸的手消灭整个超级英雄圈子了。
  想到这里,张泰瑞笑眯眯的说道:
  “艾瑞克,刚才听了你的话,感觉你我还真是相见恨晚呀!如果我早认识你几年的话,就不用在美国的超级英雄圈子里跟他们较劲,蹉跎岁月了。我应该一早就把我的资金和军火投入到你的事业之中,协助你成为东非帝国的霸主!”
  艾瑞克·克尔芒戈这时候眼露精芒,他整个人从刚才高亢的兴奋状态又冷静了下来,摆出一副商人讨价还价的姿态,对张泰瑞问道:
  “张先生,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要支持我的事业,我想知道在你后面所代表的政治势力究竟是谁呢?是华夏国,还是神矛局?或者是拉托维尼亚的维克多·冯·杜姆?因为我看过你的资料,上面说你是一个拉托维尼亚华侨!张先生,您知道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也都是聪明人,您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支持我的复位大业,我相信您肯定不是不求回报的,我希望我们在合作之前能把条件谈好,这样我们今后才能合作愉快!”
  张泰瑞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个大言不惭的混蛋啊,他现在一没钱,二没军火,就连他寄居的地盘也都快被别人给轰走了,他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谈条件。不过谁叫我想要利用他呢?必要的条件还是要讲一讲的,实在讲不通,再把他变成我的傀儡也不迟。
  于是张泰瑞大笑了两声,说道:
  “哈哈,艾瑞克,你还真是个心急的家伙啊!不过拿你现在的这点老本跟我谈条件,是不是你的本钱不太够啊?!现在中央情报局已经掐断了你的资金和军火来源,肯尼亚政府又限你们在月底之前离开他们的土地,你说你现在一没钱,二没军火,三没地盘儿,你又凭什么能够建立一个东非大帝国呢?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啊!”
  艾瑞克·克尔芒戈这时候挺起自己的胸膛说道:
  “就凭我是瓦坎达皇室的合法继承人,就凭只有瓦坎达皇室血统的人才能激发心形草的潜能,才能成为黑豹能力的继承者!我,尼·贾达卡,拥有顶尖的格斗技巧,还有过人的身体素质,我在各方面都在特查拉之上。我相信瓦坎达的王位最终一定是我的!”
  张泰瑞这时候冷哼了一声,泼凉水打击他,说道:
  “哼!这个世界上吹牛皮的人多了,但不是每个吹牛皮的人都能把自己的牛皮变成现实的!就算你有高贵的血统和战士的实力,那又有什么用呢?你所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国家,瓦坎达,这个国家在东非屹立了好几千年而不倒,在整个非洲被欧洲殖民列强瓜分殆尽的时候,顽强的抵抗住了殖民主义帝国的侵略。你觉得就凭你手底下的这些完全没有信仰,只认钱财打仗的雇佣兵,就可以推翻那些篡位者,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王了吗?”
  艾瑞克·克尔芒戈被张泰瑞这么一问,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尤利西斯·克劳看到了艾瑞克·克尔芒戈脸上开始渐渐的有了怒意,双目中闪出要杀人的光芒,而这怒意和杀意所指向的目标就是面前的张泰瑞。他赶紧出来表面上是打圆场,实际上是火上浇油的说道:
  “那个,那个,艾瑞克,泰瑞,我们都是朋友嘛,没有必要因为一点小事就争吵嘛,我们这次来这里是互相见面谈合作的,而不是来抬杠的,对不对?”
  被尤利西斯·克劳这么一说,艾瑞克·克尔芒戈内心更是火上浇油了,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受到了张泰瑞的侮辱,胸中一股怒火腾腾的往上涌,他开口吼道:
  “泰瑞·张,如果今天你到这里来,只是说风凉话,或者是来批评我的,那我还是请你快快离开吧!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外号,我叫克尔芒戈,就是杀人贩子的意思!如果换作别人敢在我面前说刚才那番话的话,我早就把他碎尸万段了!”
  张泰瑞这时候双眉一横,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艾瑞克·克尔芒戈,你知道你的缺点是什么吗?你既自高自大,又野心勃勃,而且你还没有相应的实力来支持你的自高自大和野心勃勃,我觉得你应该学会谦逊,知道怎么正确的和你的资助者说话!”
  艾瑞克·克尔芒戈听完了张泰瑞这挑衅的话语,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他飞起身形就扑向了张泰瑞,伸出两只粗壮的巨手,捏向了张泰瑞的脖子,想一把将张泰瑞的脖子扭断,以便出了自己胸中的恶气。
  尤利西斯·克劳这时候在一旁自鸣得意,他觉得终于可以让这个喜欢暴怒的艾瑞克·克尔芒戈好好的教训一下他面前的这个对自己不敬的黄种人了。
  可是让尤利西斯·克劳万万没想到的是,艾瑞克·克尔芒戈的身体在半空之中,并没有走完整个跳跃的弧线,就突然跌到了地上。
  而张泰瑞则站在一旁,脸上挂着他那招牌式的微笑,晃动着自己戴满戒指的双手,然后以轻松的步态走到了艾瑞克·克尔芒戈的身旁,张泰瑞此时蹲下身来,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拍了拍艾瑞克·克尔芒戈的面颊说道:
  “你还真是一只好斗的猎豹啊!在没有认清敌人的实力之前就往上扑,你说我是现在就杀了你呢?还是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臣服在我的脚下呢?”
  尤利西斯·克劳这时候下意识的伸出手,朝自己的腰间去够腰上别的那把光束手枪,他想要趁张泰瑞不备,给张泰瑞来一枪。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架了一把钢爪,而有一张既不像人类,也不像豹子,可是又像人类,又像豹子的脸,贴在了她的脸庞,从那张既不像人嘴,又不像豹嘴的嘴里,说出来了一段英语:
  “你最好把你的那个狗爪子从你腰里的枪上拿开,否则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划开,给你放放血!”
  原来“豹女”芭芭拉·密涅瓦早就接到了张泰瑞的指令盯住尤利西斯·克劳的一举一动,而尤利西斯·克劳刚想发难,就被“豹女”芭芭拉·密涅瓦给制服住了。
  艾瑞克·克尔芒戈这时候脸颊贴着地,瞪大了双眼,费尽力气的看着张泰瑞问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泰瑞这时候又恢复了自己笑面虎的本来面目,他继续不紧不慢的笑眯眯的回答道:
  “我是来把你这个落难的王子打造成国王的人,你可以叫我‘造王者’!呵呵……”
  张泰瑞这时候举起来了“无疆心魔”在艾瑞克·克尔芒戈的眼前一晃,然后用一种带有催眠效果的磁性嗓音说道:
  “尼·贾达卡,从今以后你就是张泰瑞最忠实的奴仆了,以后你要忠实而有创造力的执行张泰瑞给你发布的每一个命令!”
  这时候只见艾瑞克·克尔芒戈那双充满怒火的眼镜慢慢的开始变得浑浊,他的嘴里不断的嘟囔着:
  “我,尼·贾达卡,从今以后就是张泰瑞最忠实的奴仆,以后我要忠实而有创造力的执行张泰瑞给我发布的每一个命令!”
  张泰瑞听到了艾瑞克·克尔芒戈被自己催眠洗脑之后,发出的这一串呓语,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手上的土,对自己的手下们说道:
  “我们征服瓦坎达的第一步终于迈出来了,肯尼亚看来我们是不能呆了,那就让我们直接去瓦坎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