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乃大皇帝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偶太子妃
    走到一半,李泰想了想,还是不去了。
  
      去了卢国公府,就算有道理也变成没有道理了,卢国公府的人是跟你讲道理的人么?
  
      而且,去了自己什么说?
  
      骂大舅子小舅子一顿?
  
      想了想,算了。
  
      反正这件事对自己也不算什么坏事。
  
      “青雀,什么不走了?”长孙涣见到李泰停了下来,不由的问道。
  
      “算了,这卢国公府就是龙潭虎穴,我看还是不要去了。”李泰摇了摇头。
  
      “不去的好,不去的好,这卢国公一见到有人去他们家做客,就拉着人喝酒,上次我差点把胃都吐出来了。”长孙涣心有余悸的说道。
  
      要知道,程咬金一家子都是酒鬼。
  
      而这个时代的酒,度数虽然不高,但是喝多了也会上头,也会醉的。
  
      而且,上头以后,第二天脑袋就特别的疼。
  
      故而,就算是文人士子想喝酒,也不敢喝多。
  
      比如李白的会须一饮三百杯,那绝对属于海量的了。
  
      三百杯啊,那得几斤的酒啊,别说酒了,光是几斤的白开水喝多了,照样让你吐。
  
      “那我们去那?”长孙涣问道。
  
      “你带钱了么?”
  
      “带了一种金豆子。”
  
      “找一个安静一些的地方,喝喝小酒,聊聊人生,我好久没有能够安安静静的享受一下生活了。”李泰微微一笑说道。
  
      这种小资生活李泰还是蛮向往的。
  
      不过,这个时代没有咖啡,那喝酒吧。
  
      “要不去百花楼?”长孙涣双眼不由的一亮。
  
      “烟花之地,我可不去,一不小心染上了病,老子找谁给我治疗鸟去?”李泰翻了翻白眼说道。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艾滋,但是有花柳病啊。
  
      同治皇帝就是得花柳病死的,李泰可不想成为他的同志。
  
      “这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高雅,安静,保证你满意。”长孙涣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笑眯眯的摸样,谁跟他混在一起,都不由的高兴了起来。
  
      然后,在长孙涣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酒馆前。
  
      确实是很安静,不过淡淡的酒香从里面弥漫出来,确实让人感觉到此处乃是个酒馆。
  
      “这里是?”李泰很是好奇。
  
      这么清雅之地,竟然是个酒肆。
  
      “此地,乃是独孤家的产业,独孤家,你应该知道吧?”长孙涣笑眯眯的说道。
  
      “我知道,我身体里面流着六分之一的独孤家的血脉,什么会不知道?”李泰笑了笑说道。
  
      独孤家族最厉害的人,那就是剑魔独孤求败了。
  
      不过,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那就是独孤信,号称史上最牛老丈人,三个女儿全都是皇后。
  
      入了店,在侍从的引荐下,走到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
  
      然后,侍从上了一碟西域的茴香豆,也就是蚕豆。
  
      一碟腌萝卜。
  
      一壶小酒,两人就对饮了起来。
  
      后世蚕豆种植广泛,但是这个时期,蚕豆还是很少,大部分都是从西域而来,所以又称之为胡豆。
  
      是下酒的好东西。
  
      四周围也有一两桌的人,但是都是在喝着酒,慢慢的低声的聊着天。
  
      安静,确实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最近房遗爱那家伙在干啥呢?”李泰很是好奇的问道,这房遗爱可是这个家伙的好基友啊,平时都是一起玩的。
  
      今天什么不见人了?
  
      “你是有所不知啊,自从从大非川回来以后,房俊那家伙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整天不是看兵法,就是那根棍子乱舞,也不知道在干啥。”长孙涣叹息一声,说道:“青雀,你说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你才疯了呢,他那是上进!”李泰不由的白了这个家伙一眼,说道:“过些日子,天策学院就要开学了,你不去参加参加?”
  
      “有啥好参加的?我爹是长孙无忌,我姑母是当今的皇后,只要这天下还姓李,就少不了我的荣华富贵。”长孙涣得意的一笑,说道:“就算我躺着天天睡大觉,我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我去当啥学子兵啊?”
  
      “再说了,以我这体型,去了岂不是要累死?”长孙涣说道。
  
      李泰听的那真是目瞪口呆啊。
  
      “你说的真有道理,我真的是无言以对。”李泰不由的说道。
  
      “咦?”
  
      突然,长孙涣站起来,看向门口,低声说道:“你看,那是不是太子妃?”
  
      “嫂子?”李泰不由的转过身,只见这个时候,两名女子正走入了酒肆之中。
  
      两人的装扮,看起来和普通的士子差不多,女扮男装,其中一人还带着面巾呢,看不清楚那长相。
  
      “好像不是吧?”李泰不由的说道:“这地方,太子妃什么可能来?”
  
      “什么不是?你看她腰间的那金丝袋,那是普通人能够用得起的么?那是普通女子能够佩戴得么?我听说了,整个大唐也只有太子妃得过陛下赏赐的金鱼袋。而且,她旁边的那么女子我认得,乃是太子妃身边的侍女,以前去太子府上的时候见过,虽然女扮男装,但是我认得出她。”长孙涣低声说道:“我跟你说,这里可是世家女子经常来的地方,女扮男装,还带着面纱,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恩?”李泰眉头微微皱起来。
  
      这个时候,只见那两名女子直径向楼上走了去。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长孙涣问道。
  
      “要不?走!”李泰说道。
  
      事不宜迟!
  
      两人赶紧跟着上了楼,他们倒是很想看看,这两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太子妃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可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啊。
  
      虽然现在的大唐还没有后世的封建王朝那般女子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但是堂堂的大唐太子妃竟然和侍女女扮男装出现在了这里,确实很是奇怪。
  
      只见两女上了楼,打开了一间厢房,然后进了去。
  
      接着,大门就关上了。
  
      “有事,绝对有事,也不知道这储君殿下又想搞什么鬼。”长孙涣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靠近些,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李泰眉头紧紧的皱着。
  
      然后,打开了隔壁的厢房,走了进去。
  
      快速的将厢房给关上。