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山贼系统 > 第816章 天下乱,蛤蟆现
第816章
  
  大厅内,灯火通明。
  
  野原火坐在帅案之后,两侧是戎族的文武大将。现在,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
  
  负责追寻的兵丁已经派了出去,以东山城为中心,在方圆搜寻盗旗的贼人。但估计不会有什么收获。
  
  在诸人眼皮底下盗走大旗,大家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在野原火面前,一时有些抬不起头来。对方这次仅仅是盗旗,若是杀人呢……怕也未必做不到。
  
  帝国之大,九万里江山,其间藏龙卧虎,倒是不能因几场小小的胜利便小觑了帝国英雄。
  
  野原火安坐不动,他虽然也有些烦躁,但所思所想却与其他人不同。
  
  现在大概已判断出是那方势力动的手,他真正忌惮的是那个人是否已经来了?
  
  想到那个名字,野原火忽然有些心绪不宁。他挥手令诸人退去,很快,大厅内便只剩下他一个人。
  
  待人都离开后,野原火望着铜灯中飘忽的火焰,长长的叹了口气。
  
  野原火目前的状况,并没有李乐天以为的那样好,而戎族,也绝不是百战百胜。
  
  领二十万大军入关,人吃马嚼都是个问题。戎族没有后勤补给,所有粮草都靠抢劫。可总也有抢完的时候,久战不胜,粮草持续消耗,再这样下去,真就只能吃人了。
  
  戎族并没有程大雷所想的那样残暴,同类相食,是走投无路才会发生的事情。莫说戎族,即便以礼仪之邦自诩的帝国,在灾荒年景,易子而食,析骨而炊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其实大家都差不了多少。
  
  粮草是一方面的问题,甚至不是最困难的问题。随着战争进行,不死人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长安方面伤亡惨重,戎族何尝不是如此。随着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军中厌战情绪越来越严重。
  
  本来,大家对野原火这次入侵就不是很支持,平时在边关抢些牲畜女人不挺好的么,为何一定要拼死进攻。
  
  目前野原火麾下有戎族八部,他们是由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部落组合而成。部落与部落之间的融合并未持续多久,其中都有些小阵营,小圈子。而某些人,怕早已对野原火身下的椅子虎视眈眈,准备取而代之。
  
  李乐天知道自己不是众望所归的天命之主,难道野原火是就是奉天承运的大地之王。
  
  双方坐在赌桌两侧,各自做出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模样。将数万人命做筹码投入这赌桌之上,赌的便是天下所归。
  
  但其实,各自都是囊中羞涩,心中砰砰打鼓,生怕被别人发现他们一贫如洗。
  
  野原火的情况本已艰难,谁知今夜又发生这样的事情,大旗被盗,搞得人心惶惶。野原火倒不是很在意大旗被盗,他真正忌惮的是一个人,或者说是那六个字。
  
  『天下乱,蛤蟆现』
  
  良久,他长身而起,站在窗前看着满天星斗。确切来说,是望着西北方向。
  
  西北方向,天狼星蠢蠢欲动,宛若一只大兽蓄势待发,只等一个契机,便吞云吐雾,席卷天下。
  
  “大当家呐大当家,我们真有做对手的一天么?”
  
  野原火呐呐自语。
  
  ……
  
  白元飞将火焰旗裹了,那里敢做片刻停留。足不点地的在屋顶上穿行,直扑城外。等他从城墙上翻下来,才听得城内有了动静。
  
  他口中一声呼哨,那瘦马飞奔而来,白元飞上了马就往南行。现在,他的心情又是激动又是恐惧。
  
  激动的是,虽然这次没杀了戎族王,但盗走对方的王旗,无论如何都可以算一件大事。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名垂千古谈不上,但至少可以在江湖上议论一阵子了。
  
  所恐惧的自然是被戎族的追兵追上。戎族骑术无双,箭法也了得。如果自己被他们抓住,估计……留全尸是不报幻想了,直接一头碰死可能是最好的下场。
  
  一直跑出三十余里,没被追兵缀上,到这个时候,白元飞才稍稍松了口气。估计是自己逃跑得快,才可以甩脱他们这么远距离。白元飞心中也有些沾沾自喜,身为一名飞贼,偷盗的本事可以不如何,但逃跑的本事一定要学到家。
  
  不过,目前绝对谈不上安全。白元飞不敢一直跑下去,也是怕坐骑脱力累死。等马匹歇过来力气,白元飞再次疾驰赶路。
  
  就这样急一阵缓一阵,白元飞一口气走出百余里地。才算放下心来,料想戎族应该也不会没命追自己。
  
  他骑马来到一条小河前,自己喝了一气水,也放开马匹饮水。如此没命赶路,现在是人马俱疲,再跑下去,不仅马会累死,白元飞其实也够呛。
  
  不过想到自己扬名天下的时候,白元飞又有几分欢快,他抹干净嘴角的水迹,抬头笑了笑。
  
  脸上的表情忽然怔住,只见河对岸三名戎族兵丁骑马而来,距离白元飞越来越近。
  
  终究是被赶上了。白元飞逃离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可是,他还是算错了一件事,戎族出行并不是骑一匹马,而是随身携带两匹马,两匹马不用歇力,所以赶上了逃跑的白元飞。
  
  双方相距百步,一名戎兵忽然抽弓射箭,羽箭径直向白元飞射来。
  
  白元飞全身肌肉紧绷,两眼眯在一起,身体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可随即,他脸上的狰狞散去,身体就势向后一跌,做出慌张模样,险险避过射来的箭。
  
  三名戎兵哈哈大笑,骑马涉水而过,接近白元飞。
  
  白元飞心底松口气,终究是赌对了。方圆百里有许多人,没理由戎族会猜到是自己盗旗,刚才那一箭不过是试探自己的武艺。如果自己真有不错的功夫,最起码有七八分可疑。
  
  当然,杀个把人戎族是不介意的,就算自己无辜,他们也不在乎杀了自己。
  
  三个人有六匹马,趟过水距离白元飞越来越近,其中一人瓮声瓮气的问道:“呔,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恍惚被吓呆的白元飞突然暴起,短刀出现在手中,空中斩过寒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