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号警官 > 第0938章 彭虎之死
丁凡在彭虎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直到最后一刻,大掌柜都没有搞明白。
  
  这个时候也不是他想这件事的时候,响声一响之后,他第一时间就钻到桌子下面去了,生怕外面乱飞的子弹,会一枪把他打成筛子。
  
  双方这一次都是带着人一起来的,手下的人身上少不了带着枪的,一看到老大这边已经开枪了,手下的人也没有客气,一个个伸手将枪拔出来,对着对面的人就是一顿猛烈的开火。
  
  双方一阵开火的过程中,丁凡已经趁乱冲进了人群中,身体快速的作着规避动作,尽量的躲闪周围飞来的子弹,只是他之前也没有想到,这帮生活在地下的家伙,身上的枪支还真不少,这火力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要是一般的手枪,这都还好说,毕竟战斗中的子弹规避,还是可以起到一些用处的。
  
  可是这帮人手上用的枪是在有点太杂了,什么枪都有,甚至就连双管猎枪都被人端出来了,一枪打过来,密密麻麻的一片小钢珠就散出来了,这想躲避都十分困难。
  
  这一连串的躲闪之下,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好在不是正常的子弹头,而是小钢珠,靠的也是黑火药,威力不是很大,杀伤距离也远远不够。
  
  就算是打在了丁凡的身上,却没有任何一个钢珠伤到他的骨头,最多也就是卡在了肌肉里面,虽说不致命,但是也真疼啊!
  
  要是以前这点小伤,对丁凡来说都是小事,可是现在他身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身上还在不断的流血,本身就已经逐渐的削弱了体力,在加上身上又加了几处伤口,身上流血的速度就更快了。
  
  “我的天,千算万算,怎么就忘了这个枪的事情那?”丁凡费力的从屁股上扣出来一个小圆珠,咬着牙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苦笑了一声:“子弹这么密集,想跑都难了,看来我只能等着他们了,在不给我一点机会,这边也不安全那。”
  
  就在丁凡这边想这件事的时候,远处突然冒起了一阵黑烟,要是没猜错的话,第一步已经得手了,从方向上面判断的话,这个位置应该是彭虎的老巢。
  
  既然他这边已经着火了,那么闫立秋应该已经安全了。
  
  剩下的也就是等着这里漆黑一片的时候了,只要等到下面的一片漆黑的时候,就是丁凡脱身的时候了。
  
  只是这个时候,丁凡突然想起来,好像自己忘了一个人。
  
  烟枪跑什么地方去了?
  
  好像从一开始,枪声响起来的时候,这个老狐狸就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会不会这会儿已经被人打成了筛子啊,还是已经跑了?
  
  说实话,丁凡现在很担心这个老东西,这要是真的被打成了筛子,真就没有办法跟闫立秋交代了。
  
  无奈之下,丁凡也不能在这里躲着了,只好找了一个机会,从这块大石头边上冲出去,眼神四处的搜索着这个老头子的身影。
  
  可是这个老头子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或者真的已经被达成了筛子,就是找不到他的人影。
  
  就在丁凡心中无比担心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两个人正扭打在一起,而其中被人按在下面的人,好像就是烟枪。
  
  至于烟枪身上现在正在疯狂揍他的人,似乎是彭虎。
  
  这老头子发什么疯,这个时候跟他叫什么劲,不是都说好了,这边一乱起来,第一时间就跑吗?
  
  出去的路他也不是不知道,之前他连人都安排了,这个时候他不跑,在这里发什么彪啊?
  
  丁凡也顾不上想这么多了,一个急冲过去,抓起身边的一把破椅子抡圆了直接打在了彭虎的身上,拉起烟枪就将他推开,大喊了一声:“你不要命了?快跑!”
  
  丁凡还以为这个老头子也就是一时间想不开,毕竟彭虎抓了他的女儿,他心中有气,着都能理解。
  
  可是没想到,这烟枪被推开之后,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走,好像疯狗一样依旧往前冲,也不怕身边飞来飞去的子弹要了他的命。
  
  好在丁凡将他扑倒在地上,不然这个老头算是死定了。
  
  “不是说好了吗?一旦乱起来,马上就走!”丁凡将烟枪按在地上,大声的问道:“你傻了?你不想在见到你的女儿了?”
  
  老烟枪这会儿眼中含着泪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挣开丁凡的手,愤怒的吼道:“跑?我跑个屁,今天跟我来的这些兄弟,都是对我最忠心的兄弟了,跑的那些……”
  
  说道这里,老烟枪说不下去了,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他强忍着心中的那种憋屈劲儿,对着丁凡吼道:“我问他们,谁今天愿意跟我冒险,你知道是什么结果吗?剩下那些看家的混蛋,这会儿估计已经为了谁能先一步出去,在洞口的位置打破头了,你觉得我跑到那里,我就能有活路吗?”
  
  说实话,老烟枪说的这些,丁凡还真的就没有想过。
  
  怎么说都是他的手下兄弟,他们什么样,丁凡必然是不清楚的,可是老烟枪一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看到站出来的几个兄弟之后,他的心也凉了。
  
  只是这件事他也没有跟丁凡说,毕竟这是家丑,他也不想在叫别人知道,省的被人嘲笑。
  
  心中还在想着,等到这边乱起来,自己带着手下的人撤走,一路上直接冲出地道就是了,到时候谁都拦不住自己,毕竟手上还是有点枪支可以用的。
  
  可是这边刚开始乱起来,他手下的几个兄弟就因为救他被人用枪打死了,手上的枪都没有拔出来。
  
  本身带来的人就少,手上的武器也不是很多,被人逼的只能躲在角落里面,眼看着自己最忠心耿耿的兄弟倒在血泊中,心中的那还种绞痛,简直比叫他死了都难受。
  
  所以趁着彭虎手上持枪大杀四方正得意的时候,烟枪趁乱打掉了他的枪,随后就好像疯狗一样要跟他拼命,说什么也要给自己的兄弟们报仇。
  
  只是终究是上了年纪,身体上不管是力量,还是体力上,都远远比不上彭虎,只是跟彭虎厮打了两下,就被人按在了地上要不是刚刚丁凡冲过来救了他,这会儿他都去跟自己的兄弟们团聚了。
  
  就在这时,彭虎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刚刚的一下,被丁凡打在了头上,着实叫他难受了一段时间,头晕的差点都站不起来了。
  
  可是看到不远处的烟枪和丁凡,顿时就来了精神,事情闹到今天这一步,全都是因为不远处的这个小子,要不是他,弟弟今天也不会死,自己更不会仓促的就跟大掌柜撕破脸。
  
  眼看着身后的这些兄弟们一个个中枪倒地,彭虎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管身边都是什么东西,伸手抓起一样就对着这边冲了过来。
  
  烟枪背对着他,还不知道后面都发生了什么,可是丁凡却是看的见的,连忙将烟枪踹到一边去,利用双手挡下了彭虎手上的一棍子。
  
  “妈的,我弟弟就是被你害死,我现在就送你下去,给我弟弟陪葬。”彭虎大声的咒骂着,挥起手上的棍子,狠狠对着丁凡的头上打了过去。
  
  丁凡翻身躲开了这一下,手上抓起一把沙土,对着彭虎的脸就丢了过去,趁着他双眼看不到东西的时间,欺身而上挥拳打在了彭虎的鼻子上。
  
  这一下正中彭虎的软肋之上了,被丁凡打的鼻血眼泪齐流,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眼睛里的沙子被眼泪一冲,多少恢复了一点视力。
  
  只是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打了过来。
  
  彭虎只好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手上的棍子不断的挥动,逼退了后面的攻击。
  
  也不知道这棍子挥动了几次之后,是不是真的将人逼退了,反正后面的攻击并没有出现。
  
  其实不是丁凡被他逼退了,而是因为刚刚丁凡冲上去的时候,被一个钢珠打在了身上,这才不得不退开的。
  
  等到彭虎看过来的时候,丁凡才将刚刚将身上的钢珠从身上抠出来,手上还带着鲜血,咬着牙看着他。
  
  看到这一幕,彭虎立马笑了出来,大吼一声:“天助我也,你今天死定了。”
  
  手上挥舞着大棒子,好像推土机一样,横中直撞就冲了过来。
  
  “烟枪,你女儿还等着你那,往河边跑,在边上等着我。”丁凡转过头,对烟枪说了一声,将手里的小钢珠甩手丢在一边,伸手抓起地上的一根电线,斜着冲了上去,手上的电线被他拉动之后,上面挂着的灯泡一个接一个的被摔碎,光线逐渐的暗了下来。
  
  而冲过来的彭虎则不管不顾的挥起手上的棍子,恨不得现在就将丁凡打死,只是一击不中却反倒是被他用电线缠住了脚。
  
  也不知道这电线什么时候已经缠在了自己的腿上,丁凡身体灵活的好像猴子一样,一手环抱这他粗壮的腰身,一脚踢在了他的大腿回弯上,电线一甩竟然套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随着电线的不断收紧,彭虎竟然被丁凡勒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而现在的丁凡也不好受,这个彭虎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了很多,但是他这一身的力气可没有太大的损耗,而且身上也没有伤口。
  
  此消彼长之下,丁凡就比较惨了一点,身上的新伤旧伤一大堆,虽然他用电线勒着彭虎的脖子,但是他也十分吃力。
  
  彭虎的不断挣扎,已经将丁凡的手掌勒出了一条身上的伤口,鲜血顺着电线就往下流淌。
  
  丁凡已经进最大的努力在拉着电线了,可是这电线不争气,没到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就被挣断了。
  
  丁凡翻身躲闪,打算在找别的方向进攻,可是回头一看,彭虎已经倒在了地上,一点动作都没有,好像死了一样。
  
  丁凡有点不解的移动到他身边,伸手在他的动脉上面探了一下,这才发现人已经死了。
  
  只是彭虎是怎么死的那?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刚刚用电线勒着,就将他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